豪取五连胜,的确有些让人惊叹,但秦长风自己却很淡定,因为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奇迹。

    首先,以他现在的神通、秘法及元神,战力早已不是境界所能评定,在天王境中,他不敢说已能与无上天王争锋,但至少也能排入中上,而五连胜,才刚刚达到十胜的一半罢了,后面每一胜都会比前面五胜加起来还要难。

    其次,实力高深,拥有碾压优势的人,早都一路横推到前面,所以这时候还在五胜以下挣扎的,要么是像他这样来晚了,要么就是本身实力不足,因此每一战都打得格外艰难而漫长。

    不过随着胜场增加,秦长风也逐渐感受到了压力,对手的确是越来越强大与难缠了。

    第六个对手名为虿王,身躯庞大无比,浑身黑雾弥漫,如一阵黑色恶风盘旋在虚空,只露出一双猩红的巨眼在外,而且这双眼睛内有无数的眼瞳,仿佛苍蝇的复眼,阴森与残忍之意无法掩藏。

    “你之前五场都是用那一式真假道的神通一步取胜,可以告诉我名字吗?”

    虿王黑雾内传出一个无比古怪的声音,不男不女又似男似女,而且这声音充满回声与杂音,仿佛并非出自一个人的口。

    “息吹心灾,亦可称如梦心灾。”

    秦长风没有吝啬的说出了答案,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大道真名,藏了不能说的秘密。

    虿王闻言桀桀怪笑:“多谢赐教,不过遇到我算是你的好运气到头了,无论是如梦心灾还是你曾祭出过的地葬瘟灾,都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哦,这是为什么呢?”秦长风登时惊奇,敢这么说的人还真不多见。

    虿王大笑:“因为我乃死亡化身,无惧死亡,至于心灾……我这一辈子都没做过梦,你如何在梦中杀我?哈哈哈……”

    随着肆无忌惮的大笑,便只见那狂风般卷动的黑雾突然散开,化作成千上万个巴掌大的身影一飞而出,霎时遮天蔽日,整个虚空被一股疯狂嗜血的死亡意境弥漫。

    “虿王出自黄泉虫族,其原本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生命,而是无数死亡之虫的集合,只是后来拥有了集体意识,可以看做一个整体,但它们本质上仍然可以单独分离,因此除非将整个族群全部杀掉,否则哪怕还剩下一只,它们都能重新壮大。”

    “并且虫类思维简单,自然是没有梦的……”

    有人在虚拟星联网络上指出了虿王的秘密,登时让外界震动不已,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奇妙的存在,以一个种族称王,分分合合实在诡异莫测。

    “原来是这样啊,那可真是多谢提醒了。”

    秦长风笑呵呵地出声时,虚空中那遮天蔽日的虫群陡然分合,化作九股,长着尖牙的口器中发出颤音,喷薄黄色雾气,眨眼之间如同九条黄泉一般,向着他直落而下。

    与此同时,更听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再次响起,喝道:“秘法九曲!”

    这显然是一道相当不凡的秘法,而且以无上死亡法则为根基,随着道波散开,那九条黄泉虫河立刻蜿蜒扭曲,眨眼之间,齐齐拐出几道弯,这几道弯的出现,不但没有让它们镇落的速度降低半点,反而来势更加汹涌,更加诡秘,让人感觉,每多出一道弯曲,其威势便会随之增加一倍!

    若是等其九曲完成,那便是恐怖的九倍道威,还能了得?

    黄泉九曲,九死无生!

    外界的观战者看到这一幕,全都瞠目结舌。

    “这道九曲秘法对神通威力的提升,简直惊人,如果九曲不是逐渐进行,而是一步到位的话就更完美了。”

    “大道冥冥之中自有平衡,怎么可能诞生那样变态的秘法?真要是实现,这道秘法早就被列入十大秘法了。”

    “无论怎样,这秦王是遇到大敌了,这一战别说再像之前一样轻易取胜,能不能连胜下去都是疑问。”

    虿王的强大毋庸置疑,掌握无上法则本就是强大的象征,更何况他已将其领悟到八成的境界,九道黄泉配上九曲秘法,八十一重黄泉死亡之力,足以令天王颤抖。

    秦长风知道肯定有很多人在观看着这一战,但不会知道别人都在说什么,因为一旦上了这擂台,即便休整时也是在专门的秘境中,无法与外界联络。

    面前这第五个对手,明显要比前面四个都强出一截,但他呵笑中,依然如前四次一样,抬起脚,一步迈出,心灾发动!

    “还敢用这招?自寻死路!”

    虚空中传出虿王的狞笑,他很生气,因为明明已经提醒过秦长风梦中杀人之法对它起不了作用,对方却还用这一招,就是对它最深的蔑视。

    雾气腾腾,黄泉滚滚间,秦长风仰头望天,右眼之中瀚海深沉无比,照射天穹,天穹陡然一暗,苍茫夜色,瞬间笼罩了大地,一方皎洁明月怵然在秦长风右眼凝视的地方浮现。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