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山下,草庙村。

    从高天远眺,天空没有往日那种万里无云的蔚蓝空旷,大地也不再葱绿或霜黄,而是被一种暴戾的血红色取代,化作乌云与风暴一般,向着青云山重重压来。

    正道三派的强者精英几乎全部汇聚于此,严阵以待,魔门鬼王宗这一次的发难已然蓄谋良久,故而势头也凶猛无比,短短十余天内,正道势力便不断收缩,而今除了三派的山门重地外,天下几乎全部沦陷。

    在与鬼王宗的战斗中,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更让人恐惧的是正道精英一旦战死,便会被鬼王宗用不知什么神秘诡异的邪恶术法,尽数迷了心志,反成了鬼王的帮凶,六亲不认,返身过来对正道道友大肆杀戮。

    甚至,连普通姓都不能幸免,尽数被迷惑心志,成了他手下只懂杀戮的凶器,人数已超十万之众,威势之大,竟比当年那一场号称天地巨劫的兽妖之灾,更胜一筹。

    而今,又到了正道生死存亡之际,且决定命运的地方,恰然又是草庙村。

    见证过二十年前那一战的人,无不心中感慨,唏嘘不已。

    魔门弟子加上邪法傀儡人山人海遮天蔽日,一路从狐岐山横推,所向披靡,直到这草庙村下才赫然停止,仿佛有一道无形天堑挡在前方,不允许他们跨过雷池半步。

    正道方面人数明显要少得多,但只要能来的,却也几乎全部聚集在这里了,除了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三大魁首,其余小门派的修真者也大多赶来参战……虽然人都惜命,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其中有一派名为金刚门,门主‘大力尊者’在鬼王中祸劫中殒命,其唯一传人石头便带着自己的小徒弟来到青云山下。

    “师父,魔门势大,邪法难以力敌,正道诸派何不据守青云山,依托护山大阵与之周旋或还有一线希望,如此于山下狂野决战,岂不是自取灭亡?”

    小徒弟才十六七岁,但颇有几分智计,与他师父的耿直大为不同。

    “你生得晚,不知道二十年前天下也曾发生过一次巨灾,从南疆十万大山中席卷而来,当时正道危在旦夕,但就是在这草庙村下一个人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斩杀兽神平定了这场大祸。”石头生得人高马大,宛如巨人,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说话时仍然嗡嗡作响,让周围不少人都听到。

    但他自己却似乎不知道,见小徒弟听得入神,便满足他的好奇心,继续说道:“可那一战虽平息了大祸,但这人的红颜知己也为救他而死,心灰意懒之下他避世而去不知所踪,至今已二十年了啊。”

    “二十年了,大师可想过如何处置他与敝派陆雪琪之间的感情?”

    人群正中的位置,自然是属于青云门和天音寺的,焚香谷而今其实也已有式微的迹象,道玄真人神情复杂,回首往昔,颇多感慨。

    天音寺方丈普泓上人领着包括普空神僧、法相、法善等在内的数百僧人排在青云门弟子旁边,此刻倒是很平静,合十回礼,淡笑道:“缘来缘去皆是法,便由他去吧……老衲只愿他这一生能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苍生,无愧于己身便是知足了。”

    这时,原本安静下来的魔教大军内突然传来一片凶戾嘶吼咆哮之声,犹如万千野兽隆隆传来,空气一时凝重无比。

    随之有人颤声大叫:“鬼王现身了!”

    所有的人瞬间齐齐转头,只见一个满身玄衣,背负双手之人傲然凌空踏出。

    随着他的出现,血色红芒遮天蔽日飘了过来,整个天幕都变作了血红色,暗红的乌云滚滚翻腾,让人看着便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仿佛因他一人,整个世界都将化作血色的炼狱。

    “所有听令,不准轻举妄动,一切等他从木屋出来再做决定!”

    眼见已经有正道修士在惊悸颤抖中难以控制自己,道玄真人急忙下令。

    对于正道大军,鬼王视若无睹,闲庭信步般从虚空落下,来到草庙村的木屋前,这里张小凡和碧瑶站在门口静候。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