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众当真丑得惊天地泣鬼神,秦长风只看一眼,就觉得要马上盯着一样美好的事物看十秒以上才能把眼睛洗干净。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头都不回隔空一巴掌把梁众那张凶恶的丑脸狠狠扇开,秦长风对空灵慧露出自认为真善美化身的笑容,问道:“美丽的姑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空灵慧在帮派中长大绝非一般女人,很快恢复镇定,清澈的眼眸中锐光暗自一闪,问道:“你能帮我做什么?”

    “任何事!”秦长风许诺,说大话是他的长处。

    空灵慧一指梁众,说:“那就帮我杀了他。”

    刚刚从一巴掌中回神,左边脸上肿起一个通红巴掌印的梁众登时怒了,“我日尼玛空灵慧你这个小娘皮还来劲了是不,以为随便冒出来个小白脸就能照你?老子这就弄死他……”

    啪的一声,梁众右半边脸也肿了起来,而且整个人撞飞车门直接飞出去几百米远,这显然是秦长风竭尽全力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他要是有一丝力气没控制住,这死肥猪就连灰飞都剩不下了。

    “弄死我?你他妈大概还不知道,这是你这辈子说过的最牛逼的话了。”

    秦长风拥着空灵慧从汽车上走出,右手自然而然地搭在美人的腰上,而身穿淡雅蕾丝旗袍,脚踏纯白水晶高跟鞋的空灵慧也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资本是什么。

    梁众这时也终于看清局势,不敢再瞎叨逼,知道面前这个人不可以惹,至少他是惹不起的。

    “帮我杀了那个人,我愿以身相许!”

    空灵慧突然抬手,指向悬崖边站立的红发男子,赫然正是念阳枭,但身上一丝伤痕都没有,也不见那种孤戾的气质,与之前绑在船锚上登死的那个完全判若两人。

    秦长风眉头微微一样,元界的那个念阳枭过来了!

    事实很明显,若不是这样,绝不可能出现一个人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就伤势全无、气质大变的诡异事情来。

    “嗯……灵慧!”

    念阳枭也隔空看到了秦长风和正被他拥在怀中的空灵慧,登时瞳孔一缩,“放开她!”

    “真想救人还是吃醋了?”秦长风左手摸摸下巴,嘿然一笑。

    这个念阳枭之所以会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就是为了保护空灵慧,因为在元界,也有一个空灵慧是他的妻子,而他又得到消息,有人会杀易界的空灵慧,由于两个世界的人命运共存,所以为了不让妻子出事,他必须过来保护。

    眼下看到一个和妻子一模一样的空灵慧被秦长风拥在怀中,哪怕他脾气再好也受不了。

    “想要人可以,把你身上的怀表拿来给我,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咱么谁都不吃亏。”秦长风之所以要在空灵慧身上找点有趣的事,可不就是为了现在?

    怀表,就是那件蕴藏了时间秘密的道具,念阳枭之所以能跨界,甚至在原剧情中死而复生,都与这件宝物有关。

    虽说可以强抢,但秦长风准备效仿佛皇这位前辈先贤……对于弱者,抱以怜悯,释放足够的善意,最好能感化对方,他想看看不杀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究竟有多难,从而推测佛皇隐藏得有多深。

    他无意与佛皇为敌,但很多事身不由己,大道争锋,总有人要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与此同时,他的话音落下,两个人同时一惊。

    空灵慧抬头,美眸中全是不解,似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眨眼的功夫,这个神秘男人竟然就要把她交给念阳枭?

    而念阳枭那里,则是猜测秦长风怎么会知道他身上有怀表的……

    “啊……唔!”

    念阳枭突然张口深深吸了一口长气然后猛然憋住,就只见附近的一切瞬间全部静止,不是被束缚,而是完全凝固。

    因为时间停滞了!

    所有人都暂停在了这一刻,唯有从元界来的念阳枭除外,只要他屏住呼吸,那么他就能在这期间停止时间,而自身却能随意移动。

    他的第一目标,当然是秦长风怀中的空灵慧。

    将一切停止后急速冲到秦长风身前,就要掰开手指,将空灵慧从他臂弯中带走。

    这在念阳枭的预料中,本是非常简单顺利的一件事。

    可意外发生了,任他使出吃奶的劲却发现根本没法让那五根搭在空灵慧腰上的手指中的任何一根松开丝毫,仿佛那不是五根手指,而是五道铁闸。

    “我去,这是金刚铁手吗?”

    闭气时间到了,念阳枭退到几百米外第一时间就忍不住地吐槽。

    “不,这是一只可以翻云覆雨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