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中有两个世界,一个叫元,一个叫易,你只生活在其中的一个世界里,另一个世界也有一个你……”

    梁萧迷蒙中,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一直响着,似乎在描述一个世界,而最后……这个自称主脑的声音告诉他,这是一个幻想世界,名为换世门生,而他需要在这里完成自己的第一次试炼……

    “我还活着?”

    终于可以睁开眼时,他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双手与双脚,登时满脸震惊。

    因为,原本他的手筋和脚筋在五年前就被仇家全部挑断,他过了五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如蛆虫一样苟且偷生,受尽凌辱……直到不久前,他感觉自己终于要带着屈辱与不甘死去时,突然一道声音问他:“想要重来一次的机会,成为一个强者吗?”

    他以为只是自己虚弱得产生了幻觉,可即便如此,也如黑夜里的光一样,让他突然爆发出内心全部的愤怒与仇恨,如同最后的呐喊一样,用尽最后一口气的力量吼出了“是”!

    然后,他就直接昏迷,醒来时就听到了之前的那段话,且残废的身体居然全都好了,虽然依旧感到虚弱,可却实实在在成为了一个健全的人。

    而这,却是他曾经愿意用余生去交换,哪怕只有一天。

    突然,另一个带着一抹谑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最先醒来的竟然是身体最弱的,看来这小子在精神意志方面应该有不错的潜力啊。”

    这一次不是直接出现在脑海,而是从耳中传来的,证明有人就在附近!

    梁萧心中暗自一惊,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衣衫雪白纤尘不染,气度非凡,看起来充满儒雅之意的男子正盯着他淡笑,目光像是可以穿透人心,让他感觉自己在其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神秘、强大、可怕!

    这是梁萧心中给出的评价,他暗暗提醒自己,无论如何,千万不能触怒这个人……无论对方想要做什么。

    五年猪狗不如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忍?

    “都等了一刻钟才醒来一个,你也只能在五个废材里找一个勉强能做烧火棍的聊以了。”

    又一个清脆明亮的女子声音传入耳中,梁萧这才发现,在神秘男子身旁还有一名少女,此时正对着地上昏迷的两男两女抬起了脚。

    “啊……”

    少女一脚踩下,一个身形矮小的男人立刻惊醒,跳起来捂着裤裆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其它三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被用同样的方式叫醒。

    惨叫声连连,不分男女老幼!

    梁萧脖子向后缩了缩,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长相清丽的少女竟然如此凶残,连一个看起来有五六十岁了的老人家都不放过。

    “废物啊,究竟是主脑现在越来越没有下限,什么人都往试练塔拉还是你们原始人族真的这么弱?也难怪你初入试练塔时会被其他种族看不起。”

    小莫对着五个预备试炼者评头论足,失望之意毫不掩藏,而秦长风就只能无言以对了。

    他自成为试炼者以来,一路突飞猛进,神话一般快速成为23号试练塔的最强者,而今半天王,无上君王,但真要说起来,试练塔过去的时间也并不算断,自他之后,主脑至少又接引了上百批新的试炼者。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试练塔的接引规则都变了,不再需要经历资格选拔,而是直接从原本的世界拉入幻想世界中,活着完成一个相对简单的任务,就算是通过了考验,成为一个真正的试炼者,至于失败那就没有什么好说了,不过是“抹杀”这两个字而已。

    秦长风之所以会和这五个可怜的菜鸟在一起,是因为主脑强制给他分配了一个引导任务,也就是带领一批新人通过初次试炼。

    这也是试练塔的新规矩,每一个校尉级以上的试炼者,都必须至少完成一次引导任务,底线是保证至少有两个新兵成功通过考验成为正式试炼者。

    并且根据引导者的种族,主脑安排的预备试炼者也会是同一种族。

    似乎主脑想通过这种方式,以最快速度完成新老交接的后续力量储备,或者培养出一个隶属于23号试练塔的强大试炼者族群来。

    如今灵界排名前十的种族,都是以试炼者为根源所繁衍出来的,不过却没有一个和23号试练塔有关系。

    秦长风对这种无聊的事自然很不感冒,可没办法,主脑定下的规矩,他现在依然还得遵守。

    即他现在跺一跺脚就能把整个试炼世界都给踏灭,也要乖乖当一回保姆,望着眼前五个老弱病残,秦长风不由对他们生出了深深的嫉妒……他当初怎么就没有引导者领路呢?

    好在的是主脑允许他在一定范围内来选择进行接引任务的幻想世界,相当于是变相的奖励了。

    至于小莫说这五个全是废材,实际上那也要看是与谁相比,和那些天生就有血脉力量传承的种族相比自然显得很弱,但如果当初的他自己也放在这五人当中的话,那他可能才是最废的那一个……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快说……啊!”

    那个身材矮小但颇为精状的男子话没说完就变成惨叫,并且惨叫声也是戛然而止,因为小莫一巴掌直接把他拍得分身碎骨!

    得,这下好了,还没真正开始就有一个人出局。

    “长得难看也就罢了,还叽叽歪歪,烦死人了。”小莫收回捏着佛珠的手掌哼哼道,自从经历佛国轮回之后,她就将秦长风的金刚菩提念珠要了过去,除非变身,否则从不离手,倒也颇有几分佛门行者的意思。

    可与她身上佛门修为日益精进相反的,却是杀气日重,曾经的佛系小姑娘终究一去不返。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他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五个新兵中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姣好,望着地上的烂肉既害怕又不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