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母上大人的讽刺,秦长风大囧,有些下不来台。

    于是便施展自己百试不爽的转移注意大法,望着年幼的小妹一本正经道:“既然是我家的骄女,那自然要取个好名字,叫什么好呢?”

    他刚说完,那原本就一直朝他瞪着圆溜溜大眼睛的小女婴便口中喊道:“白……白……白……”

    “白……孔雀白?”秦长风眉头一皱,这名字可不怎么好听,没有韵律,完全比不上他的孔雀长风。

    沉吟少许,这位兄长脑海中灵光一闪,喜道:“有了,我想到了一个顶好听的名字,就叫孔雀小白!”

    话音落下,他左眼骄傲,右眼得意,小白小白……多么朗朗上口。

    但是,整个寝宫内瞬间安静,鸦雀无声!

    没有听到预料中的掌声与奉承,秦长风不开心了,沉声道:“怎么都不说话,月婵你说这个名字怎样?”

    月婵:“嗯……不好说。”

    显然,她怕得罪人。

    秦长风转头,看向身旁:“清漪,你说!”

    清漪想了想,吐出四个字,“一言难尽。”

    她又不比月婵傻,哪会自己跳进坑里。

    “娘?”秦长风很纳闷,虽然他取名字的本事向来惊天地,泣鬼神,但这一次还真的不错吧?

    “你赶紧给我走吧,这里没你事了!”

    孔倾城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再也不对他的审美抱以什么期望了,也是……一个能说月婵和清漪两位仙子长相平庸的人,还能指望什么?

    “哎!”秦长风失望至极的叹道:“世人皆醉我独醒,天才总不被凡人理解,何其悲……”

    话未说完,他便被老娘的孔雀毛掸子赶得落荒而逃,不过在离开之前也给新生的小妹留下了礼物——一张可爱的小孔雀面具,他亲手所雕,材质是传说级的顶级神木,并且成功变异成为道具,威能莫测,很是花了他一番心血。

    等他回到自己的宫殿时,却发现有一个人早已在等他,是孔雀神主。

    他望着秦长风,笑道:“天才不需要被理解,只要一直胜利就行了,胜者永远是对的。”

    秦长风来到他身边站定,扶着栏杆眺望眼下连绵的宫殿与无忧无虑的孔雀们,叹道:“话是这么说,但问题是……神主你竟然也会偷听?”

    孔雀神主昂首而笑,道:“用你的话来说,凭本事听到的怎么能叫偷?”

    秦长风无言,因为这话的原版是他被发现偷看月婵和清漪五行池入浴之后说的——凭本事看到的,怎么能叫偷窥?

    “说正事了,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要先听哪个?”

    “好消息是孔雀圣山的虚空战堡炼制计划准备阶段已经完成,不日就可以真正开始实施了吧?至于坏消息……神主直接告诉我三千道州或九天十地谁又获得不耐烦,想探索死亡的奥秘就行了。”

    孔雀神主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好消息的,因为而今在这孔雀圣山上,根本没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了秦长风了。

    神主只是针对坏消息沉声道:“仙殿的残仙,他出世了,扬言要你和你的弟子石昊去仙殿领法旨,接受真仙的惩戒,承受一道折仙咒便可暂保性命,否则仙人之怒,他承受不起!”

    “仙殿残仙?”

    秦长风的目光渐渐冷厉,无论仙殿还是残仙,在他的脑海中,都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还有种厌恶感。

    当年,他因击败过仙殿传人帝冲,所以遭受仙殿算计,这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当年被逼下界,实际上他是顺势而为。

    但那尊残仙,就让他非常反感了,上一纪元时,他身为仙域派遣的战将肩负抵御异域的重责,却在战斗中逃避,不肯上战场,当逃兵。

    大战结束后仙域的至强巨擘大怒,要将他与另外一些逃兵斩杀正法,但最终因为各方面的势力牵制不了了之,只是把他留在三千道州,作为流放惩戒。

    但这位残仙所做的龌龊之事却还不止于此!

    昔年大战结束,鲲鹏也是力主要将他斩杀正法的巨头之一,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他却因此而怀恨在心,等鲲鹏与异域不朽之王大战重伤时,便与其他几个逃兵联手偷袭,让鲲鹏含恨陨落。

    由于边荒七王属于鲲鹏一系的,也被他迁怒,因此污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