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瘟灾!”

    被逼无奈,秦长风终于祭出天刑大灾,体内地、魔、鬼三道神轮猛然转动,发出大道轰鸣,旋即具有恐怖传染性的瘟灾之力便取代魔劫之力,成为黄泉战甲外死海的力量之源,汹涌而出。

    地灾在六塔排位战时就已经用过,无数试炼者通过直播亲眼看到,自然不再是什么秘密,也就不用保密。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只会显出这半式地灾,至于以死亡之塔施展的完整形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暴露,毕竟那是留给虚王的惊喜。

    完整的地灾与半式之间的威力差别,何止万里?

    然而……

    被觊觎厚望的半式地灾居然也吃瘪了,那瘟灾之力的传染性,居然被冰镜和寒气挡住,牢牢隔绝在他附近,没能传播到整个异象世界中,从而感染到这个世界的主人。

    原因秦长风倒是很快察觉。

    其一,裂宇寒气所造成的恐怖低温对瘟疫有压制作用,使得这种半生命半能量特性的力量,活性大大降低,传染能力也随之大降。

    其二,冰镜之间完全独立,攻击也是以光线的方式折射传递,所以瘟灾无法连续扩散,达到一定的范围后就会被全面压制甚至冻灭。

    这只是秦长风能够看出来的原因,至于不能看出来的,不知道还有没有,也不知道还有多少。

    但无论如何,这让秦长风意识到修行界天骄辈出,强者如云,的确不能小看世间英雄,能够声名鹊起的,必然都有其不凡。

    曾经他依仗灾难之力无往而不利,哪怕是半式地灾,甚至三分之一的人灾都能助他斩灭强敌,几无对手,这段时间却接连在如来和仙国修士身上碰钉子,也让他明白天轮三灾并非真的无敌于世间,也会被压制,甚至遇到克星。

    唯一保持强大的办法,就是继续变强,让三灾不断完善,无尽升华!

    就好比半式地灾拿如来的万法不侵无可奈何,但完整的地葬瘟灾却终究将他炼化埋葬,世上的神通与法,如大道一样,永无止境,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何况他现在对三灾的掌握还远没到大看得见的瓶颈。

    先不说还没影的天灾和才踏进门槛的人灾,就算是已经相对完整的地灾,也依然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它现在的完整,只是形式上的,以技能成灾,其威惊世,但在内含上,它所依仗的还只是七成的死亡奥义,如果是八成、九成、十成死亡奥义呢,又或者是同时以两种甚至三种法则驱使呢?

    大道漫漫,穷无止境!

    只是说将来太遥远,眼下是怎么抓紧时间打破这个极其难缠的神宫异象。

    秦长风一边抵御身边冰镜的攻击,一边眉头不由皱起,此时此际,在不暴露天道元神,又不暴露完整地灾和人灾的情况下,想要破局无疑愈发艰难。

    他自然知道,这一战到了现在这种境地,关键在于怎么把鹏九从这个无尽冰镜世界中找出来。

    只要能直接抓到其本体,就有机会在黄泉战甲的防御被打破之前先将对方击败,介时这个异象世界自然不攻自破。

    一念及此,秦长风忽地眉头舒展,笑了起来,而后昂首大喊:“喂!三师兄,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鹏九又没自我介绍过,秦长风自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于是索性就用三师兄来称呼了。至于说这话的目的,自然是想借声音确定对方的位置,毕竟在这镜面世界中,光线可以无限折射,但声音的话,可就没那么好掩盖了。

    不过藏身无形之中的鹏九根本懒得理他,这种雕虫小技就像让我上当,是我傻还是你天真?

    秦长风却并不气馁,再接再厉道:“三师兄,你的声音是这样的宛转悠扬、清脆嘹亮、如梦似幻、呢喃软语……像黄莺在唱歌,只听一句,便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求求你再让我听一句吧?我保证,就最后一句!”

    秦长风可以说是极尽吹捧了,但是异象世界中依旧肃杀冷寂,除了神通轰击的声音外再无其它。

    这让秦长风出奇愤怒,收起伪善的面孔转而开始破口大骂。

    “三儿子,你个孬种,老子叫你你不敢答应,老子奉承你还是不敢接受,是不是非要老子骂你,你才开心?”

    轰!

    回答他的是更加凶猛的攻击,头顶的天空冰镜中倒映的镜像,居然都开始出手攻击了,令黄泉战甲承受的压力再次暴增。

    但秦长风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我错了,我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芸芸众生,因为……子不教,父之过,我教育出了三儿子这样的怂蛋废物,我罪大恶极!”

    “别以为不说话就能掩盖的你的孬,你没感觉你这样对魔域起到了很大的反面形象?就这样还能叫域外邪魔,你不自卑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