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白胡子老爷爷的话,长空无忌沉思许久,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拒绝的理由。

    或者说,面对那样的诱惑,他根本就无法拒绝。

    “老夫终究会消失,存在的时间不多了,暂时会寄居在你识海沉睡,等你想清楚了再唤醒我。”白胡子老爷爷摇了摇头,俨然对他优柔寡断的样子失望之极。

    长空无忌莫名一颤,陡然对自己生出了一股厌恶感,厌恶自己的懦弱无能——难道真的要看到师姐投入别人的怀抱吗,而且还是那样一个表里不一的无耻之徒!

    一念及此,他一咬牙,轰然拜下,说道:“不用想了,弟子答应,请师祖赐下仙法!”

    “孺子可教”,白胡子老爷爷抚了抚胡须,我心甚慰的样子。

    接下来,长空无忌就像玄幻小说中的主角,彻底开启了天命模式,神功圣法唾手可得不说,还有一个前辈高人时刻在身边指点,教他如何快速精进,避开危险等等。

    片刻后,山洞外的秦长风幽幽一笑,次元之门一闪,离开了此地……

    这世上有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有得必有时,收获的同时,你也必定已经付出了什么。天上掉馅的事的确会有,但问题在于有限馅饼他是有毒的,你吃下后能不能消化,可就说不定了。

    秦长风对于长空无忌,并没有什么负面看法,只是兴致所致,就跟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顺便帮自己试验一些东西而已。

    这其中主要有两个。

    第一,从头到尾的观察主次双身之法的修炼,究竟是怎样一回事,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样的危险。

    这种双身分别修炼,而后最终合二为一,使得实力大增的法门,秦长风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真是这样,当初他也不会消耗数十张真实卷轴的代价,将之兑换出来了。

    只是他对这种诡异的功法,本能有些担忧其中可能隐藏了某些缺陷而已,故而便想找个人先修炼一遍,探探雷。

    第二,那白胡子老爷爷,可不是白给的!

    本质上是秦长风以精神力和真假奥义凝聚的一枚梦种,植入其脑海中后,长空无忌过去与将来的人生经历,就都会被这颗种子吸收记忆,一旦秦长风将之收回,就能得到宛如一场梦一样的感悟,与白眉真人送他两千年的人生历练,基本上没有任何不同!

    与神镜留影相比,也有主动和被动的区别,这种种下梦种的方式,无疑要主动得多。

    一旦此法成功,他便可种下成千上万的种子,将别人的人生,当做梦境收获,甚至有一天,将一整个世界都陷入他的梦中……

    目前的梦种,只是秦长风在这一道探索上最原始的样子,将来甚至可以直接掠夺寄体的修为也说不定……秦长风记忆中有一种武侠世界的功法与之有些类似,那就是道心种魔,以他人为鼎炉,成全己身!

    当然,成与不成,乃至未来这大梦之法究竟会变成怎样,还是未知。

    其实,很多时候,人生就只是一场游戏,游戏就是一场人生,而且这场游戏你想玩也得玩,不想玩也得玩,

    区别只在于,有的人能在这游戏中自己做主,更多的人,却只能成为别人游戏中被游戏的对象,甚至已经被压在五指山下,却还不自知……

    秦长风这次,的确有戏弄长空无忌的嫌疑,但相比于其他人,秦长风的游戏已经足够公平了,至少还给了他应得东西。

    “师兄,你刚刚去哪了?”回到大殿,李英奇已经醒来,而神镜上则浮现出她的面容,她自己已知的一生,都已经烙印进去。

    “随便走了走。”

    秦长风一笑揭过,目光看向神镜,沉吟片刻后,说道:“师兄这里有一道仙王九封,就作为你通过神镜考验的奖励吧。”

    仙王九封!

    听名字就知道绝世不凡,对力量有着异样追求的李英奇明眸中浮现喜悦,接着却眉头一样,忽然道:“英奇多谢师兄,不过听师兄的言外之意……你手中的至强神通,还不止这一门?”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秦长风无奈道:“别贪心,天龙圣印和仙王九封,再加上天机剑,足以让你修炼两百年了……”

    “我问过神镜了,我天资绝世,举世第三,仅仅排在你和师父之后,用不了这么久的。”李英奇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神情很认真。

    “举世第三?”秦长风也瞪大了眼,你莫不是在逗我,我这个第一都是假的,你这个第三能是真?

    秦长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赶紧走,我刚刚看到长空无忌在偷偷哭呢,你去安慰下他吧。”

    李英奇吃惊,随之满脸嫌弃,“他竟然会哭……我看错他了,这样的人竟然成为了雷炎剑的主人,简直是蜀山之耻,我看不起他。”

    秦长风:“……”

    轰隆隆~~~~~~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一声巨响,震动了群山,似乎让整片大地,都在摇动!

    这一声巨响以及波动,只是开始,而后连绵不绝的轰鸣与震动,令整个大殿剧烈摇摆,几乎要横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