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出玄火鉴的秘密后,秦长风从佛像上落下,接着双眼中露出莫名之光,话锋一转地说道:“小凡,当年那场血案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可因果既然已经开启,便终究要结束,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话音落下,在场之人无比惊颤,因为都知道秦长风口中的他……便是当年做下草庙村血案的普智!

    秦长风在这个世界需要渡尽的四段情中,至今为止只有和张小凡的这段兄弟般的友情做到了各自都无遗憾,问心可安,欣然接受的程度。

    而现在,他显然是想要了结第二段师徒之情了……

    天音寺后山中零星遍布的小院众多,其中有一间平实的小院和其它普通禅院看似一样,简简单单靠着山壁的一间屋子。

    唯一与其它禅室不同的是,这间屋子的房门上,还挂着一块颇为厚重的黑色布帘,而除了这个门户,屋子上似乎并没有多开其他窗户之类的出口。

    随着秦长风走来的张小凡,望着这间平凡而普通的小屋,喉咙中一阵干渴,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一同走来的普泓等人脸上,也是十分复杂的神情,似惋惜,似痛苦,一言难尽。

    唯有秦长风,平静上前,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一股寒气,瞬间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似乎无数冰冷钢针,要刺入肌肤,这小小屋子当中,竟仿佛是天下至寒之地一般。

    寒气来源于一个一尺见方左右的圆盘,幽光如雪,灿烂流转,同时冒着森森寒意。而在这一尺见方的圆盘之上,赫然竟盘坐着一个人,正是改变了很多人一生命运,让如今的张小凡始终刻骨铭心的人——普智。

    远远看去,普智面容栩栩如生,虽然肌肤看去苍白无比,并无一丝一毫的生气,但仔细观察,竟没有任何干枯迹象。甚至于,他依然是当年那个张小凡记忆中慈悲祥和的老和尚,竟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在神色之间,更多了一丝隐隐的痛苦之色。

    他似乎死了,被这件玉盘状的秘宝将尸体保存。

    可秦长风,却能从其身上感受到一股虽然极其微弱,但真实存在的灵魂波动,甚至随着他们的到来,这股波动还突然增强了那么一丝。

    这意味着,普智并没有真正死去,他处于长久的弥留状态,还剩最后一道灵念,未灭。

    张小凡的身体更加颤抖,他脑海中时而空空荡荡,时而如狂风暴雨,雷电轰鸣,千般痛楚万般恩怨,竟一时都泛上心间……

    秦长风看着他,指着普智的身体,说道:“恨吗?”

    张小凡沉默,许久渐渐平复下来,低声问道:“难道你不恨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恨不恨,我只知道自己应该恨。”

    秦长风语气莫名地说道:“因果,因果……一切有因皆有果,若让你杀他一次,是否可解你心中之恨?”

    同行而来的法相诸僧闻声,全都一颤,这话音中的杀伐之气,太浓!

    有人想要开口,却被普泓方丈摇头挡下。

    他望向平静得诡异得秦长风和散发凄凉之意的张小凡,轻叹道:“普智师弟当年成有遗言,希望日后你们二人万一得知真相,便请你们来到此处,任凭你们处置这罪孽无尽之躯。鞭苔唾骂亦可,挫骨扬灰亦可,天音寺一众僧人,皆不可干预,以偿还他罪孽千万之一。”

    话音落下,法相面色大变,惊道:“师父!”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