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方休。

    次日,阳光温暖落在身上时,秦长风才被一阵“吱吱”的古怪声音惊醒。

    却只见一头三只眼的灰毛小猴,正抱着一个半空的酒葫芦使劲舔着,似嫌不够解瘾,双手抱着比它身体小不了多少的葫芦仰起头,将葫芦口放在嘴上,立刻一线晶莹的酒液就流入猴口。

    “吱吱吱!”

    小毛猴嘴里嘴里咋吧咋吧,忽地非常欢喜地叫唤起来,一副很喜欢这个味道的样子,余光瞟见秦长风望来,登时往后一跳,反手将酒葫芦藏在身后,警惕地盯着他。

    秦长风摸了摸下巴,也盯着毛猴,眼神慢慢变得诡异起来。

    这显然就是张小凡啊的那只三眼灵猴了,后面还可以进化为三眼凶猴,如果说给魔神吞噬第五次进化或许还差点意思,那么给他进行第二次血池炼体,肯定是够格了。

    这毛猴一看就潜力非凡……但凡长三只眼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个好惹?

    而且本世界奇书《神魔志异》的灵兽篇中有载,三眼灵猴乃通灵奇兽,幼年时外表与普通猴子无异,但在成年后额头上第三灵目便开,灵性大张,非但能通晓五行仙术,更能看千里之外事物……

    千里眼,这可是秦长风现在急需的!

    只有解决了视力问题,虚空飞箭的射程优势才能真正展现。

    当然,看在张小凡的面子上,不必要了这毛猴的性命,定时给他放放血就行了。

    毛猴明显从秦长风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浑身打了个冷颤后,登时一个于理都应该去拜会田不易,因此三人一起加快脚步,往大竹峰主殿赶去……

    守静堂中,为首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外表矮胖,其貌不扬,女子却是个中年美妇,安静端庄,风姿绰约。

    两人坐在一起,仅看外貌,便像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完美诠释。

    当然,这种话很多人心里都暗自闪过,但很久之前,就没有任何人敢当面说出来了。因为这位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不但脾气火爆,且修为极高,当世前十的人物,谁吃饱了撑着去捋这个虎须?

    中年美妇的身份就更没有疑问了。

    除了田不易和苏茹夫妇,大竹峰其余弟子都排在两边,包括田灵儿在内,共有八人,张小凡自觉走向最末站定。

    “天音寺弟子法心拜见拜见田师叔、苏师叔。”

    秦长风独立大堂中,双手合十,向田不易见礼。正道三派在表面上向来同气连枝,共抗魔门,所以相互之间,以师侄师叔师伯相称,乃是常态。

    田不易目光在秦长风身上转了转,见他年龄虽还显小,可丰神俊朗,资质明显不凡,又瞄了瞄张小凡,两相比较,登时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你资质虽不错,但毕竟年龄还小,听说两年多前就离开天音寺下山游历,天音寺的普泓上人也放心得下?”

    秦长风合十笑道:“弟子修为虽不高,但只要不主动惹祸,想来也不会有厄难临身。”

    田不易哼了一声,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道:“昨晚三两下打败灵儿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谦虚,你该不是欺我大竹峰无人吧,要不要我来跟你过几招?”

    秦长风心中无语,总算领教了这位田首座的脾气究竟有多么不好相处,面上却微笑道:“田师叔说笑了,法心万不敢有此想法。况且小凡并非资质差,只是内秀于心而已,或许刚开始修炼时速度比别人慢,但到了后面,别人遇到难关停滞时,他却依然可以不急不缓地前进,这时候便是体现差距的时候了。”

    “有这种事么?”田不易和苏茹听了,都是微微惊奇,虽然这番理论有点古怪,但听起来貌似还挺有道理。

    一念及此,便忍不住又朝张小凡仔细打量过去,只把后者看得脸色发红,下一刻,田不易一声惊咦,将他吓了一跳。

    “老七,你的太极玄清道练到第几层了?”

    张小凡看了眼秦长风,迟疑道:“第……第五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