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音寺后山深处,一片平坦石台上,一个瘦小的身体一身麻布僧衣,静静地盘坐在那里。

    在这石台前方,断崖之下,一片绝壁如镜,竟是笔直垂下,高逾七丈,宽逾四丈,山壁材质似玉非玉,光滑无比,倒映出天地美景,远近山脉,竟都在这玉壁之中。

    而秦长风十五岁的身体,在这绝壁之下,直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五年岁月斑驳,秦长风在这面石壁前做了两件事。

    其一是将天雷无相诀修炼到了先天大圆满之境。

    其二便是以对面无字玉璧上的天书第四卷奥义,推演出了天雷无相诀第十一层的部分功法,并通过这部分功法,将体内差不多五分之一的先天本源真气,转化为了道纹。

    所谓道纹,便是军督级这个境界,将先天真气结为道丹时的一个必要过程,或者说只有先将所有内力都化形,凝练为一道道的道纹后,才可以用这些道纹,编织出道丹!

    直至现在,他仍会不时地查看军衔日志中保持了五年的最后一条提示,和脑海中的相关信息。

    “提示:试炼者333号,你领悟天书第四卷,可以之衍化天雷无相诀第十一层部分心法,将部分真气转化为道纹,并在吸收相应力量后,凝聚出代表光明之力的天劫雷印一枚。”

    本来仅仅只是天书第四卷,也可以推演出完整的天雷无相诀第十一层功法,只不过这样的功法,潜力肯定不及以五卷完整天书推演出来的。

    故而秦长风拒绝后,便出现了这种折中的方案。

    这也是因为天书五卷虽然互有关联,可实际上却是各自侧重于不同类型的世间至理,顺序对修炼者并不十分重要,所以才能这样一部一部的单独演化修炼。

    例如这第四卷,侧重的便是光明之力。

    这并非秦长风的自我感觉,而是主脑确认的,提示中最后的那半句“凝聚出一枚代表着光明之力的天劫雷印”便是明证。

    此外,天音寺祖师通过第四卷天书领悟出了专克邪魔的大梵般若,原著中张小凡也借助无字玉璧来破除魔念,都可以侧面证明这一点。

    至于天劫雷印,乃是修炼由天书奥义演化的第十一层功法后,独有的一种能力。

    此印形势上是雷印,但却以其它属性的力量本源凝聚而成,炼成之后,秦长风便可通过此印,将本源无相天雷内力转化为蕴含光明属性的光明劫雷之力。

    转化后的力量,最明显的一个提升就是对黑暗生物的杀伤和压制力会大增,也就说他再遇到魔类鬼物的时候,从一开始就将占据绝对的先机。

    而且天书共有五卷,便意味着他总共能凝聚出五枚雷印,一旦大成,恐怕以后任何地方都将成为他的主场。

    因为如果将天书所代表的力量更具体一点,第四卷代表的是佛的话,那么其它四卷便极有可能分别是魔、鬼、巫、道!

    介时,集魔鬼巫佛道之力于一身,世间还有何处不能去?

    只不过,雷印的凝炼并没有那么简单,它需要吸收相应的本源之力,才可以完成。

    故而秦长风在练成天书第四卷后,仍然继续在这里盘坐,吸收玉璧上散发出的天道本源之力和天音寺中游离的佛门信仰,融合为光明一类的天佛圣力,以此来凝练雷印。

    这一日,便是到了凝聚雷印最关键的时候!

    此时,正值早课间,须弥山上木鱼钟鼓,佛音渺渺。

    秦长风在晨雾朝霞下盘坐,等待日光恰好照射到无字玉璧上,天书经文再现的那一刻。

    与此同时,天音寺方丈普泓和普方两个老僧站在平台后方的山崖上,垂目望着师侄法心山风中衣摆飘动的身影。

    定睛瞧了许久,普泓上人突然低声叹道:“普智师弟的这个徒儿,贫僧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这无字玉璧除了本门师祖外再未任何人勘破玄机过,可这孩子对壁五年,却真的有了修为波动。”

    站在他旁边的普方淡淡道:“师兄不是早有期望么,否则当初何以答应让他一个十岁小童来参悟玉璧?”

    普泓上人摇头道:“当初贫僧也只是见他执拗,且自觉天音寺有愧于他,所以才答应给他五年时间尝试,想的是他还小,就算蹉跎了五年,以他的天资,再转而沉心修炼大梵般若,也能有所成就。可却未曾想到他的天资如此惊人,竟然真的做到了。”

    “天赋之强,的确是天音寺数百年所一见,法性本已是百年一出的奇才了,可与他一比,却难免要相形见绌。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