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秦长风最后那句话怪里怪气的,但不可否认,任何一个女人第一次听到之后,都难免会内心悸动。

    无关年龄,无关经历,甚至有时候……明知道是假的,也忍不住会把它当做真的去听,去欺骗自己。

    沉默良久,孟婆才语气复杂的叹息道:“如果老身见到了石瑶,会帮你转告的。但是我没记错的话,咱们现在貌似是敌非友,我凭什么帮你?”

    还不肯承认?

    秦长风也叹了口气,取出袁天罡给他的那块天罡星令牌扔给她,说道:“我身无长物,只有之快令牌还值点钱,拒说拿着它各地潜藏的不良人都会听命,孟婆若不嫌弃的话,就当做秦某跟你找人的报酬拿走吧。至于我与玄冥教的仇怨,一码归一把的事,不必混于一谈。”

    孟婆摩挲着令牌,语气微变:“这是谁给你的?”

    秦长风随意道:“当然是不良帅!”

    孟婆再度无言,她看着秦长风一脸惆怅的样子,仿佛实在判断不出他究竟是在装疯卖傻,还是真的一往情深。

    但不管是哪样,手中的令牌都像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照理来说……见到持此令牌者,只要不和不良帅交给她的命令冲突,她都必须遵从,但对方究竟知不知道她的身份?

    与此同时,山腰下方,一边是熊熊烈火,一边是生死大战。

    陆林轩和李星云师兄妹大战玄冥教四大阎君,结果陆林轩被蒋仁杰一掌打得没了声息,而李星云也在与四大阎君比拼内力的过程中耗得油尽灯枯。

    他的功力虽高于四大阎君中的任何一个,但当四人的内力全部集于蒋仁杰一身时,就难以匹敌了。

    最后一击碰撞中,少年的护体罡气被打碎,整个人猛地被震飞出去,仰面重重摔倒在地上,身上的气息若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会寂灭。

    半山腰上,看到这一幕的人,几乎同时认定……出手的时机到了。

    张子凡这个白毛带着通文馆的人冲了出去,姬如雪也带着幻音坊的人冲了下了山,他们的目标都是救人。

    而秦长风的目标则是杀人。

    右手虚握往上一抬,又一杆三道龙形掌力缠绕而成的龙枪便再度与虚空凝聚成型,锋芒惊世的枪尖遥遥指向山下的四大阎君。

    孟婆看到这一幕,登时有些诧异。

    他们所伫立之地距离山下的蒋仁杰等人,即便直线距离也有五六十米以上,如此远的距离,在她的认知中,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对另外一边的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武道攻守兼备,无论对于任何一方面都有较强的提示,但攻击距离却从来不是长处,哪怕是不良帅袁天罡,基本也无法攻击到十丈外的人。

    当然,通过迅猛无匹的速度靠近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在孟婆惊疑的目光中,秦长风淡定的从储物空间内取出黄金级的神圣权杖。

    原本攻击距离25米的龙形掌力,施法距离脉脉,但瞳孔深处,由三道魔痕所孕育出的魔奴印记却在渐渐显露!

    孟婆口中突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真是难为你了,对着我这幅样子都能演得这么像。”

    “你凭什么认为我是演的?”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