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重!”

    玄苦浸淫佛法数十年,听到这个答案后也不禁失态,忽地伸手把住秦长风脉门,片刻后才摇头笑道:“为师失态了,然则年前见你时还是第四重的修为,短短一年间竟然连破三重玄关,这等速度实在匪夷所思,为师若不亲自查验一番,实在放心不下。”

    主脑给秦长风安排的慧愚身份,虚岁二十五,乃是玄苦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从小拜入少林,心性淡薄坚忍,痴迷武学,在少林慧字辈弟子中向来有武痴之名。也是少林近百年来,唯一修炼金刚不坏神功有成的弟子。

    秦长风微微一笑,试练塔何等伟力?

    作为提前通过进阶战的奖励,既然给他将金刚不坏神功提升了三层修为,那在这个世界他现在金刚不坏神功就是实打实的第七层!

    “不知为何,弟子闭关这一年,修炼竟有如神助一般,一日千里,直到今日突破到第七重后,才没了这种福缘,所以就来见师父了。”秦长风说道,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不然真被人当成妖怪就不好了,毕竟以二十五岁之龄将金刚不还神功修炼到第七层,别说玄苦难以相信,就算他自己都接受不了。

    “既是福缘,那便安然受之就是”,玄苦声音中透着欣然之意,显然是为弟子感到高兴,而后又接着道:“武学之道,向来有机缘天资一说,譬如本门的大金刚掌,也是往往要隔上百余年才有一个特出的奇才能练成这门掌法。当年你玄难、玄寂和方丈师伯同为一师所授,用功不可谓不勤,用心不可谓不苦,但这大金刚掌以天资所限,除了方丈外,其他两位却始终无法练成。”

    “至于金刚不坏神功,实为本门最难练的武功之一,别说大成,就是能够修炼到七层以上者,本门恐怕都不止百年没有出现过了。料是此功百来年的机缘天资都应在了你的身上,方才有这一年连破三重关的奇观。为师在本门玄字辈中武功不上不下,倒想不到弟子中能出一位百年一遇的奇才,倒也不枉这一世修行了……”

    说到最后,这位立志于脱脱离人生八苦的老僧抚着胡须畅怀大笑,眼中尽是慈祥与欣慰之色。

    好一个百年一遇的奇才!

    秦长风汗颜不已,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禁有种发烫的感觉。

    为了压制这种感觉,他连忙谦虚道:“师父谬赞了,弟子也许只是运气好,现在虽然进步神速,但说不定剩下两层就如龟行……”

    “不必妄自菲薄,以你的年纪,纵然花二十年一层又何愁不能将这门神功练到第九层?”玄苦话锋一转道:“何况即便停在第七层,以你的天赋此时再修炼一门其它绝技,二三十年后也不愁成不了一流高手,那时少林武学的声望由你来维持都极有可能。”

    听玄苦说道其它绝技,秦长风暗自呼了口气,顺势接道:“回禀师父,金刚不坏神功守强攻弱,弟子正有再修炼一门掌法的想法。”

    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玄苦沉吟道:“本门七十二绝技中掌法不少,最上乘的有大金刚掌、般若掌、须弥山掌,稍逊一筹的有降魔掌等……你想练哪一门?”

    秦长风直接回道:“须弥山掌!”

    玄苦闻言,惊讶道:“须弥山掌和大金刚掌一般极其难练,纵能勉强练成,每次出掌也需坐马运气,凝神良久才能发掌,桎梏实在颇多。纵然你心高气傲,属意最高深的绝学,又为何舍大金刚掌而取须弥山掌?”

    师父,你怎忒多话啊!

    秦长风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面上却恭敬回道:“弟子看过本门绝学的介绍,须弥山掌练成之初虽然实战不便,但若一旦有所突破,便能远近如意,不以距离远而减弱掌力,能蓄力于虚,如掌藏须弥,威力极大。何况而今大金刚掌、般若掌本门都已经有师伯练成,唯有这须弥山掌尚无,弟子虽不才,却也希望这门绝技能够重现世间,不至蒙尘。”

    “你既有这份心,为师便不在多言了,你拿着为师的手令去藏经阁,自然可以看到秘籍。不过这门掌法虽有前辈高僧的修行心得流传,但终究比不上师父亲自传授,你修炼时还须谨慎才是。”

    玄苦说完,就来到书桌前,磨墨提笔起来……藏经阁乃少林最重要的传承之地,就算是玄字辈的僧人,也不是人人都可以随意进去的,秦长风纵然是玄苦的亲传弟子,也必须要手令才行。

    其实少林这一代的玄字辈僧人还有四十余人,但能进达摩院研习武学的只有八个,玄苦在玄字辈的排名中是比较靠前的,至少练成了两门少林绝艺。

    此外,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乔峰的授业恩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相雷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宁悦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悦岳并收藏无相雷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