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面怎么光着,我出门时你可不是这样子。你是不是未卜先知,知道我会回来,正等着我呢?”

    “别臭美了,谁等你了。你走了,我本来想洗澡的,刚把衣服都脱了,扔洗衣机里,谁知道旺婶来了,我只好现抓了这么一身穿上了。”

    “她来了!她来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要是打了,她早走了。”

    “怎么,来了不就是想让我肏的?”

    “哎呀呀呀,轻点儿,你兴奋个屁呀!”红姐笑了好一通,才又说道:“旺婶来是有苦没地方诉,找我诉苦来的,不是找你发骚来的,他们家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

    这时,洗衣机停止转动了。

    狭小的厕所里,开始回荡起我的下体碰撞红姐的屁股的啪啪声,鸡巴在屁眼里进出的嗞嗞声,以及我的粗喘声和红姐的呻吟声。不知道是不是厕所拢音的关系,这些声音听起来似乎比我们平常做爱时更清晰,更响亮,而且仿佛来自四面八方,非常有立体声的味道。

    仅仅几分钟,我就射出来了。滚烫的精液灌满红姐的屁眼,瞬间驱散薄荷沐浴露的凉丝丝的感觉,弄得鸡巴外热内凉,倒是别有一番快感和乐趣。

    我没有抽出鸡巴,慢慢地抽顶,同时双手在红姐的骚穴和娇乳上搓磨着。红姐很享受这份暴风骤雨后的轻柔和舒缓,也没有催促我快些完事,她任由我玩弄着,然后继续洗起衣服来。

    “旺婶家出了什么大事?”我又问。

    “他们家闺女出事了。”

    “你说燕子?”

    “啊,对了,燕子你认识,好像是你朋友妹子的同学什么的,是吧?”

    “是,不过有十年八年没见了。”

    说来也巧,旺婶的女儿燕子和徐鹏的妹妹鹃子初中高中都是同学,两人的关系还非常不错,所以上学时没少和鹃子一起,跟着我和徐鹏、郭晓斌到处疯玩。不过,至于燕子和旺婶的母女关系,是后来我开上出租车,偶然遇见燕子去宾馆门口找旺婶才知道的,那时候我要养家糊口,徐鹏开始打工,学汽修技术,郭晓斌举家搬到太原,几个人再也玩不到一块儿,所以早已经断联系了。

    “燕子怎么了?”

    “叫老公捉奸在床了。”

    “捉奸了,……她都结婚了?”

    “是啊,你知道她叫老公捉奸在床是哪天吗?”

    “哪天?”

    “就是她妈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淫途(九州淘凤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文只为原作者wq0327219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q03272190并收藏淫途(九州淘凤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