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     她笑着道:“小师叔,我请的这位,可不是普通的马夫,他可是江湖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高手。我曾经救过他,对他有恩。他一个人能顶十个侍卫!”

    靳陌染给她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话说,这货不去自己的房间休息,跟进来做啥?

    从“小师叔”的房间出去,靳陌染对顾夜勾勾手指,顾夜眼睛里浮现出问号?不过还是跟他到了客栈一个隐秘的角落。

    靳陌染开门见山:“你现在的丫鬟,就是传说中你的左右手,那个叫月圆的吧?”

    “哟!打听得还挺清楚,没想到我们家圆圆,现在也这么有名气了呢!”顾夜嘻嘻地笑着,没有否认。

    “在盛京的那场瘟疫中,你大部分时候都窝在家中研制特效药,月圆负责外面的重症患者。如果她不是你的丫鬟的话,名气可能要超过你了!”靳陌染淡淡地道。

    “你不要想着离间我们的感情,没用的。我们家月圆名气越大,我越高兴,说明我教导有方!还有,月圆不是我的丫鬟,我当她是陪伴我一起长大的姐妹。”顾夜冲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

    靳陌染道:“哟,你居然听出来‘挑拨’的意思?真是不容易哪!”

    顾夜张牙舞爪:“你什么意思?说我笨?我只是没把心思放在那些歪门邪道上而已。”

    “谁敢说你绝世小神医笨?脖子割断了都能缝上,我今日算是开了眼了!不过,你这丫鬟不算聪明,想来照顾你,搞什么卖身葬父的把戏,老套!”靳陌染毒舌地道。

    顾夜嘿嘿笑道:“那你一开始不是也信了吗?”

    “老子什么时候信了?不是还提醒你警醒着点吗?不过,我一开始只是担心她是别人派来接近你的,没想到你们反而是一伙的。”靳陌染哼了哼道。

    “我们家小月圆,担心我受委屈,不远千里地追过来……感天动地姐妹情,就问你感不感动?”顾夜嬉皮笑脸地道。

    “老子感动个屁。被你们主仆俩玩弄在掌心,不生气就算老子度量大。”靳陌染没好气地道。

    “是,是!靳大哥宰相肚里能撑船,行了吧?”顾夜想起老公说晚上要来跟她相会,打了个哈欠道,“没事的话,我回屋休息了。骑马果然没有坐马车舒服!”

    “再提醒你一句,注意那位自称‘方姑娘’的主仆!”靳陌染觉得自己真是太好心了。不过,这臭女人对别人太没戒心了。蠢得要命!

    顾夜睁大了眼睛打量他,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这人,整天疑神疑鬼,谁都不肯相信,活得累不累?你也知道我无感灵敏,直觉很准。我的直觉告诉我,方妹妹对我没有恶意。”

    “姓方的小丫头的确没有恶意,但她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还有她的小丫鬟,不善隐藏自己的心思,总是对你抱有敌意。我不信你没感觉到。”靳陌染闹不明白这些小丫头的心思,一个个奇奇怪怪的。

    “不过,还是谢谢靳大哥你的提醒。唉,你这么关心我,我很感动,考虑着要不要把你身上的药解了呢。算了……你都说了,行事要谨慎些好,再观察你一段时间吧。睡个好觉,晚安!”顾夜调皮地冲他做了个鬼脸,来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被拉入一个带着清冽气息的温暖怀抱。顾夜压低了声音,轻轻地欢呼了一声:“老公,你来了?等很久了吗?”

    “靳大哥?关心你??看来你跟绑匪关系处得还挺不错嘛!”以前一口一个绑匪老大,什么时候改口了?换做别人也就罢了,这人还被媳妇说像他的前世。凌绝尘醋了!

    “权宜之计嘛!目前来说,我们算是合作关系,不宜搞得太僵。”顾夜随手拉着老公进了空间,迫不及待地把身上厚厚的棉衣脱掉。

    凌绝尘拎着她刚脱下的浅金色制服,皱了皱眉头道:“这衣服不太适合你,太闪眼,反而抢走了你的风采。”

    “你老婆的风采,是一件衣服能抢走的?给你个机会重新说!”顾夜踮起脚,揪着他的衣襟,威胁地道。

    凌绝尘忙道:“好吧,我承认是我小心眼了。你本来就很耀眼了,穿上这套衣服,更让人无法转开视线。我担心你太惹眼,招惹到一些花花草草,蜂蜂蝶蝶的。”

    顾夜满意地在他唇上啃了一口,道:“放心吧,本姑娘表面上看着花花的,内心专一得很。既然认定你了,就不会再移情别恋了。再说了,有谁能比我家老公更优秀?”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