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梦萱盯着青年猛看,原来他就是祖父口中优秀的小师叔啊。他失踪的时候,祖父难过了好一段时间呢。她经常从祖父口中听到小师叔的事迹,说他如果没有失踪的话,很可能成为超越祖父的存在,祖父把他当做下一任医王阁阁主接班人培训的。

    他的失踪,也是直接导致她向祖父提出出来历练,被严厉拒绝的原因——怕阁里再损失一位精英呗。要不然,她怎么可能瞒着阁里偷偷跑出来?

    哦——顾夜暗暗松了口气。十年前出门,当时的秦姑娘才不过三四岁的小奶娃,都说女大十八变,应该不会穿帮吧?

    顾夜看到青年又在画板上写着:刚刚这小丫头唤你秦姑娘,她主子也叫你秦姐姐,你这年纪——莫非你就是二师兄家的萱萱?

    顾夜嘿嘿笑了两声道:“原来是小师叔啊……哦,我经常在阁里听叔叔伯伯们说你的事,他们……他们都为你的失踪表示惋惜。你这次回去,他们一定挺高兴的!”

    灵儿再一次撇嘴:装得还挺像。还真当自己就是医王阁的秦姑娘了?正主在这儿呢!别想[文学馆 <a href="http://www.wxguan.xyz" target="_blank">www.wxguan.xyz</a>]顶着我们姑娘的名头为非作歹——不过……好像她没做什么坏事——不对,现在没做,不代表将来也不会做。静观其变!

    青年对她露出慈爱的笑容。顾夜浑身抖了抖,妈蛋,还没她家老公年纪大呢,好意思充长辈,向她表示长辈的慈爱?好吃亏啊!早知道不扮年幼的小姑娘了!!

    青年继续写着:你小时候白胖胖的,像个糯米团子。两只眼睛又黑又亮,笑起来甜甜的,让人的心都融化了。我师嫂去世得早,师兄们都宠着你,对你百依百顺,想弥补你没有母亲的遗憾。

    看我,说这个做什么!你小时候很乖巧,很少哭。但是一哭起来,除了我,谁都哄不好。你最喜欢让我把你顶在肩膀上,去祸害家里的一株海棠树,一树的花都被你摘秃了。师父不但不骂你,还说多种几棵,怕不够你祸祸的……

    顾夜尴尬地挠挠自己的鼻子,小声地道:“小师叔,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多大?我现在可不会再做祸害花花草草的蠢事了,家里的海棠树,每年开得可好了!”

    可能是没有我扛着某人祸祸它们的原因吧?青年在画板上写下了这句。

    顾夜嘿嘿笑着道:“再过几个月,小师弟就要出生了。估计,家里的海棠树又要遭殃了!”

    秦梦萱看着画板上的文字,脑子里随之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瘦瘦的,高高的,笑得很阳光,一个小奶娃在他的肩膀上咯咯地笑着,胖乎乎的小手,伸向火红的海棠花。

    小师叔,真的是她失踪了多年的小师叔呢!秦梦萱开心不已。

    青年眼睛飘向女子的方向,低头写下:萱萱,你婶婶的腿怎么样了?还有孩子……

    “婶……婶婶的腿有点轻微的骨裂,我给她打了石膏,不要乱动,静养两个月就能痊愈。孩子也没什么大事,保胎丸再吃三天,换成保胎药服上七日,以后正常养胎就行。”顾夜笑着让他安心。

    青年放心地笑了,写道:没想到萱萱现在的医术这么厉害,师叔伤到了颈部大血管,都能给救回来。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啊!医王阁后继有人!

    秦梦萱听了,有些汗颜。她虽说在学医上天分不错,可是跟眼前这位小姑娘相比,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小师叔的夸奖,她可当不起!

    顾夜笑道:“小师叔千万别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学无止境,我这才摸到医学之海的边缘,还需继续努力!”

    好,好!谦虚好学,进退有度,不愧是我们医王阁的宝贝疙瘩!青年显然是个很“活泼”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把师侄女顶在头顶上,去祸害阁里的花了。小孩子懂什么,还不是大人惯的?

    “小师叔多休息,后天差不多能到崇明府了,那儿有咱们医王阁的医馆。您和小婶婶先留在那儿养伤,我传讯回去让爷爷派人来接你们。”顾夜的话,又引来灵儿的白眼——越说越像那回事了,她要不是早知道这人的底细,也会被骗吧。真是高啊!

    你不跟我们回去?你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只带着一个丫鬟,一个马夫,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不如你先跟我们回去,让阁主给你多请几个护卫,再出来不迟。青年飞快地在板子上写着。

    顾夜心道:我跟你回去?那不是自投罗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园医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姽婳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姽婳晴雨并收藏农园医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