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闹剧,以聂天失血过多倒地收场。

    经过聂云的检查,没什么大碍,就是身子虚,让苏婷去医院拿了点点滴回来给聂天打,整个家算是忙成了一团。

    萧瑶和上官亚男接近不了聂天,因为躺在床上的聂天被家人围着,没有人搭理她们两人,聂云看了她们一眼,对她们说:“你们先回去吧,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等天天醒了,在通知你们,过来看看吧。”

    也只能这样了。

    三月的阳光明明很温暖,可是萧瑶和上官亚男却感觉有点冷,周遭的一切也毫无色彩,因为聂天那一句“从此以后我是孤单又无情的神,各走各的路,后会无期。”让她们想哭却亦无声,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一前一后走着。

    “谁都不要了,你满意了?”

    来到别墅区大门口的萧瑶,驻脚停了下来。

    眼睛哭得红肿的上官亚男,看向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她,有着怨:“是你满意了吧。”

    萧瑶望向她:“别看你是个博士,但你真的是个大傻子。”

    “我不想和你吵,没意义……”上官亚男收回目光,错过她朝前走了。

    “他喜欢的是你——”

    萧瑶冲她吼了出来,眼里有着水雾:“我退出走了,不打扰你们,可你做什么了?你干嘛也走,你就是大傻子!”

    “你那是退出吗?!”

    上官亚男一个转身,红着眼眶看着她,咬着牙:“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你用他送你的鲜血逼他不拥抱我,不拉我的手,不吻我,不对我说我爱你,还保持两米的距离……你这摆明了就是你不好受,让所有人都陪着你不好受,你真歹毒。我脑子很乱,我想回家静一静怎么了?”

    “我说你们就信啊?我让你们去死,你们去不去?你不知道聂天他有多精,他会按我说的做吗?我那只是说的气话,感情输给你了,我不能连气势也输给你。退一步,就算是我不对,那你干嘛对他说不该在南极重逢?你说这话,他会怎么想?”萧瑶气不打一处来的望着她:“会闹成现在这样,就是你说了那句话,然后你走了,才导致的,是你弄丢了他。”

    上官亚男想反驳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好无力啊,闭上了眼:“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谁都不要了……”

    萧瑶望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这样吧……”萧瑶望着大门外面的来往的车流,目光显得很凄迷:“你虽然有不对的地方,我也承认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既然事情闹成了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了,从此以后,我们各自走各自的路,找各自的幸福吧,他若安好,便是晴天。”

    说到这里,萧瑶看向她上官亚男:“抛开所有不谈,你我通过聂天相识,也算一段缘分,就凭这个缘分,以后有什么需要,和我说一声,能帮你的尽量帮你,也算是弄丢了你的感情而补偿你的吧。我给你叫个车,你回去吧,因为这里不好叫车。”说着话,萧瑶看向安保室:“派个车,将上官亚男安全送回家。”

    “那你需要车吗?”安保人员问她萧瑶。

    “不用了,我想走回去,想静一静。”说完,萧瑶就走出了大门,然后左转,沿着人行道一个人远去。

    上官亚男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声轻叹,回身望了一眼苏家祖宅,虽不舍,但还是转过了头离开大门,右转走了。

    “怎么走了,给你派的车……”安保人员赶紧喊。

    苏家祖宅,一家人楼上楼下都是唉声叹气。

    客厅里,韩封他们看着调来的监控视频,里面是聂天施展分身术的画面,毒龙啧啧的说:“这小子当真是深藏不露,连这传说中的分身术都会。”

    两小时后。

    上官亚男拖着行李箱来了,聂天的外婆开的门,一看外面是上官亚男,怔了一下:“亚男你……”

    “外婆好,我想在这里住几天,可以吗?”

    “没,没问题呀,进,进来吧。”聂天的外婆说实话,还是挺喜欢这上官亚男的,因为个子和外孙差不多,看上去真的好般配,还是一个博士,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要来住几天,但还是请进来了。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全才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夜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江南并收藏都市全才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