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条人鱼亲热,真的是没劲。

    只会越亲越上火。

    见宫主脸色不悦,主尊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水池里的他,然后也入水进入了水池。

    进入水池后,不用聂天说,主尊的手就自觉地紧握在了聂天的那个地方,聂天嘶了一声也不说什么,背靠池壁,闭上了眼。

    “靠在本座身上。”

    主尊不明其意,但还是靠在了聂天胸膛上。

    聂天搂着她,抓起了她的两个很大很白很挺的胸。主尊怔住,但也没有说什么,手就紧握在他下面动着。

    这主尊背腰是贴在聂天胸膛上的,聂天闭着眼一下一下的抓着,捻着。这主尊不时嗯一声,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什么的。

    “之前你说你的这个姓要从几千年前说起,这怎么说?”

    “知道本尊为何能听懂你说话,也能说你的语言吗?”主尊的背靠在聂天胸膛上问,手也在一下一下的动着。

    两个王,在屋里做这事,不知道外面候着的人知道后,是什么想法?

    “是啊,本座也奇怪。”聂天也反应了过来。

    “这源自于我们和宫主你都是炎黄子孙,知道与蚩尤大战的黄帝吧?”

    聂天听过这故事,点头:“知道。”

    “黄帝的本姓就是姓姬,而本尊的祖先就是黄帝的其中一个孩子,当时犯了错,被放逐了,总共上百人。这些人就是我们的祖先,都姓姬,这个姓是万姓之祖,他们来到了海边,遇见了海底人,当时的海底人就是在那场屠杀之后幸存下来的。”

    主尊的这一席话,让聂天睁开了双眼:“那就不对了。”

    “哪里不对?”主尊问。

    “你的祖先是人,后代也应该是人,怎么到了你这一代,怎么就是人身鱼尾?”聂天很是狐疑的问:“还是说他们与海底人睡觉了,可刚才本座怎么进不去你的那个地方?”

    聂天这个问题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贴靠在聂天胸膛上的主尊,微微侧头:“宫主你是怀疑本尊骗你吗?”

    “谁又知道呢?”

    主尊一下子转过身来,凝视他聂天:“之前宫主你已经试过了,进不去,不是不让宫主你与本尊行那事,是根本就不行。”

    聂天就这样与她对视,对视中说:“那为何你的祖先能与海底人睡觉,本座就不能与你睡觉?”

    “你们人类的世界不也有这个情况吗。”

    “什么?”聂天不是很懂。

    “你们人类世界有马,还有驴,马和驴在一起有了骡子,算是创造了新的物种。那么当时的人和海底人在一起,不也会创造出新的物种吗?我们人鱼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有的。第一条人鱼,就是我们的祖先,姓姬。”

    聂天怔楞。

    下一秒,聂天也不问了,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毕竟这主尊都这么听话了,应该是没有说谎,因为没有必要。

    “你说你的。”聂天闭上了眼,背靠池壁。

    主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了口气,又贴躺在他怀里,手在他下面那个地方紧握着,动着。

    “我们人鱼的智慧很高,随着逐渐发展繁衍,发现了海底里外星人留下的基地,我们的祖先开始研究,随着一点一点的进步,所有幸存下来的海底人都愿奉我姬姓人鱼为尊,永世不变。”

    聂天不言,闭着眼听着。

    “本尊的祖先是被放逐的,被族人发现即死;当时的海底人也是被屠杀之后幸存下来的,不愿露面。所以我们海底人是见人就躲,无论是谁,这个念头根深蒂固,是祖先的遗训,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聂天完全想不到当年的屠杀,会给海底人造成这样的心理阴影。同时聂天也想到,现在阴阳宫要将这里作为大本营,也将不会去外界轻易露面,那么长此以往下去,是不是阴阳宫门人也会变成海底人?这……

    主尊姬曦继续讲述。

    讲她的童年,讲她的是如何凳上主尊之位,很多很多……

    这个时间,1号宫的指挥室里,接到了电话,送易护法到来的潜艇五小时候到。

    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前去禀报给宫主。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全才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夜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江南并收藏都市全才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