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该怎么做呀?”

    上官亚男按耐住已污化的灵魂,轻咬着自己这张要吃肉的唇,明知故问。

    聂天心想怎么做不该问你吗?

    但他没有这样说,只是说了这样一句:“安心睡觉。”

    上官亚男怔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不在说话。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他和她紧张的呼吸声。

    聂天对男女之间的事,一窍不通,毕竟只有八岁小大人的见识,能懂什么?

    上官亚男对男女之间的事,可以说是半吊子一知半解,因为家教严,否则也不至于遭男朋友背叛。

    这样两个人躺在一起,不知道该如何、或从什么地方挑起这场临死前的一约。

    这漆黑的房间一时间就像一具大棺材,他们就如两具尸体直挺挺躺在床上,谁也不说话。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如临大敌。

    这种无声的等待,很煎熬,撩人心弦。

    忽然,上官亚男翻身侧躺,结实光洁且修长的一条腿在被窝里搭在聂天身上,拥抱住了聂天。

    聂天一动不动的平躺着,感受着这怪姐姐身体带来的温软,他很紧张,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他的一双眼睛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侧目,警惕着这个散发着清香的母豹。

    是的,他把她比作一头好奇怪且有点危险的母豹。

    “你是男人吗?”

    上官亚男鼻息里和嘴里呼出的热气,清晰地落在聂天的脖颈上。

    聂天全身紧绷,一动不敢动。

    对于长腿姐姐这有点责备的话,他回了这样一个字:“是。”

    “我看你不是,你要是男人就不该让我来主动。”

    聂天啊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抱着我。”

    聂天哦了一声,伸了伸手,将长腿姐姐抱在怀里,一手抚摸她头,一手轻轻拍她的背。心想,这长腿姐姐也真是,这么大个人了,睡觉还要人哄。聂天的脑海里,只有小时候妈妈哄自己睡觉的样子,所以他学妈妈哄自己一样哄长腿姐姐。

    这个时候,上官亚男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开灯,一定会发现她上官亚男如石化般呆住。心想你丫的这是在干嘛?把自己当孩子哄吗?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能不能来点成年人该有的方式?

    “你,真的是第一次?”

    确实是第一次陪着一个陌生姐姐睡觉,聂天嗯了一声。

    “那,你就没看过这方面的片子或书籍?”上官亚男看的东西不少。

    片子?聂天疑惑,他轻声说:“这还需要看片子吗?睡觉不是生来就会吗?”

    生来就会?上官亚男怔住。

    “好了,别说话了,安心睡吧,我会陪着你醒来。”聂天闭上了眼,轻轻拍打着长腿姐姐的脊背。

    这丫的到底懂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纯?

    死前的上官亚男要的是热情似火,以及肆无忌惮的放纵,不是这个温柔。压抑着火气的上官亚男,轻声问:“你就这样拍我背,不摸摸我吗?”

    聂天啊了一声,又哦了一声,问:“摸哪儿?”

    上官亚男心里骂了一句“尼玛”,咬了下嘴角,脸庞在他脖颈处蹭了蹭撩他:“这还要我教你呀?你不是夸我腿好看吗,摸摸我腿呀……”说着话,上官亚男在被窝里用搭在他身上的腿蹭了蹭他。

    “我,我,我不敢。”

    聂天有点害怕,想起了之前她说的话,说要用腿夹死自己。

    上官亚男自然不知道聂天在想什么,她说:“有什么不敢的,死前我是你的,你也自然是我的,反正我不会客气的。”

    说这话的时候,上官亚男脸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全才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夜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江南并收藏都市全才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