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陆绍恒把化妆间的门打开的时候,看到莫婉婷和秦双正一左一右地站在门口,耳朵还保持着附在门上的姿势,一看就知道刚才在偷听,

    见到陆绍恒抱着叶浅悠出來,两人既不好意思又有些揶揄地朝着叶浅悠笑笑,开口说道:“解释清楚就好了,小悠,我们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只是许依然太狡猾,不能不这么做,好了,我看爷爷他们也应该到了,快去准备准备,”

    两人说完,便转身跑了,只留叶浅悠窝在陆绍恒的怀里,有些害臊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陆绍恒的肩膀处,

    安若曦和林可也跟着莫婉婷她们离开了,陆绍恒一路将叶浅悠抱到指定的位置,看见叶展博已经一身西装笔挺地站在那里,等着将自己的妹妹送到陆绍恒的手中,

    “十年了,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叶展博看着盛装打扮过的叶浅悠,浅笑着,开口说道,

    “当初谁都沒有想到,不是吗,”叶浅悠淡淡的回答着,

    “是啊,如果沒有那些事情,本來应该是爸爸送你出嫁,”叶展博停顿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着,

    “对不起,哥,当年,都是因为我,”叶浅悠道歉,

    “傻丫头,说什么呢,这件事情谁都不怪,要乖只能怪天意弄人,当初我们谁都沒有想到,一切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叶展博摇摇头,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

    “我能有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很感谢叶家,”叶浅悠回想起当初的日子,眼眶一热,忽然间涌现出一股流泪的冲动,

    十年的时间,不知道是长还是短,她八岁的时候被叶家收养,在叶家度过了那无忧无虑的十年,被当成千金小姐一样宠爱,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每天一醒來,就有人给她准备好了吃的喝的用的,

    也正是这十年,让她不用像许依然一样四处奔波,为了生计而疲于奔命,最终工于心计,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

    如果说,在叶家的十年是最快乐的十年,那么出车祸之后的十年,就是最痛苦的十年,她生活在世界的底层,失去了记忆,带着孩子,为了母子两人的生活,做着粗重的活计,如果不是莫婉婷的帮忙,她甚至连活下去的能力都沒有,

    但是不管怎么样,十年又十年,这些事情总归是过去了,当年她一心想要嫁给陆绍恒,想要成为陆绍恒的妻子,时隔十年之久,上天终于还是圆了她的心愿,让她这十年的苦,沒有白受,

    “你是我妹妹,说什么感谢呢,当哥哥的,本來就应该努力让自己的妹妹幸福,”叶展博似乎看出了叶浅悠的泪意,于是开口说道,“今天你应该是最漂亮的新娘,可千万不要把妆哭花了,”

    “放心吧,我什么丑样子陆绍恒沒见过,我相信,他不会因为我弄花了妆而不要我的,”叶浅悠笑着开口,眼中的泪始终盈盈欲滴,

    “他要是敢不要你,你就跟哥说,趁着他身体还沒完全恢复,哥还是他的对手,赶紧把他打趴下,”忽然间,顾连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带着一丝戏谑,如此说着,

    叶浅悠回头,正好对上了顾连修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还有那张走到哪儿都能惹一身桃花债的妖孽脸,

    “表哥,你就不怕,绍恒恢复之后,向你报复,”叶浅悠反问道,

    “这不是还有你嘛,你就是我的挡箭牌,他要是敢揍我,你肯定会帮忙的对不对,”顾连修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说着,

    “你不在里面陪着顾老爷子,來这里做什么,”叶展博见状,问着,

    “我爷爷说了,你叶家是娘家,我顾家也是娘家,小悠可不是什么沒名沒分的孤女,谁也不准再拿她孤儿院出身说事儿,你是哥哥,我也是哥哥,送妹妹出嫁,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尽心尽力,”顾连修说着,看着叶展博,

    顾连修和叶展博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从來沒有深入交谈过,可是这一刻,他们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心中疼爱小悠的心思不会比对方少,

    叶浅悠站在两人的中间,终究是沒能忍住,眼眶中晶莹的泪滴顺着脸颊缓缓滚落,滴在胸前白色的婚纱上,而后渗透其中,很快被风干,消失不见,

    她看看叶展博,又看看顾连修,眼泪灼灼,可嘴角边的笑意却丝毫不减,从前许依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复婚,请签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张芷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芷言并收藏复婚,请签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