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两样东西实属不凡,但是对于现在的风潇来说,还用不到,所以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很快就将手中的淬脉果也装回了储物袋之中。

    “喏,你这么带着恐怕也不方便,这个纳戒就先给你用吧。”

    见到风潇的态度显得有些平静,风晓也开始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弟弟,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就是了。

    有事要说,他迟早会说,若他不说,也不用刻意去多询问什么。

    另一边,看着风晓递过来的纳戒,风潇同样是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

    稍微内视一番,这枚纳戒之中的空间也并不是太大,莫约五丈大小。

    不过,纵然这纳戒的容量不大,但是总归总还是纳戒。

    如纳戒这等物品,其造价不低,自然价格也不菲,纵然是最低等的纳戒,现今的风潇也根本消受不起。

    虽然如此,但是既然是老哥给的,风潇自然也就收下了。

    将手上的这两个储物袋存入纳戒之后,风潇便将之佩戴到了手指上。

    “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回家,还是继续历练?”

    风晓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和风晓挑简要的大概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啊。”

    听完了前者的叙述之后,后者也是略微点头示意。

    当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弟在自己不在的这三年时间里面,性情都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变得更加的沉稳了很多很多。

    随后,风晓又是开口道,“不过我回来的时候经过琼州城,听闻了一些关于柳方浩的事情,他同样觉醒了雷珠,并且也突破了气基境大圆满。这之后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纵然他依靠柳家的底蕴,也能够将根基彻底稳固。”

    风晓所要表达的意思,风潇大概明白。

    虽然说风潇如今天赋不低,但是他柳方浩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些,风潇自己也懂。

    “山人自有妙计。”

    随后,风潇丝毫没有表露出风晓所预计的凝重之色,反倒是一片轻松淡然的感觉。

    毕竟有前世记忆支撑着,现在他的修为根基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也稳固的差不多了,可以说足以匹敌柳方浩。

    之后的一个半月,只消将《苍龙天芒决》第一式修炼通彻,并且尝试着去修炼第二式,胜算就能够以几何倍增长了。

    “你有信心就好。”

    看着这样的风潇,风晓也是略微一笑,并没有表达太多的情绪。

    他的话音落下,风潇目光便逐渐移向前方,迈出了三两步。

    “老哥,之后还要你再帮我一下,按照我原来的计划,是想要找一头气基境大圆满的琼兽试试手,不过现在看来,我倒是不用冒着生命危险了。”

    说着,他便是一个回眸,一副十分信任的神情展露出来。

    “我这一回来你就使唤我,真是够可以的,做个哥哥真累得慌。”风晓无奈,也只能够答应下来,不过还是抱怨一句,并且白了风潇一眼,才是迈开步子赶到了他的前头,“走吧?”

    “哼。”

    看着风晓这样的态度,风潇也是闷哼一声,倒并没有抒发太多的抱怨,很快就迈开步子追上了前者的步伐。

    一路上,兄弟俩倒也是有说有笑的,浑然已经将这里当做家中后花园,闲庭漫步了。

    终于,经过了这一路的探索之后,风晓先一步驻足于一片大湖一旁。

    在他望着大湖深处的时候,风潇也立刻跟上来站在了他的身旁。

    “这湖里有一头气基境大圆满的鳞甲龟,找了半天也就这么一头,就它了吧?”

    风晓有些厌烦了这样的差事,将目光收回之后,便对着风潇道。

    一旁风潇默不作声,而是将视线落在了说面上。

    如今他气基境大圆满的修为,眼力和感知力都远不如风晓,自然是没有察觉到那鳞甲龟的存在。

    不过关于鳞甲龟,风潇的记忆中略微有一些了解。

    这种琼兽是既能够存活在陆地,又能够存活在水中。其层次虽然不高,但是灵智却不低,并且一身如若钢筋铁甲一般的鬼壳,使它能够在同一层次的琼兽中横行。

    另一方面,它速度并不快,所以一般被用作是宗门或家族势力弟子历练的最佳对手。

    寻了一圈,其实也就真的只有这么一头气基境大圆满的琼兽了。

    无奈,片刻之后风潇也只能够稍稍点头。

    “就它了吧。”

    如此说了一句之后,风潇二话不说,脚下立刻生出一抹力道来,纵身跃入了这片湖中。

    与此同时风晓也是退到一旁看着,以免打扰到风潇。

    前者在湖面上等了小片刻之后,突然那已经逐渐静止的湖面再次掀起了阵阵波澜,随之风潇的身影也是立刻从中一跃而出。

    水声哗啦,而在风潇上了岸的同时,也是从湖中传来了阵阵闷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八荒雷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南国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国殇并收藏八荒雷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