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那一声“哦”字不知道是不是藏了很多洞明世事的无奈。

    老板娘拈着钥匙站起来,“还住以前那间吗?哪间都行,这几天一桩生意都没有。”

    “还是那间。”锦年拿起钥匙。

    客房之间有个四方的园子,种满了植被,泻一地的阴凉。锦年指着角落一张石桌对我说:“我们以前常在那里吃饭。我喜欢吃鱼,每次他都会挑最新鲜的留给我。旁边那棵树是陈勉栽的,我至今不知道名字,只叫它香花树。这种淡香缠绕了我整个的青春记忆。你闻到了吗?”

    的确,鼻端有一种淡异的馨香,香中带苦,幽远缭绕,扑朔迷离。

    再看那树,不见得高大,却别有风采。花是无数须须蕙蕙的白色细长花蕊组成,散发开如发射状,一束束停顿在枝叶上,像片片逃遁的云。缠绵之极,又凄迷之极。

    这时起了一阵风,花枝随着左右颤动起来,仿佛听到了锦年的话,在作者积极的回应。

    锦年趋前仰望花树,“我跟他最好的时光都被它看在眼里。可是真的很短暂,全部的爱意只浓缩在一个夏季。可就是为了这一季的记忆,他搭上了生命。这么蠢。”锦年突然泪下,“我每每想起来,就忍不住恨自己,同样一个夏天的记忆,他死死追寻,可我轻飘飘遗忘。”

    你并没有错。我想说。感情不是利益的你推我送,给人的可以倾囊捧出,收的人完全可以一分不要。

    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愧悔是生者对死者的最好礼物。通过愧悔,我们

    领悟曾经的忽视与伤害,由此眷恋生命,珍惜拥有。

    那晚,锦年拨开长草,坐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看滚滚逝水。

    水色如墨,渔火三两闪烁,风一如既往地空旷爽利,带淡淡的鱼腥味道。月光如流,丝丝散下,人轻影重。十多年前的往事依稀似梦,浑然心头。我相信这一刻,锦年与陈勉已经跨越时空握手。

    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宴席,是不能饮也要拼却的一醉。缘起缘灭,如潮长潮落,然而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要有多勇敢,才能念念不忘(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目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目非并收藏要有多勇敢,才能念念不忘(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