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感,再也不能继续跟白家人周旋下去了。这样的一家人,自己养大的孩子,肯定不会再想要跟他们团聚的,要不然肯定就是自己教育失败。

    她原本听着老太婆的话,只是嘲讽她异想天开,只是老太婆后面越骂越是不堪入耳,最叫她不能忍受的是,说白子安的那句短命鬼。她会看相,第一眼就看的出小家伙的命轨的确不长,跟他真正的姐姐“白玉”一样,是早夭之相。原本她也没想怎么样,既答应了“白玉”会好好照顾她弟弟,那就在他有生之年好好照顾就行了。可是那个孩子就像一轮小太阳,直直的扑进了她的心里,那么暖心的小家伙是她的亲人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办法解决他的命轨问题的。

    正因为她还没有找到,所以她尤为不能忍受,有人说小家伙的命不长。既如此,她的命也不要想要再留下去了。这是白玉的底线,没有人能跨越。

    陈二虎这时候的心比王菜花细多了,大家都会觉得白玉说这话是气话,可是他分明从她的身看到了决然的认真。当父亲的怎么能看着宝贝女儿走错路,他前拉住白玉的手,父爱深沉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白玉,“阿玉,可不能如此,你还有安安要照顾呢!啊?”

    小家伙一向敏感,他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姐姐听到“短命鬼”这三个字之后,变得完全不同的气场,他小心翼翼的蹭到她身边,抬手碰碰白玉因为克制喷薄的愤怒而变得冰冰凉凉的手指,仰头看她,“姐姐,我没关系,我不害怕,姐姐总会保护我的,你不要生气。”

    低头看看他抵住自己食指的稚嫩的手指,还有粉嫩嫩的小脸蛋,白玉有生以来,第一次红了眼眶,她抬手碰了碰他的小脸。只要看到他,她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的命轨,随着她对他的感情愈来愈深,这份心痛就像心的一个伤口一般,愈发溃烂起来。

    她忍了又忍,才能看着他的小脸,轻轻的说,“安安,我不能原谅,没有办法原谅。”对不起,我要亲手夺走你亲奶奶的生命。

    他不明白姐姐眼睛里的心痛和愧疚,小身子扑进白玉的怀里,“那就不要原谅,姐姐你别哭,会不漂亮。”小声音软软糯糯的,饱含安慰和关心。

    这样两个孩子,她怎么忍心这样对待?林村长和冯大娘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老太婆,世界竟真的有这样狠心的奶奶?白老大也暗恨母亲冲动坏事,暗暗朝自己老婆使眼色。

    白大伯母扯扯被白玉吓坏了的白老太婆,她根本不知道白玉是怎么用声音吓唬白老太的,心里暗暗唾弃,就这点本事,还天天蹦跶的欢快。她扯出一个笑容来,“阿玉啊,你别往心里去,你奶奶就是为你爷爷着急的,她一贯就是这样的,刀子嘴豆腐心。你要说她不喜欢孙女,那倒是有点,可是你看她对子福、子禄、子平几个,那都是很好的。子安同样是她孙子,她就是嘴巴说的厉害,心里还是疼的,真的没坏心。”

    “阿玉啊,25块钱真的不够,你看按照冯大娘这样算,你大伯每个月要拿出75块钱来,你大伯就算去卖血也卖不来这些钱啊?你看能不能多拿点?”

    “真不是我们故意来找你拿钱,实在是我们真的没有能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林夕梦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夕梦叶并收藏穿越之轻松当军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