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好久都没翻一页书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见郑仁在那呆呆的坐着,拿着一本老版的外科书“相面”,忍了很久,过来说到。

    “富贵儿,每一个字都有它真实的奥义。”郑仁抬头,笑着说到:“我们有句话,叫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虽然一嘴流利的东北腔,语言沟通、交流没有丝毫障碍,但类似于玄学、禅宗的这种话瞬间就把他给绕糊涂了。

    “苏云什么时候回来?”郑仁自言自语的问道。

    “我5分钟前打过电话,云哥儿说很快就到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说到:“今天他在另外一家医院做了解剖展示,就像是奥斯卡典礼一样,嘎嘎酷!”

    教授一头金色的头发张扬着,似乎为今天没能去帝都肝胆亲眼目睹苏云做解剖而遗憾。

    “哦?”郑仁奇怪,只是解剖演示,他还能做出花来?

    “真的,真的,老板。”教授见郑仁似乎不信,连连解释道:“我听其他人说的,就是那些来学TIPS手术的人。”

    郑仁笑了笑,问道:“富贵儿,晚上想吃什么?”

    “冷锅鱼。”鲁道夫·瓦格纳教授马上回到道:“常说,周围有一家苍蝇馆子的冷锅鱼做的老好吃了。”

    “你喜欢就好,晚上请你吃饭,但是别喝酒。”郑仁反复叮嘱。

    “不喝酒,吃饭还有什么意义。”苏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明天要给梅哈尔博士做手术,我怕你把富贵儿给灌多了。”郑仁没有意外,淡淡的说到:“富贵儿又不是你或是常悦,再说,明天极有可能需要你上台。”

    “老板,今天的解剖展示,太帅了简直。我找人做后期,能当电影看。”苏云没搭理郑仁说的上台的事儿,而是笑眯眯的显摆着。

    他的语气没什么改变,但是郑仁能感受到那股子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兴奋。

    真的有这么厉害么?郑仁不了解。

    就算是能当电影看,他也没有兴趣。整个关键过程都了然于胸,剩下的都是不断渲染而导致最后情绪的发泄而已。

    郑仁是理智的,这种烘托、渲染对他来讲没有丝毫意义。他要的,只是成功。

    从一个成功走向下一个成功,一直到最后。

    “真是无聊的人啊。”对于郑仁的冷漠表现,苏云没有丝毫意外,“以后讲课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行啊。”郑仁很开心。

    讲课什么的,最无聊了。

    “云哥儿,明天的手术,老板说要你当助手,我上不去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有些沮丧的说到。

    “怎么了?”苏云见郑仁毫无兴趣,也有些无聊。一拳打在空气上,软绵绵的不着力,特别难受。

    “梅哈尔博士要当助手。”教授说到。

    “哦?他还能穿铅衣么?做什么?昨天收的TIPS手术的患者么?”苏云随口问道。

    “不,是给他做手术,他要当助手!”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挥舞的手臂,如此夸张。

    “……”苏云结语。

    这特么的也太夸张了吧!

    自己才走了一个上午,下午都没过去,就要做这种作死的事儿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手术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真熊初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熊初墨并收藏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