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仁和苏云闲聊几句,便出门吃早饭。

    盖德·穆勒教授这面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悲催的助手一早天还没亮就跑出去,也不知道在哪掏弄了一整个新鲜的肝脏,还要拿回来,血淋淋的做核磁弥散。

    在开始教学前完成一切准备,辛苦的一逼。

    小大夫、助手,必然要做一切杂活,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什么时候能熬成大手,那就可以使唤别人了。大家都是这么熬出来的,谁都不例外。

    当郑仁来到示教室的时候,新鲜的肝脏已经摆在讲桌上,而解剖器械却并不多,只是一些临床常见的工具。

    盖德·穆勒教授看着调试好的影像系统和桌子上散发着血腥味道的动物肝脏,很满意。

    郑医生这回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了吧。

    他对接下来的讲课充满了期待,尤其是昨晚看了那两段手术录播之后,更是如此。

    在海德堡做的救火手术,证明了郑医生水平到底有多高。而那堂教学直播手术,则能看出来和自己水平相近的史密斯博士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经过一夜的痛苦挣扎,盖德·穆勒教授最后还是做出一定要接受止血钳子洗礼的决定。

    只要能提高自己的手术水平,不让鲁道夫落的太远,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虽然他知道,鲁道夫·瓦格纳很可能以后不会留在海德堡了。但要是不进步,就会被淘汰,盖德确信这一点。

    看着充满了血色的动物肝脏,看着给肝脏做的核磁弥散,他充满了期待,很满意。希望郑医生也会满意,盖德·穆勒教授心里分外安稳。

    大门被推开,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先走了进来。

    他环视四周,像是一只雄狮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但只有1秒钟,教授随即弯下腰,极为优雅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翻脸要比翻书还快,动作娴熟至极,自然而和谐。

    郑仁随后走了进来,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手里拎着一个银白色的箱子。

    盖德·穆勒教授连忙一路小跑来到郑仁面前,笑着伸出手,想要帮郑仁拎箱子。

    “不用。”郑仁很敷衍的露出笑容,淡淡说道,随后拎着箱子来到讲台上。

    盖德·穆勒教授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动作哪里不符合东方人的行为习惯。

    本来苏云想要帮他提,但郑仁却根本不松手。这货对这个箱子、以及里面的各种器械极为喜爱。到了骨子里面的喜爱,一刻都不想放开。

    只是做解剖而已,不用特殊消毒,银白色的箱子有些冰冷。

    打开箱子,盖德·穆勒教授一下子愣住了。

    这里面百余把手术器械,应有尽有,让人看着眼花缭乱。与此相比,他给郑仁准备的解剖器械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都是什么啊,怎么会这么齐全?

    难怪要做解剖演示,原来是这样,盖德·穆勒教授心里有了自己的判断。

    外科医生和赛车手一样,尤其是有追求的外科医生。各种器材都是订制的,最符合自己的手术习惯,能发挥出来最强大的技术水平。

    能外科与介入双精通,真不愧是被上苍亲吻了双手的男人,盖德·穆勒教授心里赞美着。

    郑仁挑选出一个刀柄,和苏云说到:“这个刀柄以后单独保存吧。”

    “老板,手术器械是消毒的,你不会觉得做了解剖就不能给患者做手术了吧。”苏云讥诮的语气听起来让人想要打他一顿。

    不过郑仁都习惯了。

    “知道,但以后估计会有很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手术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真熊初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熊初墨并收藏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