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了哈士奇了,白潇潇这个家伙,事情办到一半就跑路了,留下烂摊子让我收拾,差点没把爹吓死。”

    幽暗的天幕下,几盏灯火悬在十几米高的建筑墙体上,犹如驱散幽昧的明火,使得原本漆黑的工地出现了几个反射着光影的角落。而位于光影与光影之间,却有一片灯火照不到的地方,此时有一个人骂骂咧咧着,正一边打着一盏手电,一边快速地穿梭在各类建筑材料堆砌的狭小通道间。

    这个人正是王泉,只见他一路骂骂咧咧,满口的碎碎念,却是快速地朝着5号楼方向赶去。

    从他对白潇的称呼是喊出她的全名不难看出,先前白潇的突然离去让他充满了残念。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一道情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身旁忽然出现了一道暗红色的身影。这道身影一半隐匿在灰暗中,一半却曝露在光线下,身上艳红的嫁衣看上去分外引人注目,是一张看上去二八年华的清秀女子面孔。

    “诶,算了算了,这不关你的事。”王泉反应过来,对着一个劲道歉的女鬼说道。

    “梦雨,你说的那个女鬼真的在5号楼吗?刚才的动静就是她造成的?”王泉狐疑地问。

    女鬼面色一正,认真道:“芸竹姐姐就在5号楼,我们必须赶紧过去,迟了就来不及了。”

    王泉点点头,对于名为“梦雨”的女鬼所说的话,他多少还是相信的。据梦雨所说,真正干扰现世的鬼怪是那个被她称为“芸竹姐姐”的女鬼,而梦雨不过是她麾下的一个“小鬼头”罢了。

    当然,虽然是小鬼头,但梦雨和芸竹并非隶属关系,要说具体什么关系,大概用情如姐妹来形容更加恰当,总之梦雨这个女鬼之所以能够存在,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芸竹的缘故。

    “哎……”王泉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了,“梦雨,我能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轻柔的声音响起,梦雨一副恬静地漂浮在王泉的身侧。

    王泉回头看了梦雨一眼,这个女鬼生前应该是一名纤瘦窈窕的女子,初看之下颜值相当高,即便成了女鬼,除却面色稍微有些苍白外,娇柔妩媚之色却也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些怜爱。

    “当初你是怎么死的?”

    “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出了车祸,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变成鬼魂了……”

    梦雨歪歪头,眉头轻蹙,似乎对自己如何成为鬼魂的过程没有太清晰的印象,反正她只记得自己生前的最后一幕是一辆红色的大卡车飞驰而来的景象。

    “醒来后我就在这里了,当时这里还没有规划要建小区,是一片长满茅草的小山包。我听芸竹姐姐说,这个小山包原来是她的坟呢,她是大户人家出身,年纪轻轻就殒命了,家里人老伤心了。”

    梦雨絮絮叨叨地说着,王泉不由腹诽起来:你死的时候也年纪轻轻的,家里人肯定也老伤心了。

    “嗯,到了!”

    前面就是5号楼。

    此刻天台上紫黑色的雾气愈发浓烈,不时有电闪雷鸣在烟雾中闪现。

    “这是要渡大劫了啊……”王泉抬着头,呢喃地自语着。

    梦雨也停止了她的唠叨,飘在半空抬头望了望5号楼,俏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变身非常大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永恒炽天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炽天使并收藏变身非常大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