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仇?这个……”

    葛青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又摇头道:“是有一个,但不是结仇,只是职场矛盾。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总不会还记着张好吧……”

    “是谁?是男是女?你详细说一下,知道多少说多少,不要有任何隐瞒!”

    何晓丽细眉一挑,似这样重大的案件,只要是可能的作案对象都需要排查,时间长短并不是主观因素,譬如之前的汪净沙,事情都过去了三年,他不依旧是耿耿于怀?

    对于心胸狭窄、念头不通达的人,哪怕是一点可有可无的小矛盾,他都可能记上一辈子,更何况有可能结仇的事?

    “是、是女的,她叫阮荷。”

    葛青点了点头,皱起两条并不搭配的羽玉眉,很诚恳地说道:“这个阮荷和我们年岁差不多,之前也是那渣男的助理……”

    “林似平?那这个阮荷与林似平之间有没有暧昧关系?”单月柔敏感地注意到了这点。

    “怎么可能。”说到这葛青自己都笑了出来,“阮荷两年前就结婚了,而且……”

    “而且什么?”单月柔疑惑道。

    葛青有些纠结,犹犹豫豫道:“这算是她个人的吧……就是阮荷……平时打扮的确实很漂亮,但那都是假的,她就是脸型好很会化妆,真卸掉妆,反正就是、就是不能看……”

    “很丑吗?”肖然抬头,深邃地眼睛直视着葛青。

    从张好被揭去面部皮肤这一操作来看,如果是阮荷因为嫉妒张好有一张极美的脸蛋,再加之工作上的矛盾,从而花钱使别人毁掉张好的容貌,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若是这样,把脸皮埋在无患子树下又该作何解释?

    是那棵树对阮荷有重要意义?或是阮荷害怕自己的报复引来张好灵魂的纠缠,想借那棵树镇压心中的不安?还是凶手自作主张?

    又或者是,阮荷是无辜的,她心中并没有报复的念头?

    葛青看着肖然的面庞一阵呆滞,连忙低下头,捂着乱跳的心房,小声道:“其实也不丑,就是脸上有坑印和瘀斑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好看,很别扭。”

    “那你继续说,这个阮荷与张好之间的事。”何晓丽微微颔首道。

    “她们,她们其实就是利益之争吧……”

    葛青话里语气并不肯定:“我们助理的利益是和主管的业绩挂钩的,主管业绩好,我们助理的收入就多,但主管的个人资源也有限,开拓资源也不是简单的事,所以平时分到助理这一块的提成就那么多。

    本来这些提成都是阮荷一个人的,然后突然多了一个张好,你们想想,阮荷的收入肯定大打折扣,她肯定也不情愿啊。”

    “但结果是,最后走的是阮荷,而不是张好这个新人。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何晓丽问道。

    “这点我并不清楚,我和张好不在一个部门,不过当时张好工作确实挺拼的,和阮荷只是工作上的矛盾,也不是矛盾吧,就是冷面战。

    而且最开始,张好可能也考虑到了她的到来会让阮荷利益受损,所以她拼命的帮林似平拓展资源,算起来也并没有怎么损害阮荷的利益,但两人就是处不到一块。”

    葛青回忆道:“后来张好一转正,阮荷就辞职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不是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我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唐并收藏我不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