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女巫艾达

    于28年2月28日

    字数统计:12756

    转眼之间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安老师今天穿了一条玫瑰色纱裙,浅粉色高

    跟鞋,俏脸上涂了桃色胭脂,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似的。可是深谙世事的脸上,

    却无论如何装不出黎晶那种清纯可爱的表情。班里有几个把安老师视作女神的男

    生贪婪地望着她的裙底,只有我知道,那裙子下面裹着一张尿布。

    「我现在把试卷发下去,请大家认真答题。」安老师给大家发着试卷,黛眉

    轻皱,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我知道这个母猪又被尿憋得不行了。

    我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位置,靠近垃圾桶。这个角落是安老师

    以前特意给我安排的「专座」,此时却成了她的噩梦。

    试卷一到手,前面的同学便奋笔疾书起来。安老师趁前面同学专心答题不注

    意她的时候,走到后排我的座位旁边,撅起了屁股。这是我给她立的规矩——想

    排尿时,就要这样做。

    我可不想就这样满足这个骚母猪的要求。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修

    长的大腿,然后轻轻脱下了她的尿布,揉了揉她白嫩柔软的屁股,又从文具盒拿

    出一支又细又长的铅笔,插进她的骚穴。

    「走到讲台上去,夹紧骚逼,不许把铅笔掉出来。」我在安老师耳边轻声说。

    安老师桃色的脸更加红了,努力夹紧双腿,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讲台走去。

    我望着那诱人的背影,打开了震动模式,跳蛋在她的阴道内震动着,铅笔点

    点向下滑。安老师惊慌地站住了,两条美腿抽动着,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像夹着

    一条尾巴。她艰难地一小步一小步向前挪动。快要到讲台的时候,我又打开了淫

    水模式。安老师的骚穴中立刻充满了淫水,变得滑溜溜软绵绵的,完全夹不住铅

    笔。

    当她一只脚跨到讲台上的时候,一支沾着大量黏滑爱液的铅笔从她的双腿之

    间掉了下来!

    看到安老师的窘态,我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更可笑的是,这个蠢女人

    一着急,居然弯下腰去捡起了地上的铅笔!她的玫瑰色纱裙并不长,这样一来,

    半个流着水的肥屄就撸了出来,呈现在全班同学的眼前。

    好在很多同学都还在思考题目,没时间观看安老师的走光。可是周围坐的几

    个男生都已经注意到了这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安老师看。

    「认真答题~盯着我干嘛呀~」安老师回过头,脸红到了耳根,开口训斥盯

    着她看的学生。可是,她的声音在下体强烈刺激的作用下,变成了妩媚的撒娇声,

    听得几个同学心都酥了。愣了好一阵,才想起现在还在考试,低下头继续答题。

    安老师看到同学们得注意不在她身上,又急急忙忙地走到我身旁。我将一只

    手伸进她淫水泛滥的蜜缝里玩弄。这两个月里,安老师被我日了无数次,屄都有

    点松了。我很轻易地就插入了三根手指。我用手指刺激着安老师最敏感的蜜豆和

    g点。安老师紧紧咬住自己花瓣一样的粉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一双大眼睛可怜

    兮兮地望着我,充满了哀求。

    「主人,柔柔母猪受不了了,柔柔母猪憋不住她的骚尿了,求求主人开恩,

    让柔柔母猪尿在尿布里吧。」安老师抱住我,在我耳边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小声

    乞求。

    发佈.

    .com

    我这才给她裹上尿布。安老师很乖地对我撅起屁股。当我按动遥控器的那一

    刹那,只听「哗啦」一声,安老师终于尿在了尿布里。她闭上了眼睛,呼吸声一

    点点放松了,纤长的睫毛因为舒服而颤动着,享受着排尿的快感。看着她一脸惬

    意的模样,可我还不肯让这个贱货就这样解脱。

    「把尿布脱了,贴到后面黑板中间。」我命令道。

    「啊?」安老师惊讶地看着我。

    「快脱。」

    「你、你真是个魔鬼!」安老师对我怒目而视。

    我把手伸进桌肚,拿出遥控器对准她。

    「我脱就是了。」安老师无地自容地低下头,脱掉了刚尿完的湿漉漉的尿布,

    贴到了黑板中央。扫黄的尿液还在不断从尿布上滴下来。

    考试结束后,这块尿布立即在班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同学们围住了后黑板,

    看着那块尿布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人啊,这么大了还憋不住自己的尿,要裹着尿布,羞死人了~」

    「关键是这个尿裤子的傻逼居然会在教室里换尿布,真的是不知羞耻!」

    「要是个男的,一定是个智障,要是个女的……一定是个婊子。」班里一个

    学习吊儿郎当的富二代说道。

    「为什么是个婊子?」他女朋友问。

    「因为……人家的屄被操多了,才夹不住尿的嘛。」富二代一本正经地解释

    道「你真坏!嘻嘻~」女朋友的脸红了,富二代却不以为意,不顾女朋友挣扎,

    把手伸进她衣服里乱摸了一阵。

    讲台上光着屁股的安老师听到学生们的嘲讽,又羞耻又愤恨,流着眼泪跑出

    了教室。

    而当她回到家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一份离婚协议。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这两个月里,我没有看到她和李校长有任何一次性行为——自从她把大便喷

    在李校长嘴里之后,李校长有了心理阴影,再也不碰她了。然而,安老师是无论

    如何不会同意离婚的。有了李校长这棵大树,她才可以衣食无忧,可以傲慢无礼,

    可以仗势欺人。没有了李校长的钱和地位,她就失去了依托,还会丢掉工作,成

    为一个没人要的废物。

    「老公……不要……我不想离婚。」安老师可怜巴巴地望着李校长,带着哭

    腔说。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不会再碰你的。」李校长冷冷地说。

    「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抛弃柔柔!」

    「滚吧。」李校长推开她。

    安老师跪在地上,抱住李校长的腿,放声大哭起来:「呜呜……我不要离婚

    ……不要……你以后可以去找别人,可以和任何女人上床……也可以不碰我…

    …呜呜……只要不离婚,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什么都答应?真的吗?」李校长突然回过头,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安老师的

    下巴把她哭泣的脸抬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她。

    「嗯!」安老师点头如捣蒜。

    「来,坐下,咱们慢慢说。」李校长用手揩了一下安老师的眼泪,让她坐到

    沙发上。屏幕前的我和马小川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疑惑,不知李校长葫芦里

    卖的什么药。

    发佈.

    .com

    「小安,你看,上回乔书记来咱们学校视察,是你接待的他。他后来跟我一

    个劲儿的夸你呢,说你长得又漂亮,嘴儿又甜,胸大皮肤白,屁股又翘……」

    「老流氓!」安老师条件反射似的说。乔书记虽然长得不丑,位高权重,却

    已经六十岁了,说安老师是他女儿都有人信。

    「小安!怎么说人家领导呢?乔书记也是你说的?人家是咱们的衣食父母,

    还表扬你,你还不领情?你这女人真够蠢!」李校长怒斥着安老师。

    「额……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安老师连忙道歉。

    「呐,你看,过几天就是乔书记的儿子乔松结婚的日子,他也邀请了咱们。

    到那天,你穿的靓丽一点儿,好不好?」

    「老公,你的意思是……」安老师明白了李校长的意图,惊诧之余难免有些

    伤心。

    「到时候,我给你们在五星级酒店开个大床房,婚礼结束之后,你在大床房

    脱光衣服,洗干净等着。我去邀请乔书记来酒店休息。这可是让乔书记给咱们学

    校增加教育经费的好机会啊!」

    「可是……我不想……」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就可以不离婚。如果不答应,趁早把这个签了。」

    李校长把离婚协议拍到桌子上,起身走了,留下安老师绝望地躺在沙发上哭

    泣。

    「李校长真狠!你说,这母猪会答应,让乔书记日她吗?」我问马小川。

    「当然答应,本来就是个骚母猪,只要不离婚怎么都行。李校长这老货…

    …那笔教育经费到了,绝对要被他贪污了。」马小川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第二天,安老师就向我提交了一份。

    是我给安老师规定的,想要控制自己排泄时要提交的东西。

    为了不在和乔书记滚床单的时候失禁出丑,安老师要保证自己在乔松婚礼那

    天控制自己的排泄。申请书内容如下。

    敬爱的主人谷宇:由于先前的淫乱行为,柔柔母猪现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排泄,

    经常尿裤子,还经常把大便拉在裤裆里,让自己一身骚臭。

    柔柔母猪近来异常淫荡,骚逼情难自已,想要像婊子一样光着屁股,享受乔

    书记大肉棒的操捣。可是由于失禁,母猪不敢贸然前往,希望主人可以帮助柔柔

    母猪,让柔柔母猪能够控制一天自己的排便。母猪跪谢!感激不尽!

    此致,敬礼!

    您永远的母猪、尿壶、肉便器:安柔柔想到安老师羞耻地在纸上写「此致敬

    礼」的模样,我笑出了声。

    「母猪,你这个文件嘛,我还要考虑考虑再批准……」

    「主人,求你了,只要你答应让贱货母猪自由大小便,母猪愿意喝您的尿,

    给您舔鸡巴,什么都愿意……」

    「安老师,你记得我爸我妈么?」

    「主人,母猪知道错了,母猪知道错了……」一想起她欺辱我父母的样子,

    安老师就惊恐万分,知道我又要开始折磨她了。

    「这不是放假了吗,你跟我回家,去和我父母道歉去。」

    「好好好……」听到这个不算过分的要求,安老师松了口气,忙答应下来。

    第二天,我带着安老师到了去我家的长途汽车站。我们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

    大巴车。车上净是些进城打工、又没挣到钱的乡下人。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一

    看就是好几天没洗澡了,有的人还脱了鞋在座椅上睡觉。整个车里有一股浓浓的

    酸臭味。安老师的白色衬衣、黑色短裙和光滑的丝袜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母猪,你以前不是嫌我身上有汗臭味嘛,你闻闻这里这个味道怎么样?」

    「咱们非得坐这辆车嘛?」安老师皱着眉问我。

    「不然呢?让你老公开车送你?」我反问道。

    安老师一脸嫌弃地捏着鼻子上了车,坐在我旁边。这车的座位一排三个,我

    在最左,安老师在中间,她右边坐了一个胡子拉碴、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他一

    上车便脱下鞋子,把脚放在座位上,用手抠下脚上的泥垢,扔在地上。

    「你捏着鼻子干啥,嫌弃我们村里人?」

    「没有没有……」

    「给我深呼吸!」我掐了一下安老师的屁股,命令道。

    安老师可怜兮兮地看了我一眼,咬住粉唇,慢慢张开小巧的鼻翼,一点一点

    地把这股酸臭味吸进肺里。

    「呕……」这股浓烈的味道让安老师忍不住想吐,可是在我这个主人面前,

    她又不敢,她强行捂着嘴,把胃酸咽了回去。自己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别吐!你再多吸几口,一会儿就没事了。」我把手伸进安老师的上衣,抓

    着她的胸部安抚她。

    「呼……」安老师深深吐了口气,又乖顺地深吸了几口。

    「怎么样,还觉得恶心嘛?」

    「好多了。」

    「就像你教我们的那句话:久而不闻其臭,即与之化矣。等你下了车,你也

    成立个浑身酸臭的母猪了。」我嘲讽道。

    发佈.

    .com

    缓过劲儿来的安老师闭上眼睛躺在座椅上,任由我的手在她肥美的乳房上来

    回揉捏。安老师d罩杯的胸部柔软又富有弹性,因此她是班里好多男生的意淫对

    象。如果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们知道他们的女神正坐在去往农村的破大巴上,闻着

    刺鼻的脚臭味,被我不停摸着奶子,他们大概会马上疯掉吧?

    我用手挑逗着安老师软绵绵的乳晕和乳头,渐渐地,安老师的乳头在我手上

    变硬、翘了起来。我们只遥控了她的下体,没有对乳头做任何改造,现在,樱桃

    般翘起的乳头说明安老师的性欲正一点点被我激发。也难怪,毕竟她和老公好久

    没有性生活了,而我对她的调教也以羞辱为主,没怎么干她。

    「母猪,你发情了?」我把嘴凑上去,在她耳边说。安老师没有说话,红着

    脸把头扭向另一边。我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捏着她敏感的乳尖,不一会儿,安老

    师就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右边脱了鞋的中年男子听到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安

    老师无奈,又把头转向左边看着我。经过这两个月的调教,她看我的眼神里已经

    没有厌恶和反抗,只剩下顺从。

    「你右边那个大叔对你很感兴趣,你去勾搭勾搭他。」我说着,推了安老师

    一把。毕竟有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得找点儿乐子。

    自从被李校长出卖之后,安老师就放弃了作为人妻的矜持和贞操。可是,眼

    前这个肮脏邋遢的农村大叔显然不是她想要的出轨对象。安老师一脸为难地看了

    一眼那个大叔:「可是……他好脏啊。」

    「你敢嫌我们农村人脏?小心一会儿我让你拉在裤子里,看你俩谁更脏。」

    「……好吧,你要我怎么勾搭他?」安老师一脸认命的表情。

    「贱货,怎么勾搭男人,你心里没数吗?」

    安老师想了想,解开了衬衣上面的几个扣子,假装睡着了,把头靠在大叔肩

    膀上。大叔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不知所措,一抬眼,就看见了安老师衬衣里两个

    又大又白的奶子,深深的乳沟和紫色的蕾丝胸罩。大叔目不转睛地盯着安老师的

    胸看,安老师继续装睡,又用她的小脸在大叔身上来回蹭着,像只小猫似的,时

    不时眯起眼睛偷偷看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示意她继续。

    「啊……嗯……」安老师在大叔耳边呢喃着,假装是梦中呓语。大叔看起来

    也是个老实的庄稼人,以前哪遇到过这种事儿?此时魂儿都快被她勾去了。他如

    履薄冰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搂住了安老师的纤腰。那只手刚抠完脚,指甲缝里还

    有他脚上的泥垢。我看得暗笑。

    「刺——」

    正在大叔快要硬起来的时候,大巴车到了中间的一站,司机来了个急刹车。

    安老师的头磕到了椅背,她吃痛的叫了一声。大叔见安老师醒来,尴尬得要

    命,怕安老师骂他耍流氓,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

    「对对对不起,你刚才睡,睡着了,俺不,不是故意的,俺下下下去抽根烟。」

    大叔说完,不等安老师反应,逃也似的跑下了车。

    「嘻嘻……」看着大叔面红耳赤,语无伦次的样子,安老师竟然捂着嘴偷笑

    起来。这也难怪,这段时间,她在家什么都得听李校长的,在学校里又完全由我

    这个主人控制着。此时看着这个傻乎乎的男人被自己捉弄,她感到一种变态的满

    足。

    「这就可以了,到此为止吧。」我对她说。

    「啊?可是我们还没有……」

    「我让你勾搭勾搭他,又没让你睡了他。这样就够了。」

    「知道了。」安老师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

    「当然,如果你自己发骚愿意让他干一顿……我也不拦你。」我盯着安老师

    的脸,戏谑地说。我知道,这个原本轻浮放荡,又长时间没有性生活的女人已经

    饥渴难耐了。

    这时候,大叔回来了,车也继续前进。安老师只犹豫了几秒钟,就笑着和他

    搭讪:「大哥,你抽完烟了?要不要吃个润喉糖?」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颗糖,

    亲手喂进大叔嘴里。

    「谢、谢谢大妹子。」大叔含着甜甜的润喉糖,连忙道谢。

    发佈.

    .com

    过了一会儿,安老师又闭上美目,伸出一条穿着丝袜的美腿,插入大叔的两

    条腿中间,脸上带着一丝浪笑。大叔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会儿,忽然把手

    伸进兜里,掏出一把钱开始数。这把钱有硬币有纸币,最大的是十块钱,统共加

    起来超不过五十。

    大叔数了三遍,才战战兢兢地叫安老师:「大、大妹子?」

    「嗯,怎么了?」安老师看到大叔数钱,也有些奇怪。

    「俺身上只带了这、三十八块六毛钱,你看能不能……能不能……让俺弄一

    次?」看来,这个大叔把安老师当成野鸡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安老师的脸一下子冷下来,瞪着那个大叔。

    「你、你不是……」大叔得知安老师不是野鸡,羞愧得无地自容,「可可可

    你这……」他指了指安老师的腿,那白皙的大腿还搭在大叔腿上。

    「嘻嘻,大哥,我看你长得帅,就给你弄一次,不要钱。」安老师忽然露出

    温柔可爱的笑容,伸出手搂住大叔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说道。

    「真的?」大叔受宠若惊,摸了摸自己早已被岁月磨砺得沧桑的脸颊,和沾

    满污物的胡茬,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安老师抓住大叔的脏手,放在自己那对儿白奶子上:「你说呢?」

    安老师又对大叔耳语了几句,大叔走进了车上的卫生间。安老师起身准备跟

    进去,被我一把拉住。我盯着安老师的脸,像不认识似的打量着她。

    「操,我知道你骚,没想到你tm能骚成这样。两个月不干,憋着你了?」

    安老师没说话,脸上的神情宛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贱货。去吧去吧。」

    安老师跟大叔去了好一阵还没回来,我忍不住走到厕所旁边。大巴上的厕所

    门有些歪,露出一点缝隙。我从缝隙里观察里面的两人,看到安老师正撅着屁股,

    露出肥美的肉穴,用纤纤素手抓着大叔的肉棒,插入自己的身体里。大叔背对着

    我,可以看出他对这次艳遇很享受。

    「哈……喝,太舒服了!大妹子,你的逼真舒服,啊啊……」

    「嘻嘻~大哥,我水儿多吧?再插深一点儿,嗯~」安老师晃着大屁股,双

    腿靠拢,阴部收缩,一下一下夹着大叔的肉棒。

    「啊啊,别夹,别夹,太舒服了……哎呦!大妹子饶了我吧……」

    安老师看到大叔魂不守舍的样子,十分得意,夹的更起劲了。大叔在安老师

    背后不断抽送着,安老师还嫌他插得不够深,让大叔抱起她的一条腿。大叔又黑

    又粗糙的手在安老师光滑的大腿上捏着,把她的一条腿抬的高高的。

    正在这时候,车上的一个醉汉要上厕所,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人出来,急得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被遥控的美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女巫艾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巫艾达并收藏被遥控的美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