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olui

    2014年7月12日

    字数:23000

    边不负看着眼前这个傲立虚空之中,浑身带着非人气息的中年男子。

    邪帝向雨田!他从晋末就已经成为魔门顶尖高手,在边荒集与绝对剑圣燕飞

    争雄,距今已经二多年了。

    但他居然还活着!?竟然活了两多年!?边不负眉头紧皱,缓声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竟然知道我的灵魂是穿越而来,那你

    现在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是的,便是已经跨入破碎境的边不负,也把握不到现在的向雨田到底是什么

    东西。

    他身上根本没有一个生物应有的特征,若不是亲眼看见,灵觉上根本就映照

    不出他的存在。

    他就像是和这片虚空融为一体,在这天地之间的缝隙中放逐了时间与空间,

    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认知。

    向雨田那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生气,他叹了口气,道:「你能穿越

    至此,本就是因为我,所以你的一切我都是清楚的。」

    边不负哼了一声,道:「真的么?这方天地所能容纳的极限就是天人境,便

    是我现在刚刚跨入破碎,已经感到天地间的排斥力,只怕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迫

    破碎离开。只是,就算破碎巅峰,也绝对做不到让人灵魂穿越位面这样的事情,

    你凭什么?向雨田,你最多也不过是破碎境而已。」

    向雨田微微一笑,继续用淡泊的声音道:「在这方世界的向雨田,确实是办

    不到的。」

    边不负一愣,追问道:「什么意思?」

    向雨田转过话题,问道:「既然你已经感受过这方天地对破碎境强者的排斥

    ,那你可知道,在你破碎虚空,离开这个世界后,会到达什么地方?」

    边不负用深沉的目光看着向雨田,沉声问道:「请邪帝为我解惑。」

    向雨田那深邃幽远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回忆,缓缓道:「燕飞由于要带着两个

    妻子一起破碎,所以在天人巅峰足足卡了一甲子,说起来,那个时代第一个成功

    破碎的反而是我。嘿嘿,待我真的走出去后,才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竟是如

    此的悲哀。」

    边不负不禁追问道:「悲哀?」

    向雨田点点头,道:「你既然是穿越来的,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

    叫做大唐双龙传的世界,而边不负也罢,向雨田也罢,不过是这部小说中的人物

    。」

    边不负冒出了冷汗,轻轻的点了点头。

    向雨田继续道:「我破碎离开后,到达了另一个世界,就是你穿越前所在的

    那个21世纪的地球,无数强者所公认的——世界。」

    边不负真是目瞪口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向雨田又道:「当然,我并没有在你那个世界的现代会出现过,因为,我

    刚一到达,便被一股伟大的力量所捕捉,进入到另一个独立空间中,看到了世界

    的真相。」

    说到此处,向雨田自嘲一笑,道:「原来,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一个伟大

    存在的玩物,神的玩物。」

    边不负打了个激灵,脱口而出:「神!?无限恐怖!?」

    向雨田笑了笑,摇头道:「有点类似,但这个神却比无限恐怖的那个恐怖

    片神要强大可怕得多。神存在于世界,而其他的世界,包括我们这个大唐

    双龙传世界,便是世界的附属位面。用途就是为神的轮回战士试炼的场

    地。」

    他继续道:「有点类似于无限恐怖,我成为了低级轮回者,开始被迫在一个

    又一个的世界里面轮回,挣扎求全。」

    边不负此时稍微冷静了一些,不禁问道:「低级轮回者!?你身为破碎强者

    ,竟然只是低级轮回者!?」

    向雨田淡淡一笑,道:「神的附属位面分为低级、中级、高级三种,而大

    唐双龙位面,只不过是一个低级的位面,从这个世界出去,自然是低级轮回者,

    属于物理侧的低级轮回者。轮回者有的来自武侠世界,像我那样的,有的出自可

    以使用奥术或魔法的世界,有的出自利用科学解析规则的世界,当然,任何世界

    都是分低级、中级、高级,同级的世界,还划分低阶、中阶、高阶。比如大唐双

    龙传位面,就属于低武高阶位面。」

    信息量太大,边不负一时之间都不禁有些晕乎乎的。

    向雨田道:「在各个轮回世界中挣扎,却是要不停和其他轮回者争斗,我算

    是低武位面的巅峰强者了,但,要是碰上一个中武或中魔等级的轮回者,却根本

    不是对手。中武强者的武技一拳灭城,中魔强者的魔法移山填海,哈哈,若是中

    级位面的巅峰强者,更是强得如同神话一样。」

    边不负不禁为知目眩,一个庞大而恐怖的未知世界正在他面前慢慢展开。

    向雨田继续说着:「至于高级位面的强者,我都未曾见过,但在轮回者中的

    传说是,到达高级的强者,甚至具备轻易毁灭星辰的力量。如听说过一个名叫玲

    珑仙尊的巅峰强者,来自高级高阶的仙侠世界,便是用一条头发创造的化身,也

    有移星换月的伟大力量;又听说过一个叫密斯拉的,号称魔法女神,能让一切中

    级与低级的轮回者借用她的力量来施展法术。」

    这两人的名字边不负也听过,分别来自永生与费伦,他问道:「那这神的

    目的是什么?集中各个位面的强者为他战斗,总会有原因吧?」

    向雨田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我的级别还接触不到那个层次

    的秘密吧。」

    边不负转过话头,问道:「那么,既然你已经破碎离开,那现在在这里又是

    怎么回事?我穿越又是怎么回事?」

    向雨田却叹了口气,问道:「你觉得,大唐双龙传的小说,与我们这个世界

    ,是什么关系?」

    边不负若有所思,但还是摇摇头。

    向雨田露出悲哀的表情,用低沉的声音道:「我也是过了很久才明白,真相

    原来是这样的。世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一个不断发展的世界。而所有附属世

    界,都是不完整的世界,都是由世界的影响所产生的。哼,一念一世界,可能

    是世界的人随便一个念头,一个梦,便会出现一个附属位面的雏形。而神便

    会透过他影响力的投射,让世界的人会完善附属世界。」

    边不负的声音颤抖起来:「你是说,世界的人写小说,拍电影,制作游戏

    等一切行为,都是在创造附属世界?」

    向雨田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就如黄易写《大唐双龙传》也罢,写

    《边荒传说》也罢,那些所谓灵感其实就是神力量的投射。当他写大唐双龙传

    之时,我们这个大唐位面也随之一路完善,直至最后建立成功。」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更加深沉:「其实,我们这个大唐位面,整个时空都是

    在神的监控之下。祂可以随意截取这个位面任意一个时间地点来发布任务,供

    低级轮回者在这里试炼冒险。呵呵,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几乎每一个有名有姓的

    人物,都曾被纳入过神任务的目标,被杀的不知凡几。比如石之轩,便被经常

    列为任务目标,不知被轮回者杀过多少万次。」

    边不负额头冒出冷汗,问道:「那,那石之轩被杀,对这个位面总会造成巨

    大的影响吧?」

    向雨田用悲凉的声音道:「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我们这个位面的时间不是线

    性的,而是根本只是神手中的扯线木偶。神面前就像有一个控制我们位面的

    时钟,他可以随意拨动指针,让时间停留在某一个时间段,当轮回者完成任务后

    ,他便会如倒带一样把时间拨回去,那我们这个位面的所有人就会失去所以记忆

    ,状态变回神指定的时间点的状态,世界又会按照大唐双龙传小说的情节重新

    发展。」

    「所有人!我们这个位面的所有人都只是神手里面的木偶,只是用于试炼

    轮回者的道具!我们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甚至没有现在!你感到悲哀了吗?我

    们所有人,付出的努力,付出的汗水,付出的鲜血都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幻

    梦!所有人都像是扯线木偶般按照着早已设定好的情节在表演舞台剧!哈哈哈哈

    ,这是何等的荒谬!」

    「只是,我们没办法,神的力量强大得难以想象,别说我们这个卑微的低

    武位面,便是那些伟大的高武、高魔、高科、高修等一切各类位面都无法抗衡,

    一样像我们那般演着悲哀的舞台剧。若非神为了挑选轮回战士,留了一条缝,

    让那些可以达到世界容纳极限的人突破位面,这样的事根本没人知道。」

    边不负吞了一口口水,定了定神,问道:「那,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向雨田又道:「此事说来蹊跷,当我在轮回中晋级成为中级轮回者后,在一

    次任务中险死还生,连肉身都被毁灭了,便只余一点真灵逃脱返回神空间。只

    是,在返回神空间的过程中,却发生了意外,那时,神不知为何竟然失控了

    。我脱离了神的控制,那一点真灵便飘荡于时空缝隙里,几乎消散。幸亏那时

    我隐隐约约感受到自己出身的这方位面的联系,终于返回了这个大唐双龙位面。

    本来中级轮回者是不可能进入低级位面的,但由于神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竟让

    我进来了。只是我没了肉身,而远远超越破碎的境界又被这方天地排斥,所以只

    好躲在这个天地接点,位面时空缝隙之中。」

    「当我回到这里养伤后,发现神真的像是消失了,这方位面从开始到结束

    ,竟然一直没有轮回者进入这里冒险。」

    这时,边不负插口道:「这方位面结束?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向雨田答道:「结束后,整个位面便会重置,回到刚刚开始的时间点,重新

    把整个大唐双龙传的情节重复发生一次。嘿嘿,我在这里,已经看到过这方位面

    轮回重置超过一万次了。」

    说到这里,向雨田看了边不负一眼,道:「所以,我一直想改变这一点,想

    把这方世界真正脱离神的控制,让这方世界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未来!」

    他顿了顿,又道:「我伤愈后,虽然只余下真灵,但由于境界优势,勉强可

    以压制这方世界的位面意志,所以我与位面意志融,终于迎来了你。」

    边不负浑身一震,脱口而出:「什么!?」

    向雨田笑了笑,道:「世界与各个附属世界是相连的,偶尔,便会有世

    界的灵魂由于各种原因幸运的穿越位面壁垒,来到各个附属世界里,这便是灵魂

    穿越者。当然,分之九十九的灵魂在穿越后由于没有肉身凭依,会在短时间内

    消散,只有极少数灵魂在机缘巧下,占据了附属世界某个土著的肉体,存活下

    来。而你,正好是一个幸运的穿越了世界位面壁垒,碰巧来到大唐世界的灵魂

    ,而当时已等候了无数轮回的我,便抓紧机会,在你的灵魂消散前,帮助你投入

    到了边不负的身体里面,并用位面意志的力量,压制了边不负原本的灵魂,让你

    成功附体。」

    竟,竟然会是这样!?边不负望了望自己的身体,只觉得难以置信,问道:

    「为什么选择边不负这个人?你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向雨田道:「位面意志的力量我也只能勉强调用一点,压制边不负这个等级

    的土著已经是极限。不然,我肯定会把你投入到像石之轩,寇仲、徐子陵、李世

    民,甚至是杜伏威之类的人体内。可惜,只能选择像边不负这样武功勉强一流,

    气运也不是太强的的家伙。但边不负总比席应、尤鸟倦之类的人好吧,起码所能

    利用的资源要多得多。」

    「至于此举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你这个外来的灵魂,打破神所设定的情节

    ,让这方世界真正成为一个可以往后发展的世界,结束那令人绝望的轮回!」

    边不负露出被震撼的表情,默然无语。

    向雨田继续道:「是的,希望你打破那个已经重复万次,由佛门所支持的李

    世民成为皇帝的最后结局,幸运的是你没让我失望,终于做到了这点。」

    这时,边不负才像是回过神来,问道:「那么一直以来,帮我的人就是你了

    ?那本教我转移气运的书册,以及我遇险时拯救我的那个神秘力量,还有送来道

    心种魔大法,都是你的手笔?」

    向雨田点点头,道:「是的,都是我。引导你杀掉徐子陵,便让剧情的基础

    崩塌重要的一角,大幅削弱了神投射到这个世界的修正力量。至于那个转移气

    运的法子,倒是假的,有我支持,你的气运本就不弱于任何土著。当然,修正力

    量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调动一切可能性来抹杀你这个剧情毁灭者,比如梵清

    惠那次埋伏就是那样,若非我拼命耗光了所有积蓄的力量,把你临时硬拉入天人

    境,修正力量便已经成功把你诛杀,这方世界最终又会变成佛门支持李世民登基

    的结局。」

    边不负又问道:「那么和氏璧和道心种魔大法呢?」

    向雨田道:「和氏璧里面被我注入了一件奇物,乃是我在其它轮回世界冒险

    时偶尔获得的,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用途是可以帮助低级世界的人增

    强体质,以及承载力量。之前,我也是利用这件物件来时刻监察你的状况,不然

    ,一直在全力压制世界本源意志的我根本没有能力时刻注意你的情况,更别说在

    关键时刻救援你了。只是,在帮了你那次后,我积蓄的力量已经消耗完,就再没

    有能力时刻注意你了,幸亏你此后也是小心谨慎,终于克服所有的危难,成功来

    到我这里。」

    「至于道心种魔大法,也是我为了增强你的武功,希望你不要在未成功前夭

    折,所以让人把这本魔门最高秘笈送给你。若非怕违反基本规则,引起修正力量

    的强力反弹,我甚至想把不属于这方位面的中武武技传授给你,让你更有把握。

    」

    边不负恍然大悟,想了一想,皱眉道:「那么,现在算是成功了么?你召唤

    我来这里,又是为何?」

    说罢,他又从怀里掏出那把沙漠之鹰,问道:「这把手枪也是属于你的东西

    ?」

    向雨田道:「梵清惠亲手斩杀李世民,剧情便真正毁灭,再也不可能被修正

    ,我们已经成功打破轮回了。」

    说罢,接过那把沙漠之鹰,缓缓道:「而我召唤你来的目的,便是与这把枪

    有关了。哼,在不久之前,竟然有一批轮回者突破了位面壁垒,进入到我们这方

    世界。我把他们所有人转移到邪帝陵内,屠光了他们,这把枪,便是他们其中一

    人的武器。」

    边不负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你不是说神失控,这方世界已经独自轮

    回上万次了吗?那怎么可能会有轮回者进来?」

    向雨田露出苦涩的笑容,道:「那是因为,我已经压制不住这方世界的本源

    意志,神的力量似乎也恢复了一些,重新关注到了这方世界。呵呵,我本来这

    点真灵已是受到重创,终究不能完好如初,长年累月一直压制世界本源,消耗巨

    大,我已经撑不住了……」

    说到这里,他正色道:「所以,我拜托你一件事。希望你能代替我成为守护

    这方世界的神祗,让这里的所有人发展出不受神操控,完全属于自己的未来!

    」

    边不负不禁道:「我……我代替你?」

    向雨田继续正色道:「是的,我的真灵存在无数轮回,已经到极限了,即将

    溃散。所以,我要把一切的力量与经验传给你,你得到我的遗产后,便可以代替

    我压制世界本源力量,成为本方世界的真神,让本方世界在你的守护与注视下,

    发展出真正的未来。」

    边不负皱眉道:「但按照你的说法,这方世界已被神重新注意,那我们如

    何抵抗神的力量?」

    向雨田则道:「你放心,我从那批被我杀掉的轮回者记忆中得知,现在的

    神十分虚弱,根本没有能力强行收回附属位面。只要能压制附属位面的本源意志

    ,让祂不动联上神的投射力量,便没有问题了!」

    「你自己选择吧,是成为这方世界的神祗,随意享用这方世界的一切;还是

    成为神的低级走狗,在一个个轮回中挣扎!」

    边不负淡淡一笑道:「你花了这么多时间与心血,哪会容许我选择破碎去

    神那儿?」

    向雨田却苦涩一笑,道:「那倒不是,你已经是破碎境,可以超脱这方世界

    的阻碍了。而碍于基本规则,世界意志是绝不能对付本方世界破碎飞升的强者的

    。你若是一走了之,我便只好死心,等着真灵溃散后修正力量重新把这方位面轮

    回,返回神的控制体系内。」

    边不负默然一阵,终于笑道:「我明白了,那我接受你的好意,成为这方世

    界的神祗,守护这方世界的未来吧!」

    向雨田脸上露出喜色,道:「太好了!我的故乡终于有机会可以摆脱那悲哀

    的无限轮回!事不宜迟,我怕世界的轮回者又会进入,你现在就敞开灵魂,接

    纳我的一切,成为世界真神吧!」

    说罢,他的身体一阵模糊,然后浑身从内到外发出蒙蒙金光,最后整个身体

    消失不见,只余下一个闪烁着神秘金芒的光团。

    声音却从光团传来:「这就是我最后的一点真灵,你敞开灵魂接受吧,替我

    守护这方世界!」

    说罢,光团便飘了过来,没入了边不负体内。

    边不负敞开了身心,准备接受这位支撑这一方世界无数轮回的强者的一切经

    验和力量。

    顿时,边不负只觉得一股无比强大充满威压感的意识包裹着自己,散发着善

    意,十分的温暖,让他的灵魂如同沉浸于母胎的羊水般一样。

    向雨田的声音响起:「放松心神,我现在就引导你接受我的一切。」

    声音似乎带有着奇异的蛊惑之力,让人忍不住去相信,去接受。

    边不负似乎真的接受了,他脸上的神色变得茫然,全心全意的去和向雨田的

    真灵融。

    很快,那金黄色的光团便进入了边不负的灵魂之内,然后渐渐盘踞下来,并

    真正开始结。

    便在此时,边不负突然浑身一震,道:「不对!你!你是在吞噬我的灵魂!

    」

    金黄色的光团却发出了阴险邪魅的声音:「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

    现了,没关系了,本尊已经进入了你灵魂的内层,便是你反抗,最多也不过多花

    费些手脚而已。」

    边不负怒喝:「你!什么经验力量的传承都是屁话!你只是想夺舍我的身体

    !」

    向雨田在边不负识海内幻化出自己的形象,他本来毫无表情充满非人气息的

    脸上竟是露出阴狠恶毒的神态,背负着双手,呵呵笑道:「本尊等了好久好久,

    都不知道多少个轮回了,终于等到了一个破碎境的人来到这里。你知道本尊有多

    渴望吗?终于有强度可以承载本尊真灵的肉体出现。哈哈,别再作无谓的抵抗了

    ,乖乖把你那卑微的灵魂与本尊真灵融,本尊将会继承你的一切,哈哈哈哈!

    」

    边不负努力的抵抗着,只是向雨田那远远超越破碎境的真灵强大得难以想象

    ,使他的努力变成如同垂死挣扎一样。

    边不负怒道:「你!你不是说要让这方世界摆脱轮回么?但你夺舍了我的身

    体,又如何去压制世界本源意志!?」

    向雨田邪笑道:「我有了肉体,还压制世界本源干什么?难道你以为真的能

    打破轮回?神的控制力如果这么好摆脱,那些高武高魔的世界早就摆脱了!现

    时这方世界剧情脱轨,那整个位面将会以更加激烈的方式进行毁灭重生,相信你

    也感受过这方世界的破败气息了吧?哈哈,这个世界即将毁灭,并在虚无中重头

    开始!而我得到你的肉体后,则可以赶在世界毁灭重生前祭献整个大唐位面的所

    有生灵,利用他们惨死时的痛苦与绝望获取无上的力量,重新回到世界,纵横

    万千位面!」

    边不负惊道:「什么!?你要祭献所有生灵!?他们可都是与你同出一源、

    同一故乡的人啊,你竟如此狠心!?」

    向雨田露出迷醉之色,得意的道:「与神的万千位面相比,大唐位面不过

    是一个最简陋的小乡村,简就是皇帝和乞丐,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之前我已经在

    不断的冒险中攀上了中武层次,此次回去,定可晋级高武层次,成为大千世界里

    面的传奇!」

    边不负怒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罢,更像是运足了一切的力量去抵抗,无奈他的境界与向雨田差距太大了

    ,此刻又是纯粹灵魂能力的比拼,已被向雨田真灵侵入的边不负根本无能为力。

    似乎已经料到了最终的结果,边不负闪过一丝决然之色,狞笑着道:「狗东

    西,老子是着了你的道儿,你赢了,但是,想要老子屈服是别想!」

    说罢,他的身体泛起一阵不正常的红色,然后沉声喝道:「玉石俱焚,魔种

    自爆!」

    胜券在握的向雨田露出错愕之色,惊道:「不可能!我已经把道心种魔大法

    那段口诀删掉!你怎么会懂得魔种自爆!?」

    说话间,边不负体内那与灵魂密切相连的魔种猛的一震,先是像星云漩涡般

    转动,然后不断收缩坍塌,变成了一个肉眼难辨的小点,紧接着,那小点如闪过

    电芒般猛然一跳,接着,便在灵魂内产生了激烈的爆炸!伴随着边不负最后的嘶

    吼:「狗东西!一起死吧!」

    强大的魔种爆炸让整个灵魂千疮孔,边不负的真灵也在爆炸之后泯灭了。

    向雨田露出痛苦之色,刚才为了抵御魔种自爆使其不伤害到这具难得的肉体

    ,又让他剩余不多的力量损耗大半,不禁怒道:「混账!混账!若你不是灵魂灰

    飞烟灭!我定要把你的真灵用魔火焚烧万年,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呵呵,是么,这份大礼原来让你如此满意啊?」

    竟然是边不负的声音。

    向雨田面色大变,竟然发现在识海中,边不负的灵魂还存在!「不可能!你

    ……你怎么会有两个灵魂!」

    边不负此时的形象已经变回周文了,他笑道:「幸亏你不知道老子修炼道心

    种魔大法时已经练成了这一体双魂的技巧,不然想阴你一把还真是不容易。哼哼

    ,边不负的灵魂便还给你吧,现在控制这具躯体的,可是我周文!」

    向雨田冷静下来,脸色阴寒,缓缓道:「竟然能把两个本来已经纠缠在一起

    成为一体的灵魂分离,这真是我失算了。但若不是为了在佛门埋伏时救你而消耗

    了大量的力量,导致我没有了时刻监察你的能力,你是骗不过我的。」

    周文冷笑道:「本来我就觉得奇怪,你乃自私自利的魔门中人出身,又在这

    孤寂的地方苟然残喘了这么长时间,生存欲望本应无比强烈才是。但到了现在竟

    然说为了天下人献出自己的性命,造福世界,不嫌太搞笑了么?而且,你故意放

    在邪帝陵的那把沙漠之鹰,根本一点使用痕迹都没有,里面也没装填过子弹,哪

    个傻逼轮回者会用它当武器?只怕是你为了取信于我,骗我说什么轮回者降临,

    自己扔在那里的吧,哼!」

    向雨田点点头,道:「没错,什么轮回者进来都是假的,如果真的有轮回者

    被任务世界的本源意志攻击,神便会第一时间先把我抹杀,我倒是低估你的判

    断力了。只是我不明白,本尊明明已经把道心种魔大法玉石俱焚那一段口诀删除

    ,你又为何懂得自爆魔种呢?」

    周文答道:「幸亏你的道心种魔大法与天魔大法同出一源,道理十分相似。

    我把道心种魔大法借给祝玉妍观看,让她借此踏足宗师境界,她就提出了这个疑

    惑,觉得道心种魔大法不齐全,我便留了个心眼。后来我踏足破碎,却是早把道

    心种魔大法反向推演完成了。反正当年的邪帝谢泊创造这门功法时,也不过是天

    人境,我在破碎境时推演心诀却是并不难的。」

    说罢,他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道:「刚才的自爆,却是让你大受损伤,不知

    道此时的你,还有没有本事侵占我这个真正控制躯体的灵魂呢?」

    向雨田面色难堪,怒喝一声,重新变回金黄色的光团,向着周文的灵魂袭去

    !周文刚才是故意让向雨田进入边不负的灵魂坑他一把的,现在便紧闭灵魂门户

    ,在识海内与向雨田缠斗起来。

    「哈哈,向雨田,没想到你的真灵竟然已经虚弱到这个地步了,长年累月的

    消耗,再加上刚才的自爆,你凭什么战胜我!?」

    光团重新幻化回向雨田的人形,矗立在周文对面,脸上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

    笑,道:「我刚才故意和你废话了那么久,难道我是白痴么?」

    周文心生警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觉得在外界中竟然有一道恐怖的气劲

    ,直往他的身体袭来。

    他勉力一避,堪堪避开,抬头一看,竟是寇仲!此时的寇仲竟然也来到了这

    个时空缝隙之中,手持长刀,双目赤红,恨声道:「今天,我便要为子陵报仇雪

    恨!」

    而识海中的向雨田则如夜枭般狂笑起来,道:「幸亏我也留了个保险,让寇

    仲来到了这里。现在便让你试试我在梦中传授,可以直接伤害灵魂,自己干儿子

    的屠灵刀决吧!」

    说罢,却是加紧了进攻,让周文无暇控制躯体。

    而寇仲则怒喝一声,长刀上竟然闪动着诡异的紫光,看来便是向雨田所传授

    的屠灵刀决了。

    他长刀一挥,便向着周文斩落。

    周文只觉得这一刀可以透过肉体,直接斩杀自己的灵魂,但自己的灵魂却被

    向雨田纠缠着,根本没法躲避!长刀落下,顿时,一声惨叫!向雨田所化身的光

    团竟被一道紫芒从中央掠过,似乎让他受到了重创!光团重新幻化成人,脸色苍

    白的向雨田捧着胸口,不可置信的大喊:「不可能!他怎么会解开我的咒缚,清

    醒了过来!?」

    而此时,寇仲再一次举起长刀,刀上闪起紫芒,再一次向着向雨田斩落!向

    雨田怒喝一声,刹那间,在这片虚无之地竟然风起云涌,无穷的天地元气被他操

    纵,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一拳便向寇仲击去。

    但寇仲竟毫不躲闪,拼命冲前,虎目闪过决然之色,长刀依然劈下!向雨田

    再次一声惨叫,被紫色刀芒斩中,顿时似乎连人形都黯淡了一些。

    而寇仲则被那天地元气凝聚的拳头直接击中胸口,整个人鲜血狂喷倒飞出去

    ,顿时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这下变故周文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寇仲却是哈哈一笑,咳出了几口鲜血,向着周文挥挥手,苦笑道:「老爹,

    我这个干儿子可是尽力了啦,你可别输啊。」

    说罢,他眼里闪过回忆的目光,轻声道:「你传我们武功,教我们做人,让

    我们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混混变成了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改变了我们的命运。此等

    大恩,却是三生难报。在我和子陵的心里,你便是我们这对孤儿的父亲。虽然不

    知什么原因,你竟杀了子陵。我也是想来想去,但始终觉得,便是子陵在这里,

    也不会向你仇的。嘿嘿,他便是那和善,死脑筋,好心肠的大傻瓜。」

    说到这里,寇仲的虎目流出了两行热泪,继续道:「若我要杀老爹你,别说

    子陵不会答应,便是贞贞姐也会恨我一辈子。仲儿这辈子最亲的人便是子陵,贞

    贞姐与老爹,料想老爹你也不会舍得自杀的,那么就是你们三个人都不会同意我

    去杀你。唉,那样的话,不如我去找陵少喝喝酒,聊聊天算了。呵呵,子陵,我

    仲少来了啊!」

    说罢,他又吐出一口血,虎目闭上,却是就此逝去……大唐双龙位面的最后

    一位男角,陨落于此。

    周文真是不知作何滋味,寇仲却是重情重义,虽然自己对他的帮助,许多都

    是带有目的性,但他却是铭记于心,一直感激。

    到了最后,下不了手为自己最好的兄报仇,却是宁愿了断自己的性命。

    而此时的向雨田看上去更加虚弱了,还在不敢置信的叫着:「寇仲明明中了

    我的咒缚,谁替他解开的?啊!不可能啊!」

    便在这时,一把女孩子的声音响起:「嘻嘻,是我替他解开的。」

    然后,一个绿色的光团出现在周文的识海内。

    向雨田一愣,怒道:「你是什么东西?这方世界里面怎么可能有我不知道的

    事?」

    绿色光团却不回答,一阵光芒闪动,然后似乎传出一阵咒语的声音,紧接着

    ,一条条似乎是由咒语形成的链条出现在向雨田周围,并迅速把他捆绑起来。

    向雨田身上金光闪动,不断挣扎,但那些咒语链条却十分坚韧,一时间却也

    是挣脱不出来。

    而那绿色光团又是光芒一闪,便与周文消失于向雨田的面前了。

    周文只觉得眼前一花,便与那绿色光团出现在一个漆黑的空间中,不禁戒备

    的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绿色光团响起女孩子不满的声音,道:「爹爹,人家是明空啦!」

    说罢,绿色光团竟是变成了人形,化作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婴样子。

    周文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这,这难道是自己刚出生的女儿明空!?

    明空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几下,嘻嘻笑道:「爹爹你别急,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

    然后她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咳咳两声,用可爱的童音继续道:「其实,

    我就是这方世界的本源意志。」

    周文一愣,不禁道:「不可能,世界意志不是一直被向雨田压制住吗?」

    明空呵呵一笑,得意的道:「他压制的那个只是个幌子,是我用三成力量形

    成的假象而已。」

    周文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怎么会变成我的女儿。」

    明空笑着道:「当时,神不知道为何力量大幅减退,向雨田那混蛋的真灵

    便突然侵入了这方世界,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偷袭我,使我受到重创。他是想

    把我完全吞噬,然后重塑躯体,祭献整个世界获得力量。只是,他不过是中级武

    者,还没有吞噬世界本源的能力,所以只好一直压制住我,有限制的利用我的力

    量。」

    说到这里,明空得意起来,又道:「幸亏我也不笨,留下三成力量全力防守

    继续装作被他压制,而体却溜了出来,进入了位面之内。嘻嘻,当然,人家也

    是要找个载体的,所以很长时间里面,我便寄居在和氏璧之内的。」

    周文奇道:「和氏璧!?向雨田不是说,他把从别的世界获取的奇物注入和

    氏璧内吗?」

    明空点头道:「对!人家就是藏在了那奇物里面!向雨田是没见识,他根本

    不知道那奇物到底是什么,不然岂会如此轻率?」

    周文不禁问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明空嘿嘿一笑,道:「那可是无上的珍宝啊,便是在高等级的位面,也会引

    起广泛争夺的神格碎片!」

    周文浑身一震,不禁又浮现起夺取和氏璧时候的场景。

    当时他一接触到和氏璧,就涌起各个朝代的无穷幻象,然后是无数金色细线

    连接到和氏璧,无数老姓跪地膜拜,最后,和氏璧化为八个大字「众生愿力,

    信仰铸神」!明空笑道:「爹爹你想起来了吧,你当时看见那些金色的细线其实

    就是信仰之线,无数姓的崇拜被神格碎片所连接了,然后汇聚到明空的身上。

    如果不是有信仰之力补充,人家哪里能这么快补回所损失的三成力量?」

    周文目瞪口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明空又道:「当然,也是等向雨田在佛门埋伏下救出爹爹,力量损耗不能把

    念头附在和氏璧上后,人家才敢拼命吸收的,之前只敢偷偷的干,嘿嘿。」

    周文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不禁又道:「那你为何又要变成我的女儿呢?」

    明空露出一丝羞涩,有点不好意思的道:「爹爹,你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在当时想到用天命教这个名字?」

    周文一愣,不敢置信的问道:「难道也和你有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唐双龙之重生边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夜带刀不带伞并收藏【大唐双龙之重生边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