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辰垂下眼睛,淡道,“慕容瑶瑶当年差点杀死我母亲,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俞飞的另一个女儿。”

    季小清怔住。

    花错冷笑,心说,“我坐等你被啪啪啪打脸。”

    自打脸,这简直是慕容家男人的特色。

    嘴巴说不要不要不要,最后那个屁颠颠地追得狠哟!

    不久的未来,他认为自己可以一展才华,写本故事,名字已经想好了,就叫《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解密慕容家男人的爱情故事》。

    季小清望着慕容辰离去的凉薄背影,小小声地问丈夫,“木木他——”

    花错眯了下眼睛,淡淡地打断妻子,“这样也好。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季小清撅噘嘴,“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俞暖暖既然身份特殊,就必须让她留在花门。”花错冷道,“万一她觉察到什么,通知慕容瑶瑶继续潜逃,木木就更没有机会找到她。”

    季小清吹吹刘海,“算了算了,我不管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吧!”

    男人依然被岁月厚待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声音平静地说,“孩子都大了,我们想管也管不了。”

    季小清却再次叹了口气,“以白白对木木的执着,我好怕最后会……”

    花错握住妻子的手,亲了亲手背,淡道,“那也是命。”

    心心,瑶瑶,还有一个白白?

    慕容辰刚刚说,他接近她,要她当他的情妇,其实另有目的,是为了她的姐姐。

    她姐姐,俞温馨,就是瑶瑶?

    搞了半天,她姐姐就是慕容辰喜欢的人之一?!

    俞暖暖捂着嘴,身体顺着门板,滑坐到地上。

    她,她,她居然爱上了喜欢姐姐的慕容辰。

    怎么会这样。

    如果慕容辰喜欢的人是她姐姐,那么,他怎么可以包养自己呢?

    太烂了。

    太烂了。

    慕容辰,太烂了。

    砰!

    花卿看着自己射出去的子弹,被另一颗子弹击中,转过身,俊美如画的小脸上,一丝表情也欠奉,嗤了声:“呵,男人。”

    慕容辰揉了下花卿的后脑勺,勾起唇角,“技术菜,只能怪自己。”

    “技术菜是一时的,心被偷走,就不一定了!”

    花卿掏出眼罩带上,转了一圈——

    砰!

    子弹正中靶心。

    慕容辰单手揣在口袋里,淡淡一笑,“你这是表演天女散花呢。”

    花卿的耳朵噌地红了,“要你管。”

    他只是偷偷看妈妈这么玩过,特别美,特别帅,才偷偷练习。

    至于在慕容辰辰面前小小露一手,因为小孩子嘛,都有表演欲。

    “很帅。这招适合勾引情窦初开的少女。”

    花卿撇撇嘴,“算了吧。我喜欢的女人,必须足以和我匹配。”

    慕容辰轻笑出声,“为何。”

    砰!

    “慕容辰辰,花门门主之位将由我来继承,那么,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必须足够强大。”

    母亲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也经历那样的痛苦。

    然而,哪怕像他爸爸那么厉害的男人,都保护不了妈妈。

    他就必须从现在起,不断地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与此同时,也要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能喜欢上妈妈这样的姑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风信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信子并收藏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