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他娘的狗臭屁!”韩国公世子夫人看了乔老太爷写的信,顿时气得是怒发冲冠,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乔方正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故意羞辱我韩国公府不成!雨桐最近都好好的,她能做什么?雨桐还帮过乔伊灵几次,依我说,就是帮条狗都好过帮乔伊灵!狗得了好,还知道冲着你摇摇尾巴呢!乔家不就是出了一个帝师和太孙妃!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别忘了我韩国公府可是出了一个太子妃,还有父亲您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一点都不比乔方正低!父亲,乔家人欺人太甚了!您要为雨桐做主啊!”

    韩国公世子夫人真是太生气了,任谁看到别人无缘无故地来封信骂自己的女儿,都会跟韩国公世子夫人一样怒不可遏!韩国公世子夫人现在真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要是现在有乔家人在她面前,她只会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上去跟乔家人拼命!绝对不会有第二个想法。

    公孙如玉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也从韩国公世子夫人的话里总结出了不少信息。乔老太爷来信跟韩雨桐有关系。是韩雨桐又做了什么吗?这么一想,公孙如玉的目光不禁投向了韩雨桐。

    只见韩雨桐羞愧地低着头,紧紧咬着唇瓣,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公孙如玉心里隐隐有了猜测。乔老太爷写这么一封信,未必是无的放矢吧。

    韩国公世子夫人骂了大半天,见韩国公都不附和她,立即生气了,“父亲,现在是乔家的人欺负上门了,难道咱们韩国公府就任由乔家人欺负不成!父亲,您得为雨桐讨个公道啊!”

    韩国公的耳朵都要被韩国公世子夫人给喊聋了,好不容易得了会儿清净,韩国公世子夫人尖锐的嗓音再次响起。听得韩国公耳朵又是一痛。

    “够了,父亲做事自有主张,你别开口了。”韩国公世子一拉韩国公世子夫人,让她闭嘴。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女儿被人欺负了!你就跟缩头乌龟似的不说话!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一个男人啊!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

    “够了!”

    这回开口的是韩国公。韩国公世子夫人敢跟韩国公世子闹,但就算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跟韩国公闹。

    “父亲,雨桐被乔家人欺负了。难道您就不管?”韩国公世子夫人质问道。

    韩国公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沉声道,“这封信上写得内容是很难看。但是乔方正是什么人,为父很清楚。如果不是真的,乔方正写不出这些东西的。雨桐,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做什么。”

    “公公!您这心未免也太偏了!您不偏着自家人,怎么就偏到乔家人身上呢!雨桐最近多懂事,她怎么可能做什么!我不信!”韩国公世子夫人坚决地站在自己女儿一边。

    “娘,您别说了。是我不好,都怪我不好。”韩雨桐忽然痛哭出声。

    韩国公世子夫人的脸色顿时一变,“雨桐你做什么了?你不会还没放下你表哥吧!你不是跟娘说过你已经放下皇太孙了,你不会再——”

    “没有!我跟表哥没什么!从表哥娶表嫂那天起,我就只将表哥当表哥了。”韩雨桐想都不想地否决。

    韩国公世子夫人的心放下了,不是跟皇太孙有什么就好。

    “那你是跟乔家的谁有了关系?雨桐,在这里的都是你的亲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大家不会怪你的。”

    韩国公世子夫人灼灼的目光立即投向公孙如玉,后者勾唇,讽刺一笑,“婆婆这么看我做什么。难道是不认可祖父的话,没把我当一家人不成?婆婆可不要忘记了,我是韩飞扬的妻子!他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是韩家人!”

    公孙如玉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怎么刺激韩国公世子夫人。有机会就来刺激刺激韩国公世子夫人,这滋味儿可真是美啊。

    果然,韩国公世子夫人一听公孙如玉的话,面上就去一片。这人还好意思说是她的儿媳妇,见天地气她,只差没把她气死了!

    “我——我跟乔大哥在一起了。”韩雨桐哭着说道。

    “乔大哥?哪个乔大哥?是乔家人?!”韩国公世子夫人惊呼。

    韩国公皱着眉思索,“雨桐,你口中的乔大哥是伊灵那孩子的嫡亲兄长乔骏吧。”

    韩雨桐哭着点头。

    “难怪乔方正送这么一封信过来。”韩国公嗤笑道。

    “雨桐能看上乔骏,那是乔骏的福气!乔骏该高兴才是!乔家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当我们韩家稀罕乔家不成!”韩国公世子夫人扯着嗓子吼。

    韩国公用看傻子的眼神看韩国公世子夫人,“老大媳妇,我不能不承认一点,你很自信。自信是好事,但是有时候不要自信过了头,什么都看不清。你稀不稀罕乔家,这点我不知道,也没兴趣追究。但是我很确定一点,乔家一定看不上雨桐。

    老大媳妇你年纪不大,记性怎么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差。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当初是怎么上乔家发疯,怎么在乔家人的面前哭着喊着跪着逼着伊灵同意雨桐给云儿做妾。要是你忘了,我这么一说,你应该都记起来了吧。”

    那些被韩国公世子夫人刻意遗忘的记忆再次浮现心头,韩国公世子夫人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她忽然发现,她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良久,韩国公世子夫人才憋出一句,“乔家人怎么这般小气。事情都过去多久了,难道他们还要揪住不放嘛!”

    “闭嘴吧你!”韩国公世子都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地呵斥韩国公世子夫人。

    “要是换做你是乔方正,你要是能如此轻易原谅当初的你。那老子我无话可说。我现在就去乔家帮雨桐讨公道,老大媳妇你说如何?”韩国公被气笑了,似笑非笑地看向韩国公世子夫人。

    韩国公世子夫人像是被人掐住了嗓子,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这让她怎么说。韩国公世子夫人想了想如果她是乔方正,她能原谅自己吗?那是肯定不行的!敢在她面前撒泼撒野,她一耳光就打过去!

    心里是这么想,韩国公世子夫人不愿意认输,昂着脖子说,“我当然可以——”

    “娘!”韩雨桐哭着打断了韩国公世子夫人的话,“娘,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好。这些我都知道!但您何必口是心非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乔家人不可能原谅我当初做的,我跟乔大哥没可能的。祖父,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令韩国公府蒙羞了。我发誓,我从此就跟韩大哥断了,我再也不会跟韩大哥在一起了。我发誓。”

    韩雨桐哭着跪在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娇宠之名门嫡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娇宠之名门嫡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