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礼被雪狮岭的紫衣女带着一路急行,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这个雪狮岭。

    雪狮岭处于一座冰山之上,这山并不高,在山下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这天气有多冷。但是,到了半山腰,这温度却冷的让人受不了。

    这山中好像是有某种能够降温的宝物。

    在冰山之中,一座座宫殿,仿佛是镶嵌在冰中。在赵礼与紫衣女进山后没多久,就来了一人接应他们。

    接应的人也是带着面具,所以看不出年龄,但听其声音,应该也是一位妙龄少女。身着一袭白衣,这着装让赵礼知道一个事,那就是紫衣女的装束,并不是雪狮岭所有人都穿的。

    相反,在他们走上山顶时,赵礼看到了其他的人都是身着白衣,带着面具。

    看来,前去救他的紫衣女在雪狮岭的地位不低。

    到了山顶,接应的弟子将他们带进一座大殿之中。穿过大殿正门,转入长廊,又走了一段路,最终来到了一间木屋前。

    他们到后,木屋之中走出来一人。

    此人手拄着龙头杖,头发花白,脸上那皱纹证明了她已经经过了数十年岁月的洗礼。不过,走路时依旧是腰停止着,年纪虽老,但其威严不减。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赵礼对此人郑重地抱拳谢道。

    因为他知道,紫衣女去救他,是受命前去的。而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知道他要遇害的人。

    “你不用急着谢,我们救你,是希望你帮我雪狮岭一个忙。我想不管是多大的困难,应该不会比你的命值钱,你应该会答应的对吧!”老妪祥和地道。

    “这还要看前辈所说的是什么事了,这世上有时也会有超过生命的事。晚辈可不敢这么轻易就答应。”赵礼并没有因为对方救了自己,就立刻许诺。

    这人若是真能掐会算,那她想要请求帮忙的事,又岂是普通的事。如果事情仅仅是难,赵礼也无妨,他怕的对方的事不是那种难的,而是一些诡异的事。

    “呵呵,小友倒是谨慎的很!也罢!这是要你去做,自然要说与你知道。这事很简单,我们需要你为我们作证,在国家大典之日,作证古辰派人去杀你。”老妪微笑着说道。

    “就这么简单?”赵礼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事未免太过轻松了。

    他本来就和古辰有矛盾,而且这一次古辰也是真正的派了人去杀他。就算是不让他作证,这事只怕是到了帝都,也不可能兜得住,那时他也会说出来。

    “当然不只是这么简单,这需要一点详细的过程。这个过程,也不需要你说,问道宫的人自会亲自调查。你要做的,就是接受我为你植入一段记忆。”老妪郑重地道。

    “植入记忆吗?前辈,难道我经历的那点事还不够吗?”赵礼不解地问。

    “自然不够,需要为他们树立一个独立于朝廷之外的形象,不这样的话,吴王是不可能被皇上责罚的。你难道不痛恨吴王吗?只有让他失去了皇帝的信任,你才会相对安全,如果能够让他死,那更是最好不过了。”老妪眯着眼,但那眼缝之中逼人的杀意。

    “在这之前,我还想知道,前辈是如何知道我要被吴王追杀的,你是如何知晓我的身份的?”赵礼不解地问。

    “当然是从古辰那里得知的,吴王有那么多下属,其中混入一两个不忠心的,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死亡灵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苦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苦书生并收藏死亡灵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