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钰一晚也没睡踏实,看着窗户纸发清了,索性穿衣趿鞋下榻,翠梅捧来热水伺候她洗漱。

    待梳理完毕,她走出房门,秋生早凉,院落桐叶,风清吹破雾白,挟着孩童咿呀娇啼声。

    隔墙缭起一缕青烟,送鼻息一丝苦味儿,是董娘子在给沈二爷熬炖药汤。

    她凝神细听那边动静,奶娘抱着元宝和小月亮从明间出来,小家伙们吃得饱饱地,见着娘亲眉眼弯弯。

    舜钰抱起元宝啃他的小肉手,逗着问:“想不想见爹爹呀?”

    元宝听着找爹爹,精神大振,咧着嘴呃呃要走,小月亮也跟着学样。

    舜钰便叫翠梅抱了小月亮朝邻房去,董娘子闻声开门,显得有些惊讶。

    这一大早拖家带口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二爷起了没?”舜钰扫了一圈没见沈桓等侍卫的影子。

    董娘子回话:“昨晚儿二爷寅时才歇下,这会儿还睡着。”至现时二个时辰还未有。

    舜钰脚足微顿,神情有些犹豫:“倒来得不巧。”想着辄身打算回去,元宝不乐意了,指向正房拱着身子直扑,小月亮瘪嘴儿要哭不哭的样子。

    奇怪啥时候跟爹爹这麽要好了!

    听得院门嘎吱一声,沈桓拎着大圆白糖烧饼和猪肉心烧卖过来,见得舜钰拱手作揖,也未多话,径往厨房里去。

    “娃儿想爹爹,我带他们看一眼就走。”舜钰自言自语,董娘子伶俐地走前头小心打起帘栊。

    屋里昏暗静谧,阳光透过窗缝溜进亮色,烛火与炉香一明一灭终是熄了,四个用过的茶盏残水搁于香几面。

    舜钰暗忖昨晚她走后定是又有人来过轻撩起帷帐,沈二爷仰面坦直躺着,胸前搭着锦被,紧阖双目,呼吸平稳,睡得很是熟沉,连她们到榻沿边都未曾惊醒。

    元宝蹬着肥腿儿要下来,舜钰把他放在榻角边玩,哪想得了自由便不由娘,手脚并用飞一般朝爹爹爬,爬到爹爹的脸前,翘起屁股一个墩儿坐结实,得意地嘎嘎笑起来。

    舜钰忍不住也捂着嘴笑,沈二爷此时不醒也得醒了。

    把元宝肉嘟嘟的屁股蛋拨到一边,他吸着气坐起身,翠梅将小月亮搁到锦被上,偷笑着退下。

    沈二爷看着元宝和小月亮兴奋地直往他怀里扑,顿时心化成一滩水,再望向原本笑容憨媚的舜钰,忽儿眼眶发红其实很明白,她是带娃儿来讨好求和,知道他的软肋是什麽!

    既然这般七窍玲珑,怎就猜不透他的心意呢!

    沈二爷叹口气,伸手将她也揽进怀里抱着,嗓音很柔和:“眼睛红甚麽?愈发地娇气。”

    “才没红。”舜钰素日里由他宠惯了,昨晚被那般冷待就委屈,此时见他愿搭理自己,反倔起性子看向帷帐,言不由衷:“是笑小儿无赖,吾朝谁敢把二爷的脸坐在屁股下呢!”

    “没有吗?”沈二爷扶着元宝在腿上蹦哒,神色很从容:“你不是也坐过”

    舜钰一把捂住他的嘴,羞臊的颊腮如抹胭脂,拿眼儿瞪他:“孩子在呢,教坏他们父之过。”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国子监绯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页里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页里非刀并收藏国子监绯闻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