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秦梅杏手拎一只刚刚拖完地的脏拖把,不慌不忙地往河边走去,看样子,是准备去河边洗拖把。手机端

    一路上,相遇的村民都露出笑脸和她打招呼。

    她的人缘显然不错。

    这大概是源于村民们对她由衷的敬佩吧!

    这种情况在乡下不多见,却也不是完全没有。

    像秦梅杏,她身上就有值得大家敬佩的地方,要知道她男人周金宝已经失踪六七年,而她不仅没有改嫁,还一个人承担起抚养孩子、赡养公婆的责任,并且还做的很好,她种的葡萄、桃树、梨树,以及西瓜、香瓜等等,每年都能卖不少钱,至少,在这周家村,她秦梅杏把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蒸蒸日上,比村里九成人家都更富裕。

    这不,这个冬天,她家已经盖了四间朝上的小洋楼,还围了院子,并且,她今年冬天还弄了一个蔬菜大棚,眼看着大棚里的头批蔬菜就要上市。

    能干之人,总是更容易被人钦佩,这一点上,往往不分男女。

    今年虚岁已经33的秦梅杏,平时保养不多,但她胜在天生丽质,有一张白净的鹅蛋脸,还有一副略显丰腴,但并不显臃肿的健美身材。

    也许是今年下半年,又是盖房子,又是建大棚,让她有点太操劳,这个清晨拎着拖把去河边的她,略显疲倦,不时打一个哈欠,身上的衣着也很随意,简单的牛仔裤,杏黄色短款羽绒服,内里是淡蓝色羊毛衫。

    打扮虽然随意,但在这周家村,她的身影,绝对是一抹亮眼的风景线。

    这一点,从一些庄稼汉不由自主跟随她身影的目光,就能看出来。

    她,熟透了。

    不慌不忙走路,她胸前都能颤出动态图。

    从周安家院子附近经过的时候,秦梅杏习惯性往他家院里瞥了一眼,很随意的一眼,透过周安家院子的铁艺大门,一眼能看见里面的树木、花草。

    瞥一眼就收回目光,又往前走了两步,她忽然蹙眉停下脚步,又转脸望向周安家的院子。

    院子里,停着周安那辆黑色大奔。

    眨了眨眼,秦梅杏脸上浮现笑容,自语“昨晚回来了?呵。”

    笑了笑,她没有去敲周安家的门,而是继续拎着拖把去河边。

    几分钟后,她洗好拖把回来,再次经过周安家院门口的时候,她又往里望了一眼,见那辆大奔还在,她嘴角的笑容浓了些,下意识稍微加快脚步回家。

    片刻后,她拎着一只竹篮从自家院里出来,快步往村外走去。

    ……

    二楼的阳台上,躺椅中,清晨的旭日晨光洒在熟睡的周安脸上、身上,灰色毯子下,他的身躯微微转了个方向,脸也微微侧向卧室方向,于是,晨光便只照在他侧脸上,他仍然睡得安稳。

    村里的鸡鸣鸟叫声,并没有将他吵醒。

    他昨晚睡得太迟了,睡着的时候,可能已经是凌晨两三点,所以此时仍然睡意深沉。

    忽然,他被楼下的拍门声吵醒。

    有人将他家的铁艺院门拍得咣咣响,周安皱着眉、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目光往院门方向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逆流2004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木子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心并收藏逆流2004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