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苍独臂赤手冲向严凌岘,四周众暗卫却没有轻举妄动,反倒是严凌岘露出骇然之色,不自禁后退两步。

    曲小苍宛若一匹孤狼,眼见得便要冲到严凌岘面前,严凌岘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蔑的冷笑,心下一冷,抬手握刀,冷声道:“你是自己找死。”迎向曲小苍,挥刀照着曲小苍临头砍了过去。

    曲小苍发出一声吼叫,严凌岘喝道:“受死吧!”手中大刀已经砍下去,便在此时,却听得“咻”的一声响,夜色之中,一道光芒刺穿空气,从严凌岘侧面飞射而来,那大刀便要落在曲小苍的头顶,但严凌岘却似乎感觉到那股光芒袭来,竟是微扭头去,但还没有看清楚,“噗”的一声,一把大刀竟然直接穿透了严凌岘的脖子,血光飞舞,那大刀穿过严凌岘脖子,劲道未消,“噗”的一声,却没入了站在严凌岘侧边的一名刀手脖子。

    化刀为箭,一刀双杀。

    严凌岘整个脖子已经是破碎不堪,身形晃了晃,眸中带着惊恐与匪夷所思,而曲小苍却已经冲到他身前,仅剩的那只手臂一拳打出,以石破天惊的力道重重击在严凌岘的胸口,严凌岘整个身体便直往后飞过去,撞向在他身后不远的那名太监。

    太监反应迅速,抬起一脚,如同踢皮球一样将飞过来的严凌岘踢开,严凌岘身体随即重重落在地上,身体抽搐,挣扎两下,便即不再动弹。

    那名被大刀没入脖子的刀客身体也是晃了晃,终是一头栽倒在地。

    四周众人见到极其突兀地出现一把刀,而且流星般瞬间杀死两人,或多或少都显出骇然之色。

    如此强大的力道,几乎不是人力所能为。

    曲小苍刚刚说严凌岘背叛神侯府不得好死,却不想应验的如此之快,被大刀穿透脖子,如此死法,倒也确实惨不忍睹。

    白色面具人和太监眼中也都是显出惊骇之色,所有人都已经判断出这把大刀从何而来,不约而同地向那个方向望过去,夜色之中,却见得数道身影如同暗夜之中的狼群一般,正向这边飞奔而来。

    “迎敌!”

    人群之中有人沉声喝道,那是一名宫中暗卫,今晚埋伏在藏宝楼的杀手之中,有半数并非暗卫,但随后支援过来的十多人却清一色都是训练有素的宫中暗卫,他们瞧见那几道身影冲过来,自知是宫外的刺客,便有暗卫立时出声阻止。

    宫中暗卫果然反应迅速,那人一声令下,二十多名暗卫迅速移动身形,前后有序,前面四人长剑前指,可众人的位置上还没有站好,一道身影已经飘然而起,如同被一阵风卷过来,两名暗卫长剑向半空中的那身影刺过去,却见那身影竟然在空中不可思议地一个旋转,长剑平直,“嗤”的一声,已经刺中一名剑手的咽喉,血光一溅,那人握剑的手腕一转,手中长剑再出,于腋下鬼魅刺出,点在了另一名暗卫的喉头。

    眨眼间,两名暗卫命丧长剑之下。

    好快的剑,好狠的剑!

    呼喝声中,其他暗卫已经悍不畏死冲上来,而那人身后的几道身影也是如狼似虎扑上前来,瞬间双方就已经混在一起,狠厉搏杀。

    刺死两名暗卫的那身影已经落在地上,数名暗卫齐齐向他攻过去,此人以左脚为轴,整个人就像一名舞者般旋转起来,手中的长剑耀着寒光,随着他的旋转,在身边画出了寒芒,寒芒所至,那些墙上前来的暗卫尽数倒地,伤口不一,却全都躺在血泊之中。

    那人足下一蹬,身体向侧面飘去,整个人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狠狠地撞在了一名暗卫的身上,那人被撞的筋骨尽碎,身体飞出去同时,那身影却又借着这一撞之力,弹向反方向,长剑破空而出,直入一名冲过来的暗卫胸膛。

    一转眼见,九名暗卫尽皆被杀。

    暴戾无比的杀意瞬间弥漫开来,这身影连杀九人,却又如同幽灵般来到曲小苍身边,站定身形,手握长剑,剑尖指地,那一双眼眸却是望向了站在藏宝楼门前的那名太监,目光极为迅速地上下一扫,盯住了那太监赤红的双手,这人唇角泛起一丝笑意,淡淡道:“听说你们都在找我,我来了!”

    来人正是齐宁。

    面对齐宁霸道的手段以及那骇人的杀意,太监眼中虽然掠过骇然之色,但整个人却还是显得十分镇定。

    曲小苍断臂处鲜血直流,瞧见来者竟然是齐宁,显然也是大感意外,齐宁却已经抬手向曲小苍丢去一物,淡淡道:“先止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锦衣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沙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并收藏锦衣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