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钧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日亲热无比的叔父,会因为忧惧他与太后的丑事会败露后殃及于己,而竟然建议要废掉他。

    然而见父亲竟然没有斥责二叔此言荒谬,反倒沉默坐在那里,韩钧心思慌乱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道:“父亲,孩儿实不知这一切都是吕轻侠的阴谋,太后有所命,孩儿不敢不从啊——”

    “太后有所命?太后还能命令你脱光衣甲爬她床上去?”韩道铭气得浑身颤抖的喝斥道,恨不得将韩钧一脚踹翻在地,亲手操刀将他那若事的祸|根给割下来喂狗。

    要不是今天这个盖子被韩谦直接捅开来,他都不知道他韩家老小几百口人的脖子上面,一直都悬着一把随时会斩落下来的利刃呢。

    韩端看陈致庸一眼,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先坐在一旁不作声为好。

    他当然知道他父亲建议还是有些漏洞的,最好的说辞则是暗中声称韩钧从小习武或者做别的事情时伤了下身、留下不能行人事的隐疾,不动声色的将这事传到陛下耳朵里,这样就不怕吕轻侠、李知诰日后还能拿这事相要挟。

    这时候院子外传来一阵动静,听着像似有成百上千的甲卒从附近的军营开拔,往北面方向赶去。

    韩道铭有疑惑的站起来,他们不知道这时候棠邑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猝然调动大军绝对不是什么小事情。

    他们所在的院子,作为县衙的后宅一部分,有独立的门庭通往外面的街道。

    韩谦带着人走掉,院子就剩下随同渡江过来的韩府家仆扈卫。

    韩道铭等人推门走出院子,站在巷道上往北看去,能看到里许外的北城门城头有无数支火把点燃起来,照亮城门内侧的黑压压一片,皆是披坚执锐的兵卒。

    有十数骑兵来回奔跑,似正清点人数,很快就看到北城门缓缓的打开来。

    他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带着十数扈随往北城门赶过去,在接近北城门校场时被拦截住。

    冯缭看到他们的身影,派人通知外围的岗哨放他们过去。

    韩道铭这才看到庶长子韩成蒙竟然就在棠邑,还跟冯缭站在一起,惊讶的问道:“成蒙,你怎么在棠邑?”

    “成蒙见过父亲、二叔,”韩成蒙给父亲韩道铭、叔伯韩道昌他们见礼,说道,“孩儿午后刚押运一批粮草赶到青浦口,听说父亲你们今天也渡江到棠邑来,好不容易等到青浦口的粮秣物资清点完才能脱身赶过来。孩儿也才进城没有一会儿,韩谦刚才召孩儿过来询问粮秣之事,孩儿还想着等韩谦领兵出城后再去见父亲……”

    说起来还是削藩战事之后几年治理所打下的良好基础,目前江淮征用粮秣、青壮民勇,湖南诸州大概是除京畿地区之外的配合程度最高的区域。

    朝廷为了凑足给棠邑行营的开拨钱粮及其他物资,也是第一时间想着从先从湖南诸州征调。

    听到韩成蒙的回答,韩道铭点点头,心想黄化等人到湖南任宣慰使还是起到作用的,他看到韩谦身穿铠甲在诸将的簇拥下,已经进入北城门洞之中,中间隔着成百上千正准备鱼贯出城的将卒,不方便他们直接走过去,便问冯缭道:“发生什么事情,需要韩谦这时候率兵出城?”

    “入夜时斥候赶回来禀报有三千多敌骑越过鳖子顶南下,明天之前滁州外围集结的敌骑将增到七千人以上。此外,此前抵达巢州城的寿州军,午后也有八千多步卒沿浮槎山南麓东进——侯爷与周惮等将判断,敌军这部分兵马极可能会插到亭子山与五尖山之间,阻止右神武军、水师残部及滁州守军往南突围。侯爷决定亲率兵马增援亭子山,将敌军东进南下的兵锋遏制住,以防滁州守军不敢突围、有可能直接降敌……”韩道铭作为参政大臣,又是奉旨来劳军的,冯缭自然没有什么好相瞒的,将连夜调动兵马的计划悉数相告。

    亭子山范围不大,但位于大刺山的西北侧,紧挨着滁河北岸,地理位置却极为重要,其往北距离滁州城及五尖山脉东南边缘仅三十到四十里不等,是滁州守军及右神武军及水师残部南撤到长江北岸的跳板。

    反过来说,亭子山除了是作控扼滁河北岸的要冲外,也是棠邑及大刺山防线往北延伸到滁州、挺进到五尖山脉之中的中转地。

    就目前的情况,要不要守滁州城,要不要将五尖山脉南段囊括到棠邑防线中来,韩谦还没有办法下最后的决心。

    这跟韩谦敢不敢打硬仗没有直接的关系,更主要还是看到兵马整备的进展以及大楚朝廷形势的变化。

    要是朝堂意见能比较统一,韩谦此时手里又有两万装备精良的精锐战卒可用,他就敢依赖长江,将防线的北翼放到滁州城,直接将包括滁州城、棠邑、大刺山在内,差不多约有百里纵深的三角区域,都打造成遏制敌军南窥长江的防区。

    不过现在还存在太多的变数不可预测。

    韩谦前期可用的兵马,除了叙州水营,也就三千多江州兵、赤山军新编四千余兵马以及广德府兵千余人。

    即便周惮、陈景舟二人都全力配合他,但指挥体系混乱、兵甲不完备以及对新编入精良不熟悉等种种弊端,却不是七八天时间就能完全克服的。

    韩谦甚至更不清楚朝堂之上会不会有什么出乎人意料的变化。

    因此韩谦目前所拟定的方案相对要保守许多,争取先在亭子山北麓站稳脚,确保敌军短时间内无法封锁住从五尖山脉及滁州城南下亭子山的通道。

    即便是如此,韩道铭也是觉得此举极为冒险,惊问道:

    “敌军明后天在滁州外围便能聚集一万五六千的兵马,韩谦即便已经在亭子山有安排一小部分兵马接应,最终能用的兵马也就五六千人,怎么能确保敌军的兵锋不会直接插到滁州城到亭子山之间的这一开阔地带吗?”

    “梁军主力没有南下,寿州军在得到充足的休整之前,都未必敢打硬仗,”冯缭说道,“而除了侯爷、周惮率领江州兵及左广德军旧部西进外,亭子山已经五百前哨兵马驻扎,此时水师及右神武军残部也有近三千残卒撤入五尖山脉南段,随时能出五尖山往南打,滁州城里还有千余守军,未必不能一战。再说了,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要在棠邑站稳脚,需要能有一胜,顶多他日韩家有人投奔到叙州,他不会拒之门外就是,却不会为韩家的兴衰成败承担那么大的干系——这理应是由享受到好处及恩泽的韩家子弟去承担、去付出牺牲。”

    听冯缭这么说,韩道昌、韩端、陈致庸都将目光投到韩钧的身上;韩成蒙刚到棠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家全力助他在棠邑立足还不够?”韩钧急问道。

    见韩钧情急之下声音有些大,冯缭示意左右扈卫封锁住巷子口,莫要叫闲杂人等靠近过来听到他们秘谈的内容,说道:“与吕轻侠等人相谋,她们自始至终会想尽办法加强李知诰一系的权势,而限制侯爷掌握更多的兵权。昌国公李普这次要为兵败承担绝大部分的罪责,但可以预见的是,李普为保住性命,保住李氏子弟的荣华富贵,他会重新屈服于吕轻侠的裙下,从来彻底沦为吕轻侠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棋子,也意味着周元、周数、柴建、徐靖以及李秀、李碛等一大批信昌侯府的将吏会重归晚红楼一系。这也就不难预见撤到潜山东南麓的六万多淮西禁军,很快就将成为受吕轻侠完全控制、一言而决的嫡系战力,此外,柴建在邵州五指岭所率的左神武军战力也是不弱啊……”

    听冯缭如此说,韩道铭、韩道昌才省得晚红楼即将控制的权柄也好,真正掌控在手里的硬实力也好,是那样的恐怖。

    冯缭继续说道:“……相比较而言,侯爷即便有韩家全力相助,在棠邑也不过仅能编两万兵马,还要从正面挡住敌军兵锋,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侯爷倘若留在江淮,倘若不想受制于吕轻侠,除了重新获得陛下的信任之外,可有其他蹊径可辟?而有韩钧之事在前,侯爷及韩家又怎么可能重新获得陛下的信任?另外,韩相爷你怎么就没有想过,吕轻侠这次为什么敢邀叙州水营东进而不担心叙州水营东进后尾大不掉?”

    “倘若钧儿幼年骑马摔伤不能行人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楚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更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俗并收藏楚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