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男子语气激扬,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底蕴,真气内敛,身上流淌着神辉。

    说完这句话,他看向余荒,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仿佛在他眼里,在场的所有众人全部都是蝼蚁。

    余寒更是目光闪烁,他一直都在怀疑,这世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那是更加超绝的一处仙境,只不过这个世界,关于仙境的传说太少。

    知道的那些人,又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而自己只能够从一些隐约的片段中猜测出一些端倪,甚至还有怀疑,母亲便是来自那个地方。

    现在,那个神秘的地方,终于有人到来,实力强横,只怕连父亲都不是对手。

    他有些担忧的看向父亲,想来与母亲的分离,中间也有更多的无奈,否则以父亲的实力,不可能会带着余族中人离开了这里而前往魔域。

    余荒踏前一步,可怕的气息从他脚下蔓延而出,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对方。

    “当年若是没有她,死的只会是你们!”他淡然开口。

    “这些话,从你们那里,的确有人有资格说出来,但却并不是你,区区一个主神而已,你以为,能够镇压这世间的一切?”

    说完这句话,他双臂陡然一震,滚滚血红色的气息从体内澎湃而出,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随着他周身真气的律动而疯狂的颤动起来。

    “当年,你们为了镇压人族,搞出灭世计划,想要瓦解这个潜力无穷的种族,然后继续你们主宰一切的实力,只是可惜,这个种族,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顽强!”

    余荒轻轻叹了口气:“他若没有彻底陨落,就永不言败,主神而已,我余荒只是不屑去达到,既然今日你来到这里,那么前仇旧恨,就一起算一算吧!”

    “不要忘了,我孩子的娘,也是主神!”

    这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身形便如同一颗炮弹般,朝向那道身影冲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的头顶,出现一般金光四溢的宝剑,那便是余族的镇族神剑,当年人皇印尚未完全被掌控的时候,余皇便是凭借这把剑,大杀四方。

    如今人皇印重新易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是那个时代,却并未落幕。

    他就像是一个传说,经久不衰,而余皇,此刻也正在重新书写着那段传说。

    呼!

    那人不敢大意,眼见着余皇冲杀而来,冷笑道:“我雷神存在世间这么久,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人族,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

    他右手信手一探,一把黝黑的铁锤赫然出现,随着舞动,绽放出一道道粗大的雷电之力。

    那股力量,引动着余寒左手的力量,都似乎要随之颤抖起来。

    余寒忍不住双目微眯,他一直以为,左手天雷是母亲留给自己的,甚至母亲当初也曾经这样所过,然而如今,这个人的出现,颠覆了他之前的想法和判断。

    事实并非如此。

    他方才想到这一点,耳畔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来自父亲:“相信你的母亲,也相信自己。”

    余寒浑身剧震,终于得到了答案。

    他目光闪烁处,有隐约的光芒在颤动。

    而后,与那人一同出现的金袍男子将目光投递过来:“神界早有天规,神明不得与凡人结合为一体,你是他们当年违反天规的产物,不得留存于世!”

    说完这句话,他先是看了一眼,激斗在一处的余荒和雷神,眉头微微一皱。

    惊讶于余荒的实力,竟然与雷神不相上下,甚至还隐约占据了几成上风,不得已之下,再次俯身看向了余寒。

    “神界?”余寒冷哼一声,原来那个地方,叫做神界。

    金袍男子似乎并不着急,而是继续说道:“我是神界的十二主神之一,剑神!”

    他宛若一把出鞘的利刃,剑神之名,也的确贴切。

    “你的母亲,也是十二主神中的一个,她叫闪电,掌控雷罚,不过我们更喜欢称他为电神,当年你母亲与余荒私自逃离神界,生下了你,连刑罚至宝雷池都弄丢了,现在看来,应该是在你的身上了!”剑神继续开口。

    余寒目光闪烁,左手天雷,能够幻化出雷电刑罚之力,随着天劫的洗礼,越发凌厉,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口中那个雷池的缘故。

    但自己体内,却并未幻化出雷池,所以他也不敢确定。

    当即笑道:“你不敢去问我母亲,却来问我,想要强自抢夺?”

    剑神的目光在其他人族和妖族高手身上一一扫视:“那是因为,我们在人间培养的这些家伙,都太废物了,居然让你们成长到了这一步!”

    “神界的威严,也都被挑衅,才有我等下凡,也是为了人间和平而已。”

    他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余寒:“只是想要让你死的明白而已,不多说了,有没有雷池,问你做什么,我自己取来便是了!”

    说完,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道诛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热乎冰棍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热乎冰棍儿并收藏大道诛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