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丘令岿然不动,喝道:“休以好话令本官动容。嬴贼,本官既然战败,要杀要刮,但凭所愿。”

    嬴翌点了点头,不理封丘令,对郑五道:“将这位县尊大人看押起来,休要怠慢,是时交给州牧衙门区置。”

    郑五抱拳:“喏。”

    “带下去。”

    硬骨头下去之后,嬴翌笑对左右道:“此人果是硬骨头,非是强装。这样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且不论其治政能力,单说这一品格,就值得赞扬。”

    对于这样的人,嬴翌是恨不起来的。就好比三国演义里曹孟德百般容忍关云长一样,嬴翌也有同样的气度。

    这种品格是值得肯定和保护的。就算不能为嬴翌所用,嬴翌也不会轻易对这类人物动手。

    “传令速将封丘打扫整洁,全军休整一日。”嬴翌下令道:“后勤物资方面,令辅兵营跟进,不要脱节。”

    然后道:“再问一问,阎尔梅何时能到。”

    阎尔梅当天下午就到了。

    他进入封丘,看过坍塌的城墙,圈养的俘虏,以及街道上不曾清洗干净的血腥,脸上满是笑容。

    便是阎尔梅在嬴翌身边,知晓嬴翌兵马的底细,也不曾想过只一昼夜,便横扫全歼了侯恂的保定七镇。

    如今,保定七镇皆殁,河北几无拦路虎,再往北一马平川,扫平河北,平灭朱明只在旦夕。

    这如何不让阎尔梅感到振奋?

    随同阎尔梅一道的,还有州牧衙门和御法司的大批吏员,这些吏员皆要跟进军队,从实际上占领州府,完成统治。

    见道嬴翌,阎尔梅立刻建议道:“主公击破侯恂,河北再无障碍,可发檄文,以正天威!”

    嬴翌点了点头:“我也有此想法,正等你来。侯恂既灭,崇祯帝除非从关宁调兵,否则再无兵马可用。发檄文传四方,大军所到之处,必定望风而降,可大大缩减灭明的时间。”

    阎尔梅躬身道:“主公英明。”

    然后道:“可惜州牧衙门的备选吏员不足,只能先治州府,各地县城无法兼顾。”

    嬴翌笑道:“我立足不过一年,底蕴还差了些。不过不急,慢慢来。先占州府,县城亦不在话下。”

    当即令阎尔梅连夜起草檄文,以朱明失道,再无统领诸夏之能为由,正式发起灭明之战。

    “燧人传薪火,诸夏由此始明室洪武驱逐鞑虏扫平天下,至今二百余载,内已不能安抚百姓,外已不能抵御鞑虏,朱氏失道,神州沉沦今有嬴氏名翌,起于微末,扫平流贼将以诸夏炎黄之血裔,敢为天下先,领诸夏之族长,势要平定乱世,再造乾坤。祖宗阴灵,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以此檄文传四方,嬴翌则已率部入山东去了。

    对嬴翌而言,无论是针对流贼的战争还是针对明廷的战争,都不及对鞑子的战争来的重要。

    不单单是因为鞑子比此二者更凶暴,更因为鞑子是鞑子。

    灭明事大,但俱在掌握之中。却万www.万www.不能在这个时候放鞑子入关。不是怕打不过鞑子,而是害怕鞑子入关祸害河北,在嬴翌看来,这是作为诸夏族长的失职。

    是万www.万www.不能接受的。

    明廷早失辽东,防御鞑子的关宁一线,如今以吴三桂为首。而嬴翌信不过吴三桂的人品。

    因此御鞑虏于外,不可假他人之手。

    要插入山海关外阻挡鞑子,最便利的方法,便是走海路。而要走海路,需要确定几个条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主宰漫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度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度方并收藏主宰漫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