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是一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跟惇亲王奕誴相好不错的赛师师,那个私奔到福建又被抓回来的,上林仙馆的头牌。

    回京之后居然赎身自己开了一家高档的私房菜,其实就是半掩门,自己当老板自己当姑娘,成了京师头牌交际花。

    这赛师师的闺房里不知道谈成了多少买卖,又交易了多少官位,他的酒席上化解了多少政敌,又挑拨了多少关系。

    哪怕连惇亲王这样的老江湖了,为了她也跟侄子澄贝勒狠狠打了一架,鬼子六都吃了哑巴亏。

    可是你再红,你也就是一个妓女,你还想翻天吗?皇帝在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儿?

    载淳抬头一看,一个倔强又妖异的女子进入了他的眼睛里,瓜子脸、雪白的肌肤,一对水汪汪的杏眼含春,身上一件桃红色的皮大氅,露出脖子下面一抹雪白。

    这小眼神和小表情,一点都没有恐惧,其他的女人都吓的跪在地上,脸埋在土里屁股翘的老高。

    可是就这位姑娘,就这么倔倔的看着皇上,一点也不怕冲过来抓他的那些兵丁!

    载淳突然间就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敲击了一下一样,猛然抬手拦住了扑过去的那三宝“你……你是谁?好大的胆子……”

    女人倔强的梗着脖子“贱妾赛师师,身份低贱不过就是京师里的一名半掩门子……陛下要杀要剐都随便!”

    “但是贱妾也想说句公道话……惇亲王和各位王爷还有富庆大人,为陛下分忧解难忙碌了一上午,喝点酒找姐妹开心一下,就算有错也不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啊!”

    “光说罚过了,人家有功劳陛下难道不应该赏赐吗?”

    载淳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哎呦……你一个烟花女子,还能知道朝廷里的功过?有意思,你说来听听……”

    惇亲王一听赶紧用杀人一样的眼神阻止赛师师,不让她多嘴,可是赛师师就是一个人来疯。

    “陛下!贱妾也是刚来,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但是贱妾也听说了,就在刚刚诸位王爷和大人们,都在商谈怎么给陛下的股市筹措银两呢!”

    “陛下你你要弄那个什么远洋的股票,还有京汉铁路的股票,肯定是困难重重,王爷和各位大人,费了多少心力?”

    “刚刚好像在酒宴上就已经认购了两千多万银元啊……听说以后还有呢,能认购五六千万!”

    “嗯?啊……富庆,这是真的!”载淳震惊急忙问道。

    富庆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挥手还让账花子把账目送了上来“陛下,在做的诸位王公大臣,包括臣一共认购了两千万!”

    “而且我们还决定,回头就发动亲戚朋友,让咱们八旗里认购成风,都支持万岁爷的维新事业!”

    “多了不敢说,五千多万是不成问题的,咱们旗人就办五千万了!剩下的七八千万,难度也就小很多了。”

    “市场上的投资者,一看咱们旗人都如此热情的认购,那自然会信心猛增,到时候认购个七八千万还是没有问题的!”

    载淳心里激动当时就想叫好,但是看看这一屋子野鸡顿时有憋了回去。

    “咳咳……五叔、富庆,你们两个跟朕到后面书房里来,其他人都在这老实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清隐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文只为原作者心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净并收藏大清隐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