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恶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主观的。

    宋明镜能理解岳怀仙将荣誉看得比生命更重,但这并不代表就能翻脸无情,转过身将刀子对准救命恩人。

    何况荣誉实则是在决战中败阵丢了的,而不是拿着一块令牌招摇撞骗弄丢的,不去找前者拼命,反而对后者喊打喊杀,说穿了不过是欺软怕硬,迁怒于人罢了。

    “罢了,废话懒得多说,既然旁的人都走了,那便就在这院子里教你们吧”

    宋明镜摆了摆手道。

    他之所以愿教授二人武功,对于薛一骠是算看得顺眼,且“七杀真经”毕竟是从他手中夺来,既然再次遇见了,怎也得给其一点补偿。

    而肯教叶夜心武功,主要是不忍。

    像叶夜心这样一个外表柔柔怯怯,楚楚可怜的女孩子,在这乱世之中,又没点旁的依靠,再无自保之力的话,那真不知道最终会落得何等悲惨境地。

    “记住了”宋明镜正色道:“我只教你们七天,能够学到什么程度,全凭你们自己领会。”

    宋明镜到这归元寺,皆因剧情中血魔手为了寻找真经抵达了归元寺,但现在剧情被他大幅度改变,他也没有多少把握。

    因此宋明镜只打算等上七天。

    闻言,薛一骠,叶夜心皆是抛开了脑中杂念,聚精会神的听着宋明镜叙话。

    宋明镜略一思忖,便说道:“薛一骠你右腿瘸了多年,但却并非无法可治,我传你易经洗髓二经,再加上七杀真经的一幅,让你可以练通足阳明胃经、足少阴肾经、足太阴脾经这几条经脉,未必不能恢复如常。”

    “我的腿还能恢复”薛一骠先是一惊,随即喜不自胜。

    “至于叶夜心,你天生体虚气弱,我也传你易经洗髓二经,助你脱胎换骨,再传你七杀真经中一幅。”

    叶夜心听着也是长松了口气,白皙的小脸上露出喜色,仿佛长久溺水之人终于抵达了河岸。

    宋明镜盯着两人道:“七杀真经本有七幅,但你们一人修一幅,兼有易经洗髓二经之功,两三年内也足以跻身江湖一流高手的行列了。”

    “三年之后,你们可以功法互换,但切记不可操之过急。”

    薛一骠,叶夜心皆是点头。

    “你们毫无武学根基可言,便从最基础的经脉穴窍讲起吧。”

    宋明镜说着,便细细讲解了起来。

    无论是薛一骠又或叶夜心都算得上聪明过人,这也是宋明镜愿意教授的一大原因。

    若是榆木脑袋,他未必舍得花多大精力来调教。

    薛一骠的身世,宋明镜并不想越俎代庖的去戳破。

    而且以梁国内忧外患的情况,即便没有冷子京这位时时刻刻想着篡权夺位的相国,只怕在群狼环饲下,也支撑不了几年。

    这种情况下坐到皇帝的宝座上,未必是件好事。

    一位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只要他不是太作死,都能活得逍遥自在。可若他是一位皇帝,甚至可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电视剧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五方行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方行尽并收藏电视剧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