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夏太丁驻守边境这么多年,其实和野人交手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他们的了解,也就是偶尔有贩奴团抓回来的野人,除了穷不拉几,还格外的野蛮。

    “不是荒域野人,是朝歌野人。”

    男人解释。

    “有区别吗?不都是野人?”

    夏太丁本想耻笑,可是突然醒悟了过来:“你说什么,朝歌野人?”

    “对呀!”

    男人猛的点了点头,一想到被那些土著撵的漫山遍野的狼狈逃窜,男人的心头就是一把辛酸泪。

    “呵呵!”

    夏太丁的脸色沉了下去,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但是旋即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不会的,自己的大军怎么会输?那可是近一万的兵力!”

    “别废话了,说正事,你们不是去攻打朝歌了吗?收获如何?”

    一个亲卫凑趣的问了出来,要是酋长开心了,说不定会赏赐一些财货,自己就能有些余钱,去潇洒一下了。

    “咕嘟!”

    男人吞了一口口水,瞄了夏太丁一眼。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

    亲卫催促。

    话到嘴边,可是男人实在开不了口,因为太丢人了,而且这么大的损失,酋长会怎么收拾自己?

    “真的战败了?”

    夏太丁语气疑惑。

    “嗯!”

    男人的回答,细弱蚊蚋,几乎听不清,可夏太丁是英雄境呀,耳力强的可怕,他的脸色顿时一变,抬脚就踹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砰!

    男人跌翻了出去,噗的吐了一口血。

    “既然都战败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死?”

    夏太丁大骂。

    “酋长饶命。”

    男人磕头如捣蒜。

    “夏危呢?不敢来见我?我又吃不了他!”

    夏太丁心说,我是吃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撕了你。

    “怕……怕……”

    男人结巴。

    “怕什么?”

    夏太丁怒吼。

    “怕是战死了!”

    男人说完,整个脑袋都抵在了地板上,身体瑟瑟发抖。

    亲卫们也知道大事不好,一个个缩起了脖子,当缩头乌龟,尤其是刚才问话的那个,这会儿颤抖的如尿崩。

    这种事情,瞒不住的,当夏太丁主动派出斥候,去接应那些溃败的士兵,顺便从过往的商队打听消息,整个战争的全貌,也逐渐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竟然……竟然一天之内就战败了?”

    知晓了过程的夏太丁,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就怕会出什么纰漏,所以派出了部落中最老成持重的夏危,没想到打出的却是这种战果,自己就是派一头猪去,都不会这么惨吧?

    “那个朝歌到底有多少兵马?”

    夏太丁的问话,自然是得不到回答的,因为夏危的军团,连城门都没有闯过去。

    “五千军力,再加上之前的一千先锋军,还有一千熔火兵,和一千石头人,足足八千的人马,就是统统丢掉湖水里,都能听个水响,你们现在,居然连朝歌的状况都没弄明白?”

    随军物资肯定就也被朝歌劫掠了,这个不提,但是这么多成年男丁战死,这要休养生息多少年,才能攒回来呀?

    在这个生产力和医学极度落后的年代,人口的增长是极度缓慢的,急都急不来。

    为了让人口增长,每个部落都有明文规定,一旦过了十六岁,女孩还不结婚,会被强制婚配的。

    “去,给我查,那个夏野到底是什么鬼?”一流小站首发

    夏太丁怒气勃发:“要是让我知道他的幕后支持者是谁,我会把他的脑袋都打爆!”

    直到现在,夏太丁都不觉得一个无依无靠的贫民窟年轻人可以闯下这么大的基业。

    就在夏太丁发飙的时候,夏野也在清点战利品。

    除了俘虏,缴获的武器、铠甲,足以武装三千人,只不过拥有夏刀的夏野,连青铜器都看不上,于是都当做第一批赏金,奖励给了野人们。

    野人们拿到武器,开心的简直要疯了,每天都抱在怀里,在部落中招摇过市。

    那些没有捞到出战机会的野人,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发誓下一次作战,一定要多砍几个人头。

    长弓足足缴获了一千多把,除了损坏的,缝缝补补,凑齐一个千人的弓兵团没问题。

    要知道,即便是制作一把普通的长弓,至少也要一年多,所以朝歌的远程武器,是相当稀缺的,要不是靠着卫氏的支援,夏野可弄不到那么做弩弓。

    最后,就是粮草了。

    夏太丁的计划是让夏危覆灭朝歌后,还要劫掠荒域的野人部落,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给他准备了足够五千大军使用五个月的物资。

    这也多亏数年来,边境上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军事摩擦,才能让夏太丁攒下这么多的粮草,可是没想到全便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酋长别打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洗红豆并收藏酋长别打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