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烤熟,需要一些时间,夏野就带着女孩们去刨花生!

    “花生?”

    众人一脸懵逼。

    “很好,又是一个新词汇!”

    鹿灵犀记录。

    花生田很大,因为夏野很早就找到了种子,然后在他的秘密基地育过几次种了,这次种了足足二亩地之多。

    “烙手抓饼、炒菜用的油,都是从花生里榨出来的!”

    夏野蹲在田间,也不用工具,随手抓住茎秆,用力一拔。

    哗啦!

    随着泥土洒落,根系拔出,可以看到上面结满的花生。

    “长得不错!”

    夏野接连拔了几棵后,甩掉泥土,直接剥开,尝了一颗。

    还带着水分的花生,口感不是太好,但是已经有了余香绕口。

    “尝一尝吧!”

    夏野开始干活。

    “味道一般般呀!”

    墨芜蘅的嘴很挑,夏蛙却是吃的仔细,因为贫穷的原因,她对所有能吃的食物,都充满敬意,觉得那是上天的恩赐。

    “但是花生油烧热后,很香的。”

    伊莉薇最喜欢手抓饼,最后吃光,舔掉手上的油脂,对她来说是最大的享受。

    “按照这个产量来说,很大,就是不知道抗不抗饿!”

    鹿灵犀翻看拔出来的花生,估算了一下一亩地的产量后,有些小满意,同时拿着小本子,描绘花生的植株,花叶果实!

    “肯定是不能做主食的,少种一些就好了,就算是榨油,最好也用油菜籽!”

    夏野解释,因为舅舅的关系,他对烹饪用油有些了解,橄榄油大多产自地中海区域,中国没有,所以卖的很贵。

    国产食用油中,最贵的就是花生油,据说含有的不饱和脂肪酸最高。

    “这年月,地沟油都吃不到!”

    夏野种花生,纯粹是因为花生种子好找,并且吃法多样:“酒鬼花生,老醋花生,油炸花生米,盐水花生,干炒花生,不行,想一想,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吸溜!”

    菘果擦掉了嘴角的口水,蹲在地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夏野:“大哥哥,你以前一定是一个美食家,直到你的膝盖中了一箭!”

    在她身边,是并排蹲着的蕾姆和泉美子,闻言点了点头。

    “这都算美食家的话,那我们大学校门前的小吃一条街上的地摊老板,肯定都是米其林大厨!”

    夏野乐了。

    刨花生的过程是喜悦的,或者说,看着白白胖胖的花生从地里面被拔出来,那种收获的满足感,就天然可以让人愉悦。

    哪怕是鹿灵犀这种智者,也不觉得劳作是贱役,蹲在田地中,小心的挖着花生。

    夏蛙干的最快,也最好,拔过一遍后,还用铁锹翻一遍泥土,每当发现一颗漏掉的花生,她都会露出一个笑容,小心的收起来。

    “这是一个好女孩!”

    夏令月感慨。

    看到花生收的差不多了,夏野用木桶装了一些,站了起来:“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去溪水边洗净花生,装进铁桶,倒满泉水,撒上盐,再切了姜片、加上花椒、八角丢进去,桂皮也可以来一点。

    盐水花生最好用刚刨出来的花生,因为饱含的水分充足,如果是干花生,口感会差很多。

    夏野煮制的时候,想起了中学时代的一篇课文,叫《落花生》,内容早已不太记得,倒是鲁迅先生那句,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印象深刻。

    “这大概就是蛋疼吧!”

    夏野自嘲一笑,抱着膝盖,坐在了篝火边,看着铁桶中的热水咕嘟冒泡。

    一种孤寂感,如潮,如雾,弥漫而来。

    忙完了的夏令月一行,来找夏野。

    “大哥哥在干什么?”

    菘果迈开小腿,就准备往过跑,只是没几步,就被鹿灵犀拉住了。

    “让他静一静吧!”

    鹿娘突然发觉,这一刻的夏野,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伊莉薇没想到,坚强如夏野,也会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晚霞染满了长空。

    菘果在湖边,选了一块风景秀丽的草地,铺开了兽皮毯子,随后打开背包,将食物一一拿了出来。

    “欧耶,是动物饼干!”

    蕾姆和泉美子犹如两条幼犬,扑向了饭盒。

    虽然已经见过多次,可是夏蛙依旧惊叹不已,做成了各种小动物的饼干,真的好可爱,让人不忍下口,所以先吃个鸡蛋压压惊。

    “红薯好了!”

    夏野还没有走过来,一股浓郁的烤红薯香味,已经扑鼻而来。

    “哇!”

    菘果跳了起来。

    “朝歌秘制烤红薯,一只千金!”

    夏野调侃。

    “嘁!”

    女孩们齐刷刷的白了夏野一眼,墨芜蘅最不客套,拿起一块红薯,看着烤至金黄的外皮,无师自通的剥开了。

    “哇!”

    色泽金黄的红薯,冒着白气,香气袭人。

    一口咬下,糯糯的,甜甜的……

    “烫烫烫!”

    墨芜蘅呵着气,小手在嘴巴边忽闪着。

    “好吃!”

    菘果喊了一声。

    “嗯!”

    蕾姆和泉美子已经顾不上说话了。

    “喏!”

    夏野拿了一块,递给了夏蛙。

    “谢谢!”

    蛙女低头,面颊绯红,她是唯一一个被夏野递红薯的女孩。

    伊莉薇看了看手中的红薯,有些后悔动作太快了。

    “红薯的产量如何?对土壤要求高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酋长别打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洗红豆并收藏酋长别打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