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大唐正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之势。上至达官显贵,下至百姓黎民,俱是一派其乐融融之象。

    当玄奘穿着一身破烂僧袍进入长安之时,只以为身处天宫一般。一直偏居穷乡僻壤的他,哪见过这般富贵景象。

    但是玄奘年幼之时曾经得了一场大病,后来侥幸活了下来,但是自此之后面部肌理便不再受控制。

    虽然耳目口舌不受影响,但是整张脸便好似木头一般,再也不能嬉笑怒骂。

    故此在外人看来,玄奘虽然一身破衣烂衫,可是竟然丝毫不被繁华富贵所动,当真是气度不凡。

    此时唐皇为了寻常禅宗高僧所在,便派麾下心腹太监在长安各处城门之处暗自关注着。

    玄奘作为一个连度牒都没有的野和尚,本来只是想着趁此机会浑水摸鱼,看能否攒些老婆本。

    但是不料入城之时被城门监看见,只以为这才高僧大德之象,于是连忙向上司禀报。

    于是玄奘在糊里糊涂之间,竟然被一群士兵皂吏恭敬的迎入开元寺之中。每日素斋不断,时时有浆果供奉。

    此时开元寺之中,早已聚集不知多少高僧大德。

    此辈看着玄奘虽然破落好似乞儿一般,但是却令士吏如此恭敬,心中俱以为其必有过人之处。故此反而对其心生警惕,敬而远之。

    于是开元寺之中,便出现了一个奇怪景象。随着天下各地的高僧不断入驻,每日不知有多少高僧大德相互辩经。

    而玄奘则因为其身着破烂僧袍处于一片锦斓袈裟之中,先来者不想节外生枝,后来者不明底细更是不敢擅加挑衅。于是在一片喧哗之中,玄奘竟然好似局外人一般,落得一片清净。

    但是玄奘自家心中明白,虽然不知其中出了什么误会,但是他却是比不过这些大和尚能言善辩,于是便越发沉默寡言起来。

    而每日那素斋虽然不沾一点荤腥,但是却好似龙肝凤髓一般美味,让他只觉得便是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

    可是水陆法会迟迟未开,玄奘在开元寺之中住的越发心虚起来。自他出生以来,还从未有过这般待遇。

    这日他看着在院中洒扫的小沙弥,心中一动,于是让那沙弥将洒扫工具放下,而后便将其赶走了。

    只见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将这处院落打扫干净,而后便领着工具在寺中闲逛。只要有高僧讲经说法,他便拿着扫帚在一旁洒扫。

    他心中想着先好好巴结一些这些高僧,日后若是他露馅了,也好让他们帮自家求求情。

    玄奘想的倒是不错,可是在其他的高僧眼中,他每每于自家讲经说法之时面无表情的前来扫地,这明显是另有用心呀!

    虽然不知他打得什么算盘,但总不至于真得只是来扫地的吧?

    于是每当玄奘面无表情的出现在台下洒扫之时,台上的高僧都不由心生警惕,愈发神色庄重严肃起来。

    一来二去,台上听道的诸多和尚都渐渐发现端倪。看着各位高僧大德对这位扫地僧都如此严阵以待,心中脑补出无数想法,每每于寺中相遇更是恭敬之极!

    这让玄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龙伯钓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文只为原作者袁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袁谋人并收藏龙伯钓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