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你别这样。我不就是想要仔细想想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么……再说了,万一战总不是那个意思呢。”

    张森有些底气不足的解释道,最后那一句话,别说是祝之馨,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祝之馨懒得再搭理他,干脆别过眼不吭声。

    只是还没维持几秒,忽然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于是轻咳一声,故作淡漠的问道:“尚柯信你们抓住了么?”

    “没有,不过这一次收获很大。到时候把咱们手中的证据交出去,和警方联手,不愁抓不到他。”

    祝之馨沉默下来,和尚柯信结婚这么多年。对方做的很多事情,她并不是很清楚。

    但她明白尚柯信权势极高,身边的人身份也极为复杂。

    不过那个时候她和尚柯信并没有闹僵,也并没有看清男人的真面目。所以不管对方做什么,她几乎都无条件相信着那个男人。

    现在想来,尚柯信手中的生意早就不干净了。

    而且买凶杀人这种事情他做起来都那么顺手,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

    亏她那个时候眼瞎,竟然一点儿都不怀疑对方。

    只是……

    祝之馨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囡囡,如果尚柯信真的被抓了,囡囡就能回到她的身边。

    小孩儿对成年的世界并不了解,也不知道以后囡囡会不会恨她。

    张森瞧着祝之馨神色不太对劲,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尚柯信?”

    “怎么可能,就算最开始还对他有一点希望。在他后来想要对我下死手的时候,也彻底寒心了。我只是担心囡囡而已……况且,这一次你们没有抓到尚柯信,我担心他到底破罐子破摔,和大家来个鱼死网破怎么办?”

    其实说出来其他人可能不信,本来这一次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完全可以将慕寒夏和尚柯信两人一网打尽,谁知道中途发生意外,让尚柯信溜了。

    不过就算人真的逃了,要不了多久也会被抓住。

    他们现在,不怕尚柯信破罐子破摔,就怕到时候对方按兵不动,又或者干脆离开京都。

    这种事情解释起来太过复杂,张森没有和祝之馨说太多,叮嘱了对方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一间废弃的仓库中——

    慕寒夏四肢都被人紧紧绑住,她浑身上下几乎快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整个人看上去被人折磨的不像样。

    战霆深进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对方这幅模样。

    本来慕寒夏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就算不用下死手,这个女人也活不了多久。

    战霆深站在慕寒夏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熟悉的女人。

    “慕寒夏,有件事我要问你。”

    慕寒夏狼狈的躺在地上,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忽然间听到战霆深的声音,她浑身一震,顾不得自己狼狈的模样,连忙抓住男人的裤脚,流着泪央求道:“霆深,霆深你就放了我吧。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你看我现在都狼狈成这样了,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战霆深厌烦的看着慕寒夏,他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皱眉看着对方说道:“我要是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我会考虑留你一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婚情难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文只为原作者吃香喝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香喝辣并收藏婚情难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