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二老爷被打晕了。”

    满身狼狈的御史看着地上的人,脸色铁青,发生了什么事?他是来跪宫门劝谏的,怎么会脑子一热与魏二老爷打起来。

    他这辈子都没打过架,而且是在宫门前。

    就是在装模作样,顾崇义不想理会魏二老爷,用力将自己的裤腿抢夺回来,就要向前走去。

    魏二老爷就跟那晚在树林里一模一样。

    假的,顾崇义事后反复想过,魏二老爷从晕厥到醒过来,不像是有什么病症在身,现在又用出这招,显然是在对付御史。

    宫门前闹出这种事,御史也没有脸面再提魏元谌,数落魏家,否则就像是故意与魏家为难。

    魏家这东西吃不了什么亏,顾崇义乜了一眼地上的魏从智,正好看到一个御史趁乱抬起脚向魏从智身上狠狠地踩去。

    顾崇义心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仿佛都能感觉到那疼痛,地上的魏从智还是一动不动。

    御史又向魏从智踢了一脚。

    魏从智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本来就是为了废太子来对付魏家,闹到这个地步,御史也红了眼睛,这次他必然会被朝廷重责,不将魏从智的把戏拆穿,更会被魏从智牵制,一会儿宫门的禁卫前来,他就再也没有机会。

    “你起来,魏二,你不要装模作样。”

    众人以为御史只想叫醒魏从智,却不料御史扑上前去掐魏从智的脖子。

    顾崇义着实不想管魏家的事,奈何魏元谌被留在了宫内的值房,要向中书省递交文书,一时半刻不会出来,他眼睁睁地看着魏从智被人当做死鱼般掐,而且到了这地步魏从智还一动不动地躺着。

    也许不是装的,魏从智可能真的有病在身,顾崇义心中叹了口气转身走过去,将那御史拨开,将魏从智从地上拎起来,恰好禁卫也赶上前。

    “快请御医。”

    忙乱之中,顾崇义似是看到魏从智的睫毛轻轻颤了颤。

    顾崇义皱起眉头,到底是他的错觉,还是真的?如果不是看魏从智太过凄惨,他也向下手拧一把辨辨真伪。

    ……

    怀远侯升迁的消息传到顾家。

    林夫人正在教珠珠做女红,听到侯爷去五城兵马司任职,一脸喜色:“侯爷呢?怎么还没有进门?”

    管事妈妈道:“听说魏二老爷在宫门口被御史打晕了,侯爷正好在旁边,将魏二老爷送去了魏家。”

    顾明珠停下了手中的针线,魏二老爷被御史打了?御史靠的是谏言,何时也动起手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不过魏二老爷晕厥过去,御史必然占不到便宜,这件事肯定要烧到都察院。

    顾明珠想到袁氏的哥哥,佥都御史袁知行。大家都知道魏元谌正在查袁家的案子,魏二老爷这样晕厥过去,袁知行就有利用御史中伤魏元谌的嫌疑,身为佥都御史连手下的御史都管束不住,往小了说有失察之责,往大了说可能是在威胁魏家。

    林夫人道:“这可真是……也不知道魏二老爷伤得怎么样。”

    就算魏二老爷不通拳脚功夫,应该不至于被御史伤得太厉害,旁边还有父亲在,关键时刻父亲会出手相助。

    顾明珠正思量着,管事妈妈又来禀告:“荷花胡同的送礼物来了。”

    荷花胡同指的是顾崇义的族叔一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娘子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文只为原作者云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霓并收藏娘子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