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井虽然名为“井”,实则却是万顷巨湖。若是不考虑内海的定义,仅看大小的话,说它是海都没什么问题。哪怕以精灵种族的绝佳目力,也望不到它的尽头。

    井水色泽幽深,让整个水域看起来都近乎纯黑。此时正值凌晨,微风不起,走在井边,能清楚看到水中倒映着的一轮皓月。

    因蕴含的魔力太过浓郁,没有任何生物能在水中生存。可它明明是死水,却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就仿佛站在井边,能够聆听到这个世界,这个星球,乃至于其中安然沉眠着的泰坦星魂的脉搏一样。

    “我真的没想到……”艾萨拉回忆着不久前的演讲,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没想到什么?”安格玛转头问。

    “十几年了,我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险些酿成毁灭整个世界的大祸,让我曾经珍视的一切都毁于一旦……”艾萨拉摇头笑了笑,“我本以为我早已无法回头。但当我看到人民眼中的热忱——对我始终如一的爱戴——时,恍然间却发现,这转变来的悄无声息,往昔的一切都化作了梦幻泡影,我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而现在……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女皇陛下,犯错是人之常情。最好的好人,都是犯过错误的过来人,”安格玛声音和缓地说道,“陛下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艾萨拉抬头望向天空,眼神渐渐放空,“做我原本该做的事情。”

    她眼露迷离,像是在思索什么。安格玛也没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无言地走了很远。

    安格玛其实很惊讶于发生在艾萨拉身上的转变。

    就在不久前,她还是一位野心和膨胀到极点,试图通过将燃烧军团引入这个世界来清除世间所有的低等生物,达成心目中完美世界目标的统治者。

    但当安格玛开拓了她的视野,她立刻就收回了踏错的一步,在没有任何外界帮助的前提下,彻底清醒了过来。就仿佛误入歧途的惯性根本不存在一般。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套改正错误的自我矫正机制。

    对此安格玛只能说,艾萨拉不愧是能触及到凡人极限的存在,不愧是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卡多雷帝国推上顶峰的绝世女皇。

    过了很久,安格玛才察觉到身旁已经空无一人。停住脚步回头望去,发现艾萨拉正蹲在永恒之井的水面旁,掬着一捧永恒之井的井水,在蕴含着无穷奥术能量的魔力之水从指缝间淌落时,凝视着自己的掌中倒影,出神不语。

    安格玛默默走到了她身旁。

    “要是没有你,我不敢想象我会犯下怎样的错误。是你拯救了我,拯救了我的帝国。”艾萨拉突然说道。不知何时开始,她对安格玛的称呼从“先知”变成了“你”,距离感在悄然间消匿无踪,正映衬着某种心理上的变化。

    安格玛谦虚地回应道:“这只是我应该做的,女皇陛下。”

    “你就只会这一套说辞吗?”

    艾萨拉侧头看了一眼安格玛,说话间,她脱去了鞋子,毫无女皇仪态地将其丢到了远处,咯咯笑着,拉着安格玛的手臂,带着他走进了没过脚踝的浅水里。

    宛若风铃的清脆笑声回荡在水域上空,就仿佛此刻的艾萨拉,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皇。

    她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带着安格玛不断深入。

    虽然越走越深,但两人却一直虚踩在水面之上,保持着水面将将没过脚面的高度。

    一个是体蕴太阳井精华的血精灵,一个是与永恒之井联结最深的暗夜精灵。随着深入,逐渐有氤氲浓郁的魔力气息蒸腾而起,将水面映衬得宛如梦境,就好像永恒之井在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从安格玛体内辐散而出的金色魔力,和周遭的井中气息交织在了一起,那身火红的法袍,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浓浓雾霭中的火焰。艾萨拉亦是如此,只不过她不像安格玛这样格格不入,自身的魔力气息完全与永恒之井融为了一体,难分彼此。

    艾萨拉的手指撩过安格玛周身的金色魔力气息,将其中一缕摄取到自己身边,一边看着自身的魔力精华被不断渲染成金色,一边轻声说道:

    “难道你忘了吗,你亲口对我说过自己是历史的旁观者。类似的说辞,可没法解释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眼前,改变本应旁观的历史……”

    “我确实不该这么做。实际上你的命运早已注定,涉及到时间线问题,任何改变都有可能是在玩火,甚至可能引发远比萨格拉斯降临更为可怕的后果。”安格玛坦诚地点了点头。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血精灵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抄录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抄录姬并收藏血精灵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