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刚才房梁砸下来的时候,韩父将小韩清推到一边去了。

    “爸爸!”小韩清被推开以后,一个踉跄跌坐在地板上,痛得他龇牙咧嘴,可是很快当他看到自己的爸爸被房梁砸住,那房梁上面都是火,火灼烧着韩父的衣服和皮肤时,小韩清一下子就慌得什么都顾不得了,迅速地跑上前来。

    小韩清想扶韩父站起来,可是韩父本就晕头转向,几乎要失去意识了,这会儿被重重的房梁这么一砸,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爸爸,爸爸快起来!”小韩清急得不行,可是怎么叫他爸爸都没有反应,也不理会他,他拉着韩父的手想拖着他朝门外移动,也拖不动。最后小韩清意识到什么,起身去推那压在韩父身上的房梁。

    房梁好重啊,而且很烫手,小小的韩清刚把手推上去,就听见滋啦一声肉被烫伤的声音响起,痛得他直接缩回了手,然后低头使劲地对着手掌心吹吹。

    好痛好痛。

    小小的韩清几乎在这一瞬间疼得眼泪差点就落了下来。

    可是他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手掌心只是这么碰了一下,就疼成这个样子,那整根房梁压在爸爸的身上,爸爸岂不是更痛难受?

    这么想了以后,小韩清就算再疼再害怕,也勇敢地将自己的手推到那根房梁上去,手掌心传来刺骨的疼痛,但他不敢放开,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地推着。

    他要帮爸爸,爸爸一定很疼,都是他不好,如果不是他拿了本子来画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呜呜,爸爸,快起来,爸爸……”

    韩父意识逐渐恢复了一些,就听见耳边小清在喊他,像小兽绝望的呜咽声,一声又一声的,像刀在搅着他的心口一样。

    韩父艰难地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幕。

    他的儿子,为了把压在他身上的房梁给推开,一双白皙的小手已经被烫得血肉模糊,火舌无情地窜上了小韩清的裤角,可他浑然未觉,依旧在推着他身上的房梁。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他可是一个男人,不,他不仅是一个男人,他还是一个丈夫,是一个父亲!

    他怎么可以躺在这里,让自己的儿子遭受这种痛苦!

    火势已经很大了,周围的人也终于发现,纷纷都跑了出来,有的赶紧回去打电话报警,有的还像无头苍蝇一样,生怕被这场大火给波及。

    “小清。”韩父声音艰难地开口,小韩清还在推着那房梁,听到声音猛地扭过头,然后扑到他面前:“爸爸,爸爸你醒了。”

    韩父背上的肉已经被火给烧得没有知觉了,钻心刻骨的疼痛几乎让他想要晕死过去,可是眼前在努力救他的儿子让他无法就这样放弃,只能对他道:“你不能再呆在这里,趁着火还没有烧到门那边,你赶紧跑出去。”

    小韩清平时很听父母的话,本来这会儿听到这句话,应该是没有任何怀疑地往门外跑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这句话以后,眼睛却倏地瞪大,然后用力地摇头,不断地摇头。

    “不,我不。”

    “听话,小清,”韩父露出笑容,伸手将小韩清脸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小妻爱你如初沈翘夜莫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时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妩并收藏小妻爱你如初沈翘夜莫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