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山当日受了些皮外伤,将养了这么多时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正盘算着要进宫为裴皇后请平安脉,顺便将周太医李太医都踢出椒房殿。

    至于碍眼的程锦容,常山也没打算放过。早已想好了一系列使绊子的小手段,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令裴皇后厌弃程锦容……

    万万没想到,杜提点忽然来了这么一出!

    悄悄来送信的常林,嫉恨得咬牙切齿,一张脸孔有些扭曲:“真不知程锦容使了什么手段,给提点大人灌了什么迷汤!竟得了提点大人的青睐!”

    提点大人要收徒,多的是比程锦容出色的年轻医官。

    譬如他!

    常山一肚子恼火,哪有心情理会常林那点小心思。张口就骂了常林一顿。

    常山一动气就骂人,常林也习惯了,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挨骂。

    再难听再刺耳,不往心里去,左耳进右耳出便是。

    常山骂了半个时辰,才挥手令常林退下。

    常林走后,常山在药室里转来转去,越想越是懊恼。杜提点那个老匹夫,官威颇重,又得天子信任。在太医院官署里说一不二。就是他这个院使,也只有俯首听令的份。

    杜提点收了程锦容为徒,摆明了要回护程锦容!

    他所有的盘算,都被打乱了。

    李药童战战兢兢地在外禀报:“启禀院使大人,提点大人有请!”

    常山停下脚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知道了,本院使这就过去。”

    ……

    杜提点睡了两个时辰,精神恢复了不少。

    常山迈步进了药室,不等杜提点张口,便拱手笑道:“恭喜提点大人喜得爱徒,贺喜提点大人!”

    一脸殷勤热络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热忱。

    杜提点呵呵一笑,一脸欣慰:“本提点这等年纪,收了称心如意的徒弟,确实是一桩快事。明日本提点在酒楼摆酒席,常院使可得赏脸。”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常山笑得比杜提点还要高兴:“下官一定去。”

    杜提点温和地对常山说道:“常院使为皇后娘娘看诊多年,功劳苦劳不可抹煞,本提点也都记在心里。”

    “眼下,皇后娘娘病症有了好转,每日离不得锦容。本提点今日带锦容出宫,还是特意禀报了皇后娘娘,得了娘娘首肯,才得以出宫。”

    “常院使伤势已愈,也该进宫为娘娘请平安脉了。待明日过后,本提点便进宫,向娘娘禀报一声,让周太医李太医回来。”

    “以后,就要有劳常院使和锦容一同照顾娘娘的凤体了。”

    话中之意,再清楚不过。

    常山可以进宫请脉,但是,程锦容也会留在裴皇后身边“伺疾”。

    常山连连笑道:“提点大人安排得甚为妥帖,下官听令便是。”

    杜提点也笑了起来,别有所指地说道:“锦容年少气盛,若有说话行事不周全之处,还望常院使看在本提点这个师父的颜面上,担待一二。”

    常山立刻笑道:“提底大人只管放心。下官定会好好照拂程医官。”

    一切心照不宣,杜提点也不再多言。

    常山一脸笑容地进药室,一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品容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找失落的爱情并收藏一品容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