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家村的村委办公室,敖沐阳跟王友卫签了一份协议,鹿执紫作为他的律师也郑重的在上面签了字。

    协议内容很简单,就是这批螃蟹为两村共同投放,约定在农历八月之前,都不得进入龙涎湖捕捞放养的蟹苗,如果违反协议,那将取消本村人在龙涎湖捕捞螃蟹的权力。

    合同一式三份,双方一人一份,另一份敖沐阳特意找了宋公明过来一趟,将这份合同收走寄存。

    事情办完,敖沐阳开着奔驰大g驰骋而去。

    看着汽车的背影,王友卫面色凝重:“这龙头村,出了个硬茬子啊。”

    杨树勇哼道:“敖沐志这个老鳖,连个青年都镇不住,真是白干了这些年的村长。”

    王友卫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用惯有的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其实咱们村里要是有个这样的村长,也挺好的吧?”

    杨树勇咧嘴笑了笑,道:“村长这是说啥?你先忙着,我回去收拾渔网了。”

    开车回到村里,敖沐阳得想办法收拾一下这批蟹苗。

    敖沐阳从小就接触海水产,在京都去了酒店后,起初也是跟着海鲜师傅学做菜,他有心学习,所以不光学到了厨艺,还学到了不少海水产的养殖和捕捞常识。

    他知道螃蟹养殖的重点,近些年来随着大闸蟹越来越热,淡水蟹开始变得炙手可热起来,相关养殖越来越多。

    入行的多了,问题暴露的多了,敖沐阳耳濡目染也就懂的多了。

    养螃蟹和养鱼虾大不相同,有句俗语叫做“养蟹先养草,养草先养水”,从这句话中就能知道养水养草对螃蟹养殖的重要性。

    龙涎湖水质不错,可那也是相对的,相对其他池塘水库和湖泊,龙涎湖水质很好了,但相对以前的龙涎湖,现在水质也变差许多。

    敖沐阳平时去湖里潜水知道问题所在,龙涎湖的鱼虾蟹被捕捞的太厉害,生态链已经被打碎了,导致了一系列问题,对于螃蟹养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湖底腐烂水草太多,烂泥垃圾太多。

    正常的湖泊生态链中,湖底腐殖质养活水草水藻,水草水藻养活鱼虾蟹,大部分的淡水生鱼虾蟹都是草食性生物。

    随着鱼虾蟹大量被打捞,水草开始大量繁殖,它们不能被鱼虾蟹及时吃掉,就会在特定季节开始腐烂,最终落在湖底成为腐殖质,增加了湖底泥沼营养,让水草海藻更多的繁殖。

    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法子就是投入鱼虾蟹,完善生态链的平衡和稳定,这是个治标又治本的法子。

    可这办法无法实施,敖沐阳只能采取治标不治本的法子,那就是组织村里人去湖里打捞湖底的腐烂植被和垃圾。

    趁着大龙头号不出海,他找了敖大国一行开船去湖里收拾起来。

    普通渔村没有专业的湖底垃圾处理船,只能采取原始手段,就是穿上水靠下湖往船上捞。

    这样的工作又脏又费劲,一行人干了一会就没劲了,不过看着敖沐阳带头在湖底干,他们也不敢有怨言,只能老老实实的干活。

    初春的湖水温度还是比较低,敖沐阳找宋秋敏煮了红糖姜水、牛奶和热咖啡给众人驱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黄金渔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全金属弹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全金属弹壳并收藏黄金渔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