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在若干年前,这片暗礁曾经是珊瑚来着,敖沐阳潜入水中去查看资源的时候发现,礁石千姿百态,有的如鹿角,有的如鲜花,有的如多触手海怪。

    礁石一带生活着好些虾蟹,海底则多有海螺海贝之类,长得个头倒不是很大,数量却丰富。

    更让敖沐阳欣喜的是,他在礁石上发现了好些石花菜。

    石花者,礁生草,实则海石之衣也。

    这东西是真正有医药价值的海洋蔬菜,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都对它有所研究,认为石花菜进入人体后能在肠道中吸收水分,使肠道内容物膨胀,增加大便量,治疗便秘等毛病。

    另外它还含有褐藻酸盐类物质,西药中很多降压药就有这成分,所以它具有降压作用。

    礁石之上的石花颜色棕红,它们长得密密麻麻,主枝和侧枝繁杂交互,蔓延在礁石上就像一片红棕色地毯。

    海潮哗啦啦的拍打着礁石,石花菜在水中飘荡着,偶尔当它们被海浪冲击的翘起时,会露出下面覆盖的藤壶。

    这里的藤壶是可以吃的,敖沐阳顺着水流游到了礁石上,然后抬脚走了上去。

    因为有厚实的石花菜保护,故而脚底板直接踩在礁石上也不会受伤,老敖大步在上面走着,好像走在草毯上。

    他由对讲机联系两艘船,让敖大国和敖文昌派人下来采集石花菜。

    石花菜价格不贵,可野生的也不太常见,敖沐阳采集这东西后不准备卖,而是打算留着自己食用。

    现在秋老虎嚣张,人们都喜欢吃点凉的东西,比如果冻、猪皮冻、海凉粉之类,石花菜可以做其原材料。

    采集石花菜比较麻烦,它们不是自然纯净,里面掺杂了很多小螺小贝和死亡腐烂的小鱼。

    礁石上生长的植被不光有石花菜,还有鹅掌菜、石莼、海带等等,其中鹅掌菜长着边缘如锯齿的大叶片,它是不能吃的,采集时候得挑出来扔掉。

    两艘小船带着十来号人赶到,敖沐阳一看是敖沐东、敖沐鹏一伙,全是粗壮鲁莽的小伙,便叮嘱道:“刨石花菜是细致活,你们可给我小心点。”

    敖沐东摆摆手道:“嗨,龙头你这还不放心?哥几个都是老手了。”

    敖沐阳拖着一张渔网亲自来采集石花,他没带铲子,没法切断石花那粗壮坚韧的根系,这让他有些为难。

    本来他看脚下都是礁石,想随便找块尖锐的薄石头来做工具,结果礁石一带历经海浪打磨,掉落下来的石头都被磨成鹅卵石了。

    他抓住石花菜使劲搂了两把,使出吃奶力气后,却把石花菜连同底下石头一起给搂了出来,拖泥带沙,大大影响了石花菜的品质。

    这让他有些气恼,便从敖沐东手里抢过了铁铲一把斩断了石花菜的根系。

    敖沐东叫道:“我就带了一把铲子,龙头你让我干嘛?”

    敖沐阳头也没回的说道:“你随便。”

    “东哥咱俩去水下捞螃蟹,我看这边螃蟹不少。”敖沐鹏笑嘻嘻的说道。

    礁石周围水浅,轻松扎个猛子就能到海底。

    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摸虾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黄金渔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穿只为原作者全金属弹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全金属弹壳并收藏黄金渔村最新章节